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拥有成熟的艺术院线系统,其放映设计对于“联盟”来说或许具备一定启发意义:与正常电影院的排片计划有所差别,法国艺术院线的放映计划中有新片,也有新修复的经典影片,而片单则是由100位电影人组成的机构根据一定原则拟定的。


  盈利还是义工?

  “从商业回报上来讲,做艺术电影某种程度上算是义工。”杨丹说,参与“联盟”发起,更多是为行业长远的发展做积累。

  艺术电影并不具备商业电影显见的变现能力。为鼓励艺术电影的创作和放映,许多国家都在这方面予以减免税收等政策扶持。

  以法国为例,其影视产业最高管理机构法国国家电影中心便有专门的扶持基金,通过公权力,将电视、录像业和互联网的盈利补贴到电影业中,以实现平衡。

  而国际艺术院线联合会也会对世界各地的艺术院线成员进行一定经济扶持,院线成员只需要支付一定的会员费用和放映提成,便可共享国际艺术院线联合会的艺术影片放映权。

  该联合会由法国、德国、荷兰、瑞士四个国家的艺术院线协会在1956年联合创办,在欧洲、非洲、北美洲和亚洲的29个国家拥有3000块银幕,占覆盖地区票房总额的10%~25%。

  艺术电影需要国家补贴,但扶植的方法各有不同,有的是对获奖影片给予奖励,有的是对放映比例达到一定标准的影片给予奖励。然而,“联盟”的发起者们在讨论初期便否决了依靠政府补贴的想法。

  孙向辉表示:“如果一开始就走补贴这条路,一定会死的,它激发不出来市场运营能力,也激发不出积极性,它会依赖于补贴,没有市场化的东西肯定活不成。”

  虽然艺术电影的生意并不大,但艺术电影作为分众娱乐的一环,需要在电影市场有一席之地,首先要找到商业运作机制。

  “放映问题仍需要市场手段来加以解决。”杨丹表示,微影时代目前定下的“小目标”是在一到两个季度里让艺术电影的固定观影用户达到一定人次,并建立起他们的观影习惯。

  杨丹举例说,诸多影展的观众都是由微影时代旗下的票务平台格瓦拉召集而来,可以设法将其转换为“联盟”的固定用户,并用会员机制鼓励其消费。

  贾樟柯则认为,艺术电影的相关财政补贴不能靠中央政府,应看各地政府的文化产业政策。

  据了解,上海市已出台并实施相关政策,对长期组织放映优秀国产艺术电影的主体和院线给予奖励。

  2015年9月,《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征收使用管理办法》中新增规定“资助文化特色、艺术创新影片发行和放映”,将艺术电影纳入了重点支持的范围。

  早前,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资办停止了对3D、巨幕的补贴,业界分析,这项补贴会运用到对艺术电影的扶持上。但如何补贴,尚未出台更加细化的准则。

  “联盟”发起方的成员大多为民营组织,在一定程度上都有盈利诉求。若不能逐步完善上层制度建设,“联盟”的前景恐怕还将困难重重。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695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