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李振2016-12-01

  2016年9月2日,老挝的《万象时报》发布消息称:老挝政府大力整顿全国的木材工业,下令1154家非法家具厂和20多家木材加工厂停业,“如果业者不停止一切生产活动,政府将采取进一步行动。”

  不久,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第17次缔约方大会,将中国红木市场上用量最大的刺猬紫檀和全部黄檀属树种(包括红木国标中的香枝木类、黑酸枝木类、红酸枝木类共十六种红木)及中国红木市场替代用材大巴花列入濒危附录二。

  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消息一出,东南亚、南亚多国开始了一系列打击走私红木的活动。而中国红木市场98%以上的原料要依赖进口,一时间国内红木价格闻风而动。

  以禁令范围内的老挝大红酸枝为例,目前小料、次料已达到每吨5万~7万元,普通料8万~15万元,口径30厘米以上的达到每吨40万~60万元,更好的板材按块议价,每吨更高达百万元,大红酸枝已经趋近于2013年价格最高时期的水平。

  近年来,从暴涨到暴跌,在经历了一轮价格“过山车”之后,红木开始在2016年呈现触底反弹趋势,“疯狂”的红木会卷土重来吗?


  原木坐地起价

  在红木商人周孝敏看来,处于底部的红木终于迎来了“春天”,而直接的反映是原木价格。

  据不完全统计:大红酸枝常规料的每吨价格在2016年11月初起的半个月内从15万元飙升到20万元,涨幅已超过33%;缅甸花梨小料从2016年初的每吨1万元涨到目前的1.5万元~1.7万元,较大规格料则从年初的每吨1.8万元涨到约3万元左右,较之年初涨幅达60%~70%;就连之前不受重视的非洲花梨原材料的涨幅也接近100%。

  原木之所以能坐地起价,是因为受到了濒危管制、各国严抓走私、运输成本增加等诸多因素影响。

  2016年以来,越南、缅甸、老挝、柬埔寨等东盟国家相继对红木原材料出口实行严格控制,并采取一系列严厉打击木材走私的活动,造成中国红木原材料进口锐减。

  根据广西凭祥海关提供的数据:2015年从此进口通关的红木原料达43.4吨,而2016年前10个月,进口通关红木原料仅为883千克。

  业内预计,2016年接下来的两个月,红木原料已不可能进口。

  值得一提的是,面对原木坐地起价,红木家具厂商开始加紧抢购原木材料,如此又会加剧需求缺口,间接导致原木价格“水涨船高”。

  刚刚到西双版纳抢购红木原木的佛山金弈缘红木家具老板杨生铁对此深有体会。

  “最近,花梨木和大果紫檀上涨幅度比较大,奥氏黄檀和巴里黄檀也有一定的涨幅。”杨生铁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大果紫檀、奥氏黄檀、巴里黄檀这三种材料的优质大料,抢购最为激烈,因为使用这三种材料的企业最多。”


  “涨”声响起来

  中山大涌镇红木一条街,满满当当两排红木家具店绵延数十里,上百个红木家具品牌一字排开。这里是华南地区重要的红木家具产业集群名镇,也是全国重要的红木家具生产集散地,其红木家具产业已有35年的历史。

  本刊记者在走访红木一条街时发现,与木材原料价格上涨过快相比,成品红木家具价格虽未出现暴涨行情,却也呈回暖迹象。

  “红木原木涨价,成品红木家具的生产成本自然也要上升。”匠王红木的店长告诉本刊记者,“本次原木价格上涨直接带动了成品的提价,价格普涨15%已成不争的事实,某些单品的最高涨幅达30%。”

  匠王红木并非孤例。近期东阳花园红木家具市场针对缅甸花梨家具目前出厂价一天一报的情况,已普遍上涨8%~10%,并且不付定金不定价。

  据中国木材与木制品流通协会红木流通专业委员会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10月份全国红木制品市场景气指数为95.0%,同比上升5.9%,已连续3个月呈回升态势。

