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王辉辉2017-01-05

  对“八戒教育”总经理田学峰来说,刚刚过去的2016年喜忧参半。

  喜的是,他勉力支撑了两年的创业项目在2016年8月被服务众包平台“猪八戒网”收购,找到了依靠。但之后“八戒教育”是否能实现盈利,从此前途一片光明,田学峰仍然不确定。

  2014年开始,中国在线教育行业在经历了两年多的淘汰赛之后,“赛道”也变得越来越窄——资本趋于理性,并购潮随之而来。

  教育行业的垂直媒体“芥末堆”在其发布的《2016中国教育科技现状蓝皮书》中称,2016年前三季度教育行业的并购规模达163亿元。

  互联网教育研究院院长吕森林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透露,2016年前10个月,仅在线教育领域实际发生的并购案就有上百起,“可以预见,2017年会有更多的收购重组。”

  并购潮之后,行业发展变局初现——线上线下加速融合,并开始呈现进入传统公立教育体系的新趋势。那么,在线教育的痼疾能被并购治愈吗?


  “包养”与“求包养”

  2014年,在电商领域摸爬了9年的田学峰看到,与此相关的职业技术教育存在巨大的市场空白。

  “搞职业教育的缺乏实战经验,不懂互联网。即便是有一些线下的互联网职业教育培训机构,也很难实现跨地区发展。而搞互联网的又很难提供包括技术、运营、营销在内的系统的技术教育。”田学峰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因此,他希望能够依靠自身在行业中的积累,突破线下培训机构和纯电商企业做培训的限制。

  于是田学峰创立了“萝卜网”,为了降低运营成本,通过在线的形式做互联网方面的人才培训。

  然而网站的运营并没有想象中的顺利。作为创业公司,“萝卜网”的知名度和影响力都十分有限,只能依靠平台导流的方式获客,而这种获客成本并不低。

  “最初通过互联网获取一个有效用户的成本是3~5元,现在已经是10倍的价钱,达到30~50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在一次行业内部交流会上介绍称。

  “从整个行业来看,目前的获客成本占客单价的比例已经达到了25%~30%。”吕森林指出。

  因此,企业难以盈利,一直靠田学峰的积蓄勉强支撑。

  更重要的是,田学峰发现,在目前的市场形势下,“萝卜网”很难突破获客瓶颈。

  这时,“猪八戒网”伸出了橄榄枝。对田学峰来说,双方的用户群高度重合,而且猪八戒网是一个大平台,具有大量优质的用户资源。

  于是,2016年8月初,“萝卜网”成为“猪八戒网”的全资子公司,并更名为“八戒教育”。

  而“一起作业”收购“快乐学”更多的是放眼未来的提前布局。

  “对于我们来说,收购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在线作业和应试练习的教学平台“一起作业”CEO刘畅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说。

  “一起作业”从创立之初就希望能够做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的全科在线作业。但刘畅后来发现,只是打通一个学科就需要花费很大的精力。因此,尽管上线已超过5年,但今天的“一起作业”也只实现了小学语文、数学、英语和初中英语的在线作业。

  刘畅认为,这与中国教育在K12阶段具有多学科、多地域、多学段的特点有关,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教材版本,不同的学科和学段则有不同的特点,产品研发时都需要顾及。“而‘一起作业’的产品又是针对教师、学生和家长3个群体设计的,要考虑每个角色的不同需求。”刘畅表示。

  因此,从2015年开始,想要打通K12全学科的“一起作业”就在观察行业,希望找到能够在学科内容上形成互补,而又发展较好的企业进行合作。因此,以初高中理科体系为主的K12在线教育企业“快乐学”成为一起作业完善业务线的并购对象。

  营收增加4倍仍难盈利

  从行业发展的角度来看,收购风潮的涌起也有其必然性。

  吕森林分析称,在行业发展的初级阶段,在线教育的市场过热,同质化现象严重,“因此随着竞争的加剧,必然会出现大规模的并购重组。”

  “并购之后,行业最明显的变化即出现了明显的马太效应。”吕森林强调。

  而企业个案同样呈现出了明显的变化。

  “‘萝卜网’被收购5个月以来,注册用户增加了两万名,每天都能接到30~40个订单,营业收入增加了4倍。”被收购之后的这些变化,令田学峰重拾信心。

  在他看来,这都是因为“猪八戒网”给“八戒教育”带来了大量优质的付费用户。目前“八戒教育”客单价为5800元的课程销量大幅增加,就是得益于“猪八戒网”的成功导流。

  更重要的是“八戒教育”发展模式的转变。

  原来的“萝卜网”只能提供标准化的课程和服务,这类课程一般客单价较低,在1500元以下,只能以量取胜。

  如今,背靠“猪八戒网”这一服务众包平台,可以提供附加值更高、更加个性化、体验式的教学服务,甚至可以重塑教学场景。

  比如,目前“八戒教育”通过IMS教学管理系统,以模拟游戏通关的形式打包了80个学时的课程。每一个章节就是一关,用户在完成基本技能的学习之后,都要进行实战练习,合格之后才能解锁下一个章节。

  而实战的订单就来自于“猪八戒网”的众包项目。

  据田学峰介绍,一般客户在“猪八戒网”相应专区发布订单需求,“八戒教育”的学员在完成学习之后,自行选择适合的项目进行实战操作,然后提交成果。

  “如果中标,就会得到相应的赏金。赏金额度不等,少则300~500元,多则上万元。”田学峰说。

  按照田学峰的设想,未来“八戒教育”要更多地接入“猪八戒网”的业务生态,打通更加完整的技能培训服务链条。

  具体来说就是,首先联合行业组织或者其他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对“猪八戒网”的服务商提供职业能力评测,并就评测结果对服务商的能力点做标签,即某一服务商技术特长是什么,具体处于哪一水平级别。对于能力不足的服务商,提供技能升级的学习服务。

  “这就类似于是到药房还是到医院买药的区别,到医院买药就会有专业医生的诊断服务和用药指导。”田学峰比喻道。

  但他也坦言,尽管平台的运营已经出现了可喜的变化,但目前“八戒教育”还没有盈利,“目前来看2017年的上半年也很难有盈利,最快可能要到8月份才能实现单月盈利。”

  整个行业亦如此。行业研究机构互联网教育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只有5%的在线教育企业实现了盈利,仍有近70%处于亏损状态。


  线上线下加速融合

  无论是对于田学峰,还是对于整个在线教育行业来说,尽管未来依然充满了变数,但仍然有一些趋势可以把握。

  吕森林分析认为,在线教育行业发展的模式逐渐清晰:O2O模式已全军覆没,基本被淘汰出局;随着政府教育信息化的推进,B2B会成为重要的模式;而B2C模式则会在一些细分领域占有优势,如职业教育等。但B2C模式要实现盈利,还需要2~3年的时间进行市场培育。

  “主要是培养用户为互联网学习付费的习惯,因为目前大多数在线教育企业的付费率还只有2%左右。”吕森林透露称。

  无论哪种模式,都显现出了线上线下正在加速融合的趋势。

  “一起作业”作为辅助教学的工具性在线教育平台,始终是在通过与教师线下教学场景的结合,提升教学效率。

  “‘一起作业’天然的就是在做线上线下融合的事情。”刘畅强调。

  其他从学校端切入、以B2B模式为主的在线教育企业同样如此。

  而B2C模式下,吕森林观察到:一些传统的线下教育培训机构,线上业务的比重在增加,而一些线上企业也开始通过收购小而美的传统培训机构,拓展线下业务。

  如传统教育培训领域的两大巨头“新东方”“好未来”先后发力线上,强力推动线上业务。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695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