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芦垚2016-12-01

  历史学家黄仁宇提出的最为人熟知的概念非“数目字管理”莫属,在他看来,这对推动社会进入现代化具有重要作用。而隐藏在中国城市地表之下的庞大而复杂的各种管网系统,恐怕是一个值得观察分析的例证。

  发轫于1949年、集中于上世纪90年代以后的中国地下管网建设,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城镇化进程的加速,如今已经成为一个错综复杂、密度极高的隐蔽体系。在北京市管线密度最高的西城区,地下每平方公里的管线平均密度可达200公里。

  然而,这些深埋地下,包括了电力、电缆、供水、排水、燃气、供热、通讯等几乎影响城市居民生活生产方方面面的系统,到底长什么样、运行情况如何,几乎鲜有城市能够完全说清楚,因为,长期以来,这些地下管网还缺乏高水平系统化的“数目字管理”。

  由于缺乏有效的维护和监管,地下管线每年大小事故千余起,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百亿元,间接经济损失达数千亿元,同时还伴有人员伤亡。难点之一是,由于各类管线纵横交错,当某一管线发生严重事故时,很容易破坏其他相邻管网,导致危险因素叠加,相互作用,引发更大的事故。

  为了解困“地下城”,不少城市已开始进行各类探索。目前,最主要的做法为:一是在对管网存量进行普查的基础上,建立统一的地下管线数据库,由此实现对管网的实时监测,隐患预防;二是在管网密集、复杂的城市,将各类管线统一纳入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实现统一规划、管理、控制,并由此实现地下管网系统的升级。

  不过,不论目标是直指建立“智慧城市”的地下管线数据库,还是代表未来发展方向的地下综合管廊,其建设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和挑战,均不可避免地让规划和建设者回到了问题的原点:相比于一一被攻克的技术难题,各类管线的部门权属问题、法律法规的缺失问题,是构建“地下城”无法回避的核心问题。

  就中国的地下管网建设而言,如果没有体制机制的协同改革,而仅仅依靠技术的单兵突进,恐怕离真正实现城市的智慧化、现代化还相去甚远。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5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