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田栋栋2017-01-12

  1月20日,唐纳德·特朗普将成为白宫的新主人。

  出身军校,起家房地产,红于“真人秀”,“特立独行”的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从不缺少话题。

  在准备接班奥巴马的这段时间里,不按套路出牌的风格为特朗普赢得了多项头衔:《时代》周刊称他为“美利坚分众国总统”,美国国会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称其为“推特总统”,《纽约时报》叫他“史上最豪内阁阁主”,盖洛普民调则送他一顶“20年来支持率最低候任总统”的帽子……

  不管外界怎么说,特朗普一直在紧锣密鼓地准备“接棒”。这期间,与过去切割、搭建执政团队、“推(特)(规)划”美国外交蓝图一直是他工作的重点。

  就像一位即将登台的演员,“候场”之中的特朗普,究竟做了些什么?


  切割,从CEO到美国总统

  胜选之后,“地产大亨”特朗普立志做一名伟大的美国总统。有道是“所有过往皆为序章”,为“集中精力做好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与自己的“商业王国”作切割。

  2016年11月20日,特朗普过渡团队重要成员、即将出任白宫办公厅主任的赖因斯·普里伯斯以及当选副总统迈克·彭斯分别做客脱口秀节目,公开承诺特朗普今后不会出现利益冲突情况,称其就任总统后“将与商人生涯告别”。

  10天之后,特朗普又在推特上接连发帖,宣布将于12月15日与子女一道在纽约举行新闻发布会,就自己与旗下商业集团“切割”的相关事宜作出说明。

  特朗普称将彻底与自己的商业王国告别,以专注于政务。虽然相关法律条文没有硬性规定,但他自认这么做至关重要。

  据美联社报道,截至2016年12月10日,特朗普已关闭多家企业,包括4家可能和沙特阿拉伯有生意往来的企业。胜选后,特朗普共申请解散或关闭9家公司。

  但切割进程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顺利,预想中的新闻发布会也未在12月15日如期举行。最新的消息是,发布会将延期至1月11日,而特朗普对此的解释是律师还在研究详细切割方案。

  据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估计,特朗普总身家大约40亿美元,其中70%的财富是美国国内的10项不动产。如果与美国的大公司作比较,其财富总额大概能在大公司榜上排第833位。

  这本老牌英国杂志并不看好特朗普的“切割”进程。在其看来,当美国选民选择一名商人做总统时,他们同时制造了一个“问题”:总统的商业利益和政治身份之间存在冲突的可能。

  这本杂志开出的药方相当“猛”:为彻底完成切割,特朗普应依循先例,与自己的商业王国保持距离,同时将商业活动完全透明地置于国会和公众的监督之下。

  美国媒体关注的另一焦点问题,是特朗普家人对其决策的影响力,其女婿库什纳尤受关注。特朗普屡屡流露出对库什纳的欣赏和信任,并宣布有意任命他担当特使斡旋巴以冲突。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及其子女的巨大商业利益,与总统职位之间的潜在利益冲突以及“裙带政治”问题,可能在相当长时间里都是美国媒体“虎视眈眈”的热点话题,并可能影响特朗普执政地位的稳固。


  组队,搭建“史上最豪”执政团队

  特朗普将于本月20日宣誓就职。在此之前,他需提名或任命约5000名官员以顺利接班。对于立志“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特朗普而言,组建好自己的执政团队是头等大事。

  从公布的名单看,特朗普的新班子中有钱人云集。按照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的估算,特朗普内阁成员的总身家达到147亿美元,是前总统乔治·W·布什政府的30多倍:

  国务卿蒂勒森被提名时是埃克森美孚公司首席执行官,曾三度登上福布斯全球权势人物排行榜,身家3.25亿美元;首席经济顾问科恩获得任命前是高盛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仅2014年一年就收入2200万美元;财政部长努钦曾任高盛首席信息官;商务部长罗斯以收购破产企业著称,号称“破产之王”,据估其资产净值高达29亿美元;劳工部长普兹德是CKE餐饮集团首席执行官;小企业管理局局长麦克马洪是世界摔角娱乐公司首席执行官;教育部长德沃斯也是亿万富翁;小企业管理局局长麦克马洪的亿万富翁丈夫是特朗普最大的金主之一……

