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姚玮洁2016-11-24

  仿佛一夜之间,大大小小的数据交易与共享平台陆续出现。

  除了2015年成立并投入运营的贵阳大数据交易所(以下简称贵交所)、华中大数据交易所(以下简称华中数交所)、长江大数据交易所、东湖大数据交易平台,2016年,新建设的数据交易平台有哈尔滨数据交易中心、江苏大数据交易中心、上海大数据交易中心(以下简称上交中心)以及浙江大数据交易中心等。有人预测,到2016年年底,全国类似的交易平台数量可能达到15个到20个。

  中国不缺少数据挖掘公司,但数据交换和流通起来才更有意义。这也是大数据交易平台近两年井喷的原因之一。

  但是,前无古人的数据交易平台,到底怎么玩?

  数据交易平台井喷

  全国第一家以大数据命名的官方交易所,是在2015年5月8日成立的贵交所。

  “全球第一家商品交易所是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全球第一家证券交易所是阿姆斯特丹证券交易所,但是全球第一家大数据交易所是贵阳大数据交易所。”贵阳大数据交易所负责人王叁寿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2014年,贵阳做大数据招商引资,引得业内人士纷纷前往,但当时很多人没考虑到“圈地”数据交易,只是打算做做数据挖掘。

  当年下半年,贵阳阳光产权交易所倒闭,王叁寿跟贵阳市市委书记陈刚一拍即合,成立贵交所,贵州举全省之力支持。

  几乎同一时间,国内最早做大数据的几个团队也正分别向湖北省各级政府报批,酝酿在湖北省建立大数据交易平台。

  同年年初,华中数交所递交了材料,不过,其进展与贵州相比较为缓慢。到2015年年中,湖北形成了华中数交所、长江大数据交易所和武汉东湖大数据交易中心三个大数据交易平台共存的局面。

  不久后,2015年8月,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的《关于促进大数据发展的行动纲要》为数据交易平台一锤定音,明确提出“要引导培育大数据交易市场……鼓励产业链各环节的市场主体进行数据交换和交易,促进数据资源流通”。

  以此为引,各地的数据交易平台纷纷涌现。

  政府为何积极搭建本地平台

  值得注意的是,几乎所有数据交易平台都有政府的身影。

  比如,河北京津冀数据交易中心由北京数海科技有限公司与承德市国控集团合作成立,上海大数据交易中心由上海申能、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等国有企业联合控股,浙江大数据交易中心的实际控制人为浙江日报报业集团。

  “因为BAT(百度、阿里、腾讯)不会跟其他人共享数据,而除了BAT,市场上可用的数据,70%都在政府手里。”王叁寿表示。

  近年来,中央下发的各类文件也多次强调,大力推动政府信息系统和公共数据互联开放共享,加快政府信息平台整合,消除信息孤岛,推进数据资源向社会开放。

  政府为何要积极建立本地平台?

  北京数海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秦翯对《瞭望东方周刊》说,各地政府之所以一定要建立大数据交易中心,除了响应中央政策,也是认为数据交易为发展大数据产业重要的基础设施。

  他预测,为防止国有资产流失,数据资产早晚会纳入国有监管体系。“一旦纳入监管,国有数据资产定会在场内进行交易。

  但是,目前数据平台开放的总体情况是:开放数据总量低、可机读率低、少动态数据、未严格符合开放授权。

  多位受访的数据交易平台负责人说,部分地方对开放数据既矛盾又困惑。

  “这里面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哪些数据能够开放并没有清晰的界定,二是向谁开放、怎么开放没有标准可循。”华中数交所总裁吴爱国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他认为,未来政府数据开放最有可能的路径是,先开放政府指导统计类数据,再到政府实体服务或监管类数据,最后是政府核心数据。

  得先定个交易规则

  实际上,数据交易并不是在建立数据交易平台后才产生的,它由来已久,有些是通过黑市达成的,比如骚扰电话。也有正规的民营企业主导的数据交易,他们的交易模式包括电商模式、API模式,等等。

