瞭望东方周刊赵富海2016-11-10

  1959年,中科院院长郭沫若来郑州考察商城,有诗:“郑州又是一殷墟,疑本仲丁之所都。”

  郭沫若的“疑”被1995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所“破解”。那一年的十大考古发现包括郑州小双桥遗址的发现与发掘。

  郑州小双桥是商代中期仲丁之隞都,遗存又有10个朱书文字为证。昔日,周灭商,武王分封其弟管叔到郑州,后因管叔勾结盘庚谋反,被周公旦率兵自洛阳打到郑州,灭管。

  管国寿命只有五年余,但影响很大。郑州称“管地”“管城”千余年。明诗人薛瑄过郑州唱道:“管城风物喜重过”。郑州市有一个区叫管城区,管城区内有商代遗址。

  1961年3月6日,国务院颁发了国内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郑州的商城墙立石标示:商代遗址。

  邹衡论断:郑州是商汤亳都

  1977年11月18~22日,“河南登封告成遗址发掘现场会”在登封召开。11月21日,告成会议进入到第四天,这天下午到晚上,考古学家邹衡分两次作了长达6个小时的发言。

  邹衡的发言,聚焦于“郑州商城为汤帝国都亳都”,这给郑州成为“中国八大古都”提供了最充分的理由和最坚实的基础。

  一石激起千层浪。本来,是几十位考古学家的会,一下子扩充到100余人,会期也相应延长。

  但在这次会上,邹衡的“亳都说”,安金槐的“隞都说”,各执一词,各张旗帜,进行了长达22年的论争。直到2000年,“夏商周断代工程”才对此进行了“仲裁”。

  可以说,安金槐发现了商城,这是商文化研究的基础,无它,一切都等于零;邹衡提出郑州是商汤亳都,将学术引向深入,无它,一切都停留在原地。

  李伯谦与“夏商周断代工程”

  “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李伯谦是郑州人,他认为,华夏文明的核心地区在郑州。《夏商周断代工程》是国家工程,始于1995年,结项于2000年,这项工程汇集了全国283位来自各学科的专家,其中包括邹衡、安金槐。

  2010年5月22日晚,笔者在郑州嵩山饭店采访了李伯谦。

  李伯谦认为,在学术界对于郑州是不是商城起初有争论。当时主持发掘的安金槐认为它的地理位置比较接近唐代地理书《括地志》所记的商王仲丁隞都的所在,所以主张郑州商城是仲丁隞都。

  参加过二里岗发掘的邹衡最早也是倾向隞都说的,后来他从郑州商城延续时间较长、郑州金水河出土战国“亳”字陶文,《左传》襄公十一年鲁、晋、宋等国伐郑曾盟于郑地的亳城北,以及商亳邻国如葛的地望等方面详细论证了郑州商城不可能是仅居仲丁、外壬二王的隞都,而应该是从汤至大戊五代的商汤始建的亳都,是商朝的第一个国都所在地。

  当时这两种观点相持不下,难分伯仲。后来,偃师商城的发现,使得赞同郑州商城是商汤亳都的人越来越多,郑州商城是商汤所建的第一个国都——亳都的观点逐渐成立。

  在李伯谦看来,没有考古就没有古都郑州。

  他说:郑州在断代工程中的作用非常重要。夏商周断代工程时,曾有个郑州商城、偃师商城基本同时或略有先后的说法,这种说法虽然是事实,但的确也回避了郑州商城是否灭夏前已经建城这样一个尖锐的问题。其实冷静地分析思考一下,郑州商城那么大的规模,怎么可能会在‘韦、顾既伐,昆吾、夏桀’的灭夏过程中,也就是说在灭夏之前建起来呢?郑州商城和偃师商城大致在同一时期,而偃师商城是灭夏之后所建,那么郑州商城也应该是灭夏后所建。

  “所以说,郑州商城是商汤亳都的确立,具有重大的学术意义,它为完善整个商文化的发展过程找到了一个起点。”李伯谦说。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64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