  除此之外,特朗普团队的另一大特色是鹰派居多。迄今,特朗普搭建的新政府国家安全和军事团队中,持鹰派立场的退役将领基本占据要津。他提名海军陆战队退役上将詹姆斯·马蒂斯出任国防部长,海军陆战队退役上将约翰·凯利执掌国土安全部,前国防情报局长迈克尔·弗林出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这还只是开始。特朗普还提名陆军出身的麦克·庞贝执掌中央情报局,任命海军上将迈克尔·罗杰斯为国家情报总监。他挑选的总统高级顾问班农曾在海军任职。

  从这些人选中不难看出特朗普的用人原则。从已宣布人选看,特朗普流露出拓宽其在共和党内基础、偏重右翼强硬人士、兼顾自己信任的竞选“功臣”与共和党温和派大佬利益的意愿;另外,“忠诚”被认为是特朗普选人的重要考量。已任命或被提名的内阁级别成员,多数是特朗普竞选时的得力干将、早期支持者或慷慨金主。

  与特朗普竞选主张的契合度是更重要的考量。进入特朗普内阁名单的人选,大都是奥巴马政府政策的激烈批评者,如防长马蒂斯认为奥巴马政府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不力;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指责中情局成为奥巴马政府的政治工具……

  再有,特朗普虽重视内阁人选的从军和从商经验,但并不随意,且确实经过考量,对“圈外人”和“圈内人”、“功臣”和“金主”、国会和州级共和党实力人物,都有兼顾。

  很明显,特朗普希望内阁能“高效”贯彻其执政理念,进而在接下来的任期内“大干一场”。

  但即便选对了人,特朗普的执政之路也并非坦途,还很可能步步荆棘。

  首先,他的内阁人选能否全部获得参议院批准不得而知;其次,国会掣肘不可忽视,虽然共和党占据国会参众两院多数议席,但在参议院中,共和党未占据三分之二多数,不能为所欲为;再次,特朗普执政团队在具体政策上并非“铁板一块”。

  以贸易政策为例,候任副总统彭斯是自由贸易的支持者,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科恩、财政部长人选努钦也都支持自由贸易政策,反对将缩小贸易逆差作为美国的贸易政策目标和征收惩罚性关税。这预示着特朗普要落实竞选中那些极端的征税承诺可能会遭遇内部阻力。


  “开火”,“推特总统”横空出世

  作为2016年最“黑”的一只“黑天鹅”,特朗普战胜希拉里的一大法宝就是网络社交媒体。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特朗普在推特上有1870万粉丝,比希拉里高近700万。

  胜选后,特朗普对发推特愈加着迷。他频繁在这一社交媒体上就国家内政外交政策发表意见,语言充满个人风格,有时甚至充满各种“政治不正确”。

  特朗普的推文五花八门,包罗万象。他曾在推特上向波音“开火”,指责新一代“空军一号”贵得“离谱”,呼吁“取消订单”;也曾“炮轰”F-35战机项目的成本“失控”,暗示要取消F-35战机购置计划;还曾宣称看好英国“脱欧”运动推手奈杰尔·法拉奇,称“不少人希望看到”法拉奇出任英国驻美大使,如顺利出任他“会干得非常棒”,这一含有明显暗示的表态让英国政府有些尴尬……

  但最让全世界大跌眼镜的,是他公然在推特上碰触“外交禁区”。比如,他不仅说“联合国是一个聚会找乐的俱乐部”,还发表了一些有悖于美国数十年来奉行的对外政策的言论。这让白宫发言人措手不及、四处灭火。

  美国外交圈还专门就特朗普的“推特外交”发起大讨论。2016年12月15日,路透社报道,美国国务院内网论坛近日出现了一个标题为《推文算不算政策》的帖子。发帖人是一名中层外交官,他写道,“我一直把美国总统在演讲及新闻发布会上说的任何话以及其他言论当成政策,从未犹豫过”,“但是推文呢”?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684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