  秦翯认为,未来的数据交易将分为场内交易和场外交易市场两种形式。

  完善的数据赋权赋值及数据交易规则体系,定会让场内交易走得更远。

  “一个上海人、一个江苏人,语言不通,怎么做生意?得先定个交易规则。”上海大数据交易中心合伙人申翔宇向《瞭望东方周刊》介绍了数据交易的玩法。

  上海大数据交易中心的游戏规则包括四个方面:基础原则、负面清单(不能交易的数据)、数据整理准则、交易规则。遵守规则的买卖双方主要以API数据接口形式交易。

  比如青岛海尔集团作为需方,想通过贵交所采购一批中国小家电的通关数据,基于这些数据辅助制定一些外贸、竞争、市场策略。

  “我们帮助海尔集团建一个API管道,连到供方服务器上去,想要调取哪方面的数据,海尔拧开API水龙头即可。海尔会在交易所预存一笔钱,调取一次,扣费一次。”王叁寿说,“我一直相信,未来社会调取数据就像用自来水、燃气这么方便。”

  但这种数据接口方式也有其“别扭”的一面:需方很可能不知道供方能提供什么样的数据接入自己的应用。这时,可以根据自己的应用场景,将较为宽泛的需求在某一平台或者网站挂牌,满足条件的A供方、B供方、C供方看到后提出细致的约束条件,“如果供需双方能够碰拢,这个游戏就可以开始玩了。”申翔宇说。

  随着交易数量的增多,交易过程中的问题也逐渐暴露。

  王叁寿估计,买方和卖方的数量比是4:1。“很多机构手握大量数据,但不想卖,也不敢卖。”

  特别是,不少机构不知道怎么将这些原始的数据转化为商品,如果把原始数据看成地下水,除非有第三方机构来帮助他们把数据清理成自来水,否则,“喝了地下水是要拉肚子的”。

  一些交易所会有指定的关联公司提供相关的服务,但实际上这并不属于交易所的业务范畴,交易所这么做的主要目的之一在于培育市场。

  同一份数据,价值会大相径庭

  王叁寿认为,大数据是一种可无限循环、复制的资产,可以同时卖给好几家公司,但不是卖得越多越便宜。同一份数据,在不同场景、不同时间的价值会大相径庭。

  “比如,同样的通关数据,卖给深圳润泰物流和青岛海尔的时候,价格就差了几十倍。润泰物流需要几百种通关数据,这对支撑其业务帮助很大,海尔只需几种,只用于辅助其做些市场决策。最终,给前者的数据卖到600万元,后者卖了几十万元。”王叁寿说。

  目前,华中数交所和上海中心正在探索数据交易的定价机制。吴爱国认为,数据交易的价格存在众多影响因子,包括:数据品种、时间跨度、数据完整性、数据样本覆盖和数据时效性等。

  在考虑买卖双方的信息是否对称及交易地位等因素的基础上,华中所会采用卖方定价、买卖双方协商、交易所撮合定价、参考股票交易进行系统自动定价和根据应用效果定价等模式。

  此外,很多平台都发布了数据资产的价值指数,就像人民银行发布的人民币汇率一样,用于指导数据交易价格,但真正有用有效的指数或模型还有待市场检验。

  有无数种可能和设想

  在本刊所采访的大数据从业者心中,将数据加工脱敏后与其他企业直接交易并非他们的唯一长远目标。因为数据交易有更为广泛的内涵:数据交易市场,未来关注点在于数据衍生品的交易。

  目前,各地的数据资产评估机构正纷纷涌现,它们为衍生品交易提供了基础,比如,让初创企业融资渠道变多。

  “数海推出了数据资产置权贷款业务,和贵阳银行、华夏银行等互相授信,在给企业做数据资产登记确权后将其推荐给银行,拿数据资产抵押解决贷款难的问题。”秦翯说。

  贵州东方世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中关村数海数据资产评估中心登记评估后,就拿到了全国的第一笔数据资产质权贷款。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60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