  业内人士分析,成品价格上涨主要是在红木原材料市场价格提升的带动下,行业制造成本增加推高制品价格,也拉升了市场信心指数。

  但在第五届佛山红木家具根雕博览会现场,来自中山大涌、浙江东阳、佛山南海、福建仙游等红木家具产区的红木家具参展商普遍反映:虽然成品价格回升,但受整体经济大形势影响,消费者对红木家具的认可度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大幅提高。

  而大部分红木厂商对于市场重现“辉煌”深信不疑。

  “此次提价反而促使部分持币观望的消费者出手。”有参展商表示,“价格方面相对稳定也只是暂时,按照生产周期推算,预计明年的3、4月份将会有一波上涨行情。”

  前述匠王红木的店长告诉本刊记者,“中山大涌所有的老板都坚信,红木家具的春天不远了。”


  “过山车”还会再现吗

  然而,周孝敏还是有些犹豫,“这次该不该出手?万一再来一次价格暴涨暴跌的过山车呢?”

  2008年,受金融危机影响,红木行情迅速跌入低谷;2009~2011年,红木行情转好并达到高峰;2012年,行业逐步回归理性;2013年,受新修订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政策影响,红木再次迎来涨价高潮;2014年,红木市场经历调整期,价格再次跌入谷底。

  周孝敏印象深刻的是,红木家具市场在经历了2013年的一轮暴涨之后,2014年底部分红木家具出现暴跌,与价格最高时相比几近“腰斩”。

  “比如红木家具中比较名贵的紫檀,2007年原材料最高时曾达到每吨100万元左右,而2014年跌到60万元左右。”他告诉本刊记者,“受原材料所累,一套原来价值10万元的红木家具,一下子跌到了5万元。”

  业内人士分析,2013年的“价格暴涨”多与进口受限、游资炒作有关。

  2013年6月,新修订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正式生效,7种红木树种进出口受到限制,交趾黄檀、中美洲黄檀、微凹黄檀、伯利兹黄檀、卢氏黑黄檀等原属于三级濒危树种的木材,升级为二级濒危物种。

  老挝大红酸枝等材料受到贸易限制,催生了恐慌性的抢购潮,在企业和消费者的疯抢下,红木市场行情异常红火,也有很多场外资金介入大量囤积木材。据央视《经济半小时》报道,以大红酸枝为首,包括一些非洲的中低端木材、大叶紫檀等价格一下子涨了50%左右。

  按照周孝敏的判断,2016年新一轮的涨高与2013年类似,“我也不敢说,现在进入市场到底算不算最佳时机。”


  红木的库存到底有多大

  “以往红木出现过山车行情,原因在于人为价格拉升等多方面因素。”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主席团主席、伍氏兴隆明式家具艺术有限公司董事长伍炳亮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经过近两年来消耗库存,市场上已经没有多少原材料供应了。没有原产地材料的来源,价格升上去就很难下来了。”

  佛山金弈缘红木家具老板杨生铁告诉本刊记者,“按照目前的行情来看,越早进入红木市场越有利。未来,红木家具还有很大的升值空间。”

  在他看来,在2013年高位进入的大批小玩家已经因资金链断裂而破产,受宏观经济影响,2014~2015年,是红木家具行业的洗牌期,行业内经历了深度调整,大部分家具企业成品库存积压现象严重,红木家具市场一路走下坡,许多企业顶不住疯狂抛售。

  “原本28万元买的红酸枝木料22万元就抛掉了,导致国内原材料价钱比国外还便宜。”他判断,“在经历了一年多红木去产能、去库存后,相信红木家具已经来到了触底反弹的时刻。”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红木原料已经被市场消耗殆尽,而红木原料成材周期较长,以海南黄花梨为例,其生长极其缓慢,年均胸径生长仅为0.68厘米,而仅仅是黄花梨胸径中由边材不断转换为心材的部分才能使用。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