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林风2017-01-12

  2016年12月31日,我和朋友在伦敦西区一家酒吧跨年。酒吧制作了妙趣横生的面具供人们缅怀这个历史性的年份:这一年中过世的有英国流行偶像大卫·鲍伊和古巴前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也有这一年中最大的“黑天鹅”——美国新当选总统特朗普。

  酒过三巡,新年钟声快要敲响时,大家举杯,满是感叹:“2017年,‘黑天鹅’怕是要飞到欧洲来了!”

  确实,2017年,欧洲要面临多场大选,结果难以预料。

  3月,荷兰大选;4月,法国大选;9月,德国大选。意大利的下一场大选应该是在2018年,但过渡政府总理真蒂洛尼如果觉得必要,也可以在2017年上半年先来一场大选。

  与此同时,希腊还在为救助方案跟欧盟争吵不休。

  此外,英国首相特里莎·梅说了,她会在2017年3月正式触发英国“脱欧”程序。布鲁塞尔回应,不会对英国人手下留情……

  2017年的欧洲,真是让人忧心忡忡。

  人们最明确的担心,来自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的总统候选人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

  她明确主张法国“脱欧”和“关门”:退出欧元区,设立贸易壁垒,取缔伊斯兰组织,关闭清真寺,驱逐移民。

  目前大部分预测认为,玛丽娜·勒庞将进入大选第二轮,但最终会被另一位中左或中右候选人淘汰。

  但2016年已经教导我们,预测不可信,万事皆可能。勒庞当选是小概率事件,但仍然可能在民粹主义的呼喊声中成为现实。而她一旦真的当选,就将给欧盟的基石——法德同盟——以致命一击。

  我的一位法国朋友说:“这么多年,法国和欧盟一样,给人的印象是慵懒、闲适、不思进取……2017年,这一切可能都会改变。”

  经济实力强劲的德国一直是欧盟的“压舱石”,默克尔总理则因为欢迎难民的政策广受世界尊敬。但2017年,德国也可能会改变。

  默克尔目前在民调中依然处于领先,但频发的难民暴力事件已经使她在国内的受欢迎程度大大降低。

  很有可能,为了赢得大选,默克尔将不得不至少作出部分妥协,不再“张开双臂”。

  更坏的可能性,是出现一位“排外”的德国新领导人。

  即便是极少“上头条”的荷兰,在2017年也可能面临变数。

  右翼政党“自由党”领导人基尔特·威尔德斯(Geert Wilders)以明确表示“憎恶伊斯兰教”和主张荷兰“脱欧”著称。如果他在议会中获得了更多支持,“疑欧”情绪就将在荷兰继续发酵,传说中的“荷兰脱欧”(Nexit),也不完全是个笑谈。

  很难想象,2017年12月31日,欧洲会是什么样子,我们会是什么心情。朋友们举杯祝愿说:“希望到那个时候,EU(欧盟)还是个现在时名词!”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679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