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刘砚青2017-01-12

  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互联网医院”是医疗圈里颇具热度的关键词。

  早在2016年年初,业内就流传着“互联网医疗步入资本寒冬、行业发展后继无力”的说法。然而,互联网医院的发展态势却并没有印证这种“唱衰论”,反而有如驶入了一条快车道。

  2016年的最后一个月,两家老牌互联网医疗企业微医集团(以下简称微医,原挂号网)与好大夫在线(以下简称好大夫)的互联网医院相继落户宁夏。

  12月8日,微医在旗下乌镇互联网医院周岁生辰的次日,与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就合作建立宁夏互联网医院一事举行了签约仪式,这也是微医一年来在全国落地的第17家互联网医院。

  12月10日,长期关注预约挂号的好大夫在线也对外宣布,公司首个互联网医院——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在宁夏正式接诊营业。

  由腾讯研究院、动脉网蛋壳研究院发布的《2016中国互联网医院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显示:自2015年12月7日全国首家互联网医院——乌镇互联网医院在浙江桐乡揭牌起,截至2016年11月,全国互联网医院大军已扩充至36家。

  在人均医疗资源紧缺的中国,互联网医院能成为具有切实有效的补充力量吗?


  切入核心业务

  “互联网医院是个巨大的需求,互联网医疗企业可以借此开辟更大的市场,在医疗领域切得更深。”好大夫在线创始人、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董事长王航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表示。

  王航告诉本刊记者,此前互联网医疗企业的业务集中在医疗周边服务,如展示医生信息、预约挂号,提供咨询服务和分诊转诊等,而这些都没有涉及医疗核心业务。

  “医疗的核心就是诊断和治疗,每位患者的诉求归根结底都是看病,寻求最佳诊疗方案。”王航说。

  长期以来,传统的互联网医疗行为受到政策限制,由于不得从事远程诊疗和网上开药,始终无法真正触及医疗的核心业务,而患者对那些表层线上业务的需求度也并不高。

  因此,王航认为,互联网医疗企业要进入诊疗环节,为患者提供更深度的服务。

  “进入诊疗环节后,因为可以通过开具网上处方来解决患者的实际问题,此时的患者黏性及服务满意度都会和当初大为不同,同时,也能形成规模化的收入及成熟的商业模式。”在他看来,虽然大家进入这一行业时都抱有一颗颠覆医疗、改善就医行为的雄心壮志,但前提是先生存下来。

  就在宁夏互联网医院的签约仪式上,微医创始人廖杰远对外宣布,互联网医院已经帮助公司带来了净利润:微医2016年总收入在10亿元,其中乌镇互联网医院的总收入为8亿元,公司已经实现盈利。


  政策逐渐倾斜

  2015年底,在中央网信办、国家卫生计生委、食药监总局和浙江省政府及省卫生、药监部门的支持下,乌镇互联网医院成为可以提供在线诊疗服务及电子处方的试点单位——医生为患者开具电子处方和医嘱,患者可凭借电子处方通过网上付费,等待药店配送上门。

  乌镇互联网医院在中国首次实现了“预约-在线诊疗-在线处方-在线医嘱-付费-药品配送”的全套在线就医流程。

  在乌镇互联网医院医务副院长彭德真看来,国家之所以大力支持互联网医院的建设,正因为互联网医院符合国家分级诊疗策略,可以最大程度方便民众,减轻医患负担。

  “中国曾经做过相关统计,超过50%的门诊就医都是复诊病人,他们主要是慢性病的再次就医和开药,而这些其实都可以通过互联网医院解决。”彭德真说。

  而今,互联网医院正在迎来地方医保的政策支持。

  2016年8月,贵州省人社厅发布《关于将远程医疗服务项目纳入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支付有关问题的通知》,将远程医疗服务项目纳入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支付范围。

  同年10月,四川省卫计委联合四川省发改委发布《关于制定互联网医疗服务项目价格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在完善医疗机构间远程会诊类、远程诊断类项目价格的基础上,《通知》还新增了医生直接与患者间的远程诊查类、远程监测及其他类项目价格,并明确将远程会诊类、远程诊断类、远程诊查类医疗服务项目,纳入新农合基金支付范围。

  除此之外,四川省卫计委还发布了《四川省省级公立医疗机构互联网医疗服务项目价格表(试行)》,这也是全国首个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表,从政策层面打破了互联网医疗的项目价格、医保结算、收费标准等问题。

  作为全国第二批医改试点城市以及全国第二批智慧城市试点城市,银川市出台了《互联网医院促进办法(试行)》、《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试行)》和《银川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试行)》三份文件。

  这些相关政策直接促成了好大夫与银川市政府共建的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落地。好大夫来自全国6800所医疗机构的13.6万名顶级专家都可以在银川互联网医院进行多点执业备案,从而为患者提供网上诊疗服务。

  银川市市长白尚成表示,互联网医院的诞生和发展,实现了优质医疗资源的共建共享,“互联网医院可以满足不同群体的个性化医疗需求,这对推动传统医疗服务模式转型升级,增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功能,探索创新分级诊疗新模式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打法各不同

  虽然《白皮书》指出,在目前近40家互联网医院的合作模式中,以微医、好大夫为代表的互联网医疗企业与医疗机构、地方政府作为联合发起方成为互联网医院的主流模式,但各家企业的策略其实各有不同。

  微医一直以来采用的都是圈地战略,自2015年12月至今,已接连拿下海南、江苏、上海、广西、甘肃、云南、河南、安徽、山东、天津、四川、黑龙江等十余个省区市,共建互联网医院17所。

  微医创始人廖杰远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互联网医院将会成为行业新业态,未来所有的医院都会是互联网医院,而微医的目标是在全国每一个省市都要建立一座互联网医院。

  “微医已经落地的17家互联网医院均以实体医院为依托的。”彭德真指出,政策规定一切医疗行为必须依托于实体医疗机构,因此微医的互联网医院全部都挂靠于当地实体医院医院。

  互联网医疗有其先进性,也有局限性。

  “当患者需要权威专家帮助确诊或给出治疗方案时,它可以快速为人们寻找并提供优质的医疗资源,而在治病环节上,毕竟互联网只能提供渠道和平台,手术、住院都还是要在线下实体医疗机构进行。”彭德真告诉本刊记者。

  好大夫的布局显然与频繁同各省线下医疗机构合作的微医大相径庭。

  王航告诉本刊记者,银川将是好大夫在线开办的互联网医院运营控制中心。“银川市政府给我们提供了牌照和大数据中心,而在其他城市,我们更多的是需要接诊中心和落地医院,通过互联网运作,实现会诊、接诊以及手术的落地。”

  王航明确表示,好大夫在线不会运作线下医院,更不想对其他实体医院造成竞争。他的目的是建立一家完全虚拟的线上医院,输出自己的优质医生资源,让大家打开手机登录APP就能实现互联互通。

  “衡量医疗服务好坏指标有三个,一是质量,二是价格,三是服务可及性。中国医疗最大的问题出在可及性,因为没有建立起家庭医生与全科医生,优质医疗资源分布不均,所有基层患者都往大城市跑。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把病人留在当地,把他们需要的医生能力送过去。”王航认为,真正的互联网医院就是像打车软件一样通过大数据系统盘活闲置医疗资源,连接各地医生与患者,缓解医疗资源分布不均难题。

  

  标准仍滞后

  《白皮书》显示:全国互联网医疗用户规模为1.52亿,占网民总数的22.1%;其中诊前环节的互联网医疗服务使用率最高,在线医疗保健信息查询、在线预约挂号和在线咨询问诊总使用率为18.4%。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695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