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杨卓琦2017-01-12

  “气味可以没有任何阻碍地勾起回忆”,用香气记录一段时光或一个瞬间,是傅杰妮正在做的事。

  本刊记者见到傅杰妮时,她刚刚结束了2016年上海国际手作博览会的工作。作为调香师,她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创香、调香上。


  定制独一无二的香氛

  傅杰妮的工作室设在上海的一栋老洋房里,屋子排放着上百种的香水原料瓶。这里创作出的每一款香气,都是独一无二的“定制”,每一瓶香水都有不同的回忆和故事。

  傅杰妮说,她所做的每一款香氛定制,都是一次以香料为笔触的愉快写作。

  在工作室,有一款名为“纯真”的香水。傅杰妮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纯真”的灵感来源于这款香水的主人写给她的一封信。

  信中写道:“我跟你每天在地铁上看到的平凡女孩一样,但是当我回到自己的小世界,就好像回到了自己古灵精怪的森林里。”因此,傅杰妮调制出的“纯真”是偏清透、带着花果气味的森林木质调。

  而另一款命名为“妲己”的香水,其主人是一名职场女强人。傅杰妮告诉本刊记者,这款香水的女主人说,白天的自己压抑着个性,下班后的夜晚才属于自己,做回了自己,如妲己般热辣而妩媚,“所以这款香气更偏女人味一点”。

  还有名为“Princess J.R”的香水,则是因为定制的客人觉得女人天生就是公主,“这款香水带着甜美的味道。”

  在傅杰妮看来,香水是一件隐形的衣服,是个人标识的一部分,这也是很多人舍弃大牌香水,特意定制专属香氛的原因。

  她说,调香师就像是一个读心者,要与每个人进行一场灵魂深处的交流。如何准确说出自己想要的气味,对调香师和客人来说,这是一场考验。

  “我们鼓励大家说出自己的故事,可以是一个场景,或者是一种气味。”傅杰妮说。

  她曾经为一位法国女孩定制了一款名为“Orient”(东方)香氛。女孩说她在上海生活了十年,非常想念家乡大海、沙滩、阳光、鸡蛋花的味道,因此“她的这款香水带有偏东方调的欧式风情”。

  对于一些实在表达不出想法的人,傅杰妮会鼓励其给出尽量多的形容词,或者提供喜欢的图片、视频,甚至是诗歌,再辅以问卷,慢慢地找到接近其内心的答案。

  从前期的沟通,到不停的试样,到最后香氛的创作完成,最快也需要近三个星期到一个月的时间。“有的人明确知道自己要什么样的香气,这样就比较快,但是有些客人则需要较长的时间。”

  傅杰妮遇到最“犹豫”的客人,是一位给女朋友定制香水的男士。他确定香气的过程,从夏天等到了冬天。“到了冬天,女孩对气味又有了新的需求,希望可以更暖一点。”傅杰妮解释说,在不同的情境下,大家对气味的要求会产生变化。

  “希望每个人都能拥有打开记忆之门的香水。”她说。


  身份的转换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

  傅杰妮说,调香是一辈子的探索,“原料成百上千,即使是同样的香料搭配,不同的比例也可能产生不同的气味。”

  而她走上调香师这条路,要从一本书说起。

  傅杰妮毕业于北京大学新闻系,并获得新闻、艺术双学位。21岁时,她获得奖学金赴法国深造。旅法8年,她撰过稿,出过法语诗集,做过中法杂志主编,也曾入职法国500强企业。

  后来应上海人民出版社的邀请,她决定写一本关于历史旅行的书——《拿破仑之路》。在当地旅游局的协助下,傅杰妮开始在法国“追寻”拿破仑的足迹。

  正是因为《拿破仑之路》,2013年傅杰妮走到了格拉斯。

  1815年3月2日,拿破仑一行到达格拉斯。因为拿破仑曾说,在春天的时候,他会带着一束逢春即开的紫罗兰回来。于是,“紫罗兰之父”回来了的消息开始在城中传播开来。格拉斯当地盛产鲜花,一个女孩当即采来了一束紫罗兰献给了拿破仑。

  这则故事被傅杰妮写进了书里。但更吸引她的,是格拉斯的香水产业。

  格拉斯一直享有“世界香水之都”的美誉,是全球香水工业的发源地,包括香奈儿5号、迪奥、爱马仕等系列香氛都产自这个普罗旺斯地区的中世纪小城。

  在格拉斯,傅杰妮造访了当地的香水学校、香水博物馆、香水加工厂,也第一次体验了调香的过程。

  她还记得当时香水师不问她闻到什么,而是“你的眼前看到了什么?”“一片青草地,上面摇摆着五月的玫瑰”“大海上的夕阳,偶有鱼儿腾出海面”。

  傅杰妮说,在那时那刻,她才真实地体会到什么叫感官相通,而最后手里拿着一瓶自己调制的香水时,又真切体会到什么是创作的欢愉。

  从文化的书写者,到调香师身份的转变,傅杰妮说这并非是“突兀转身,其实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

  对她来说,之前的所有经历都是一个寻找的过程。她从事的都是与文化相关的工作,但有个问题一直在她脑海中萦绕,即什么主题能够让文化与商业做到平衡,她必须找到一个出口,将曾经的经历转化的一个通道。

  而格拉斯之行,让她知道:调香就是答案。


  每年在全球仅选十二名调香师

  傅杰妮决定报考格拉斯香水学院。

  格拉斯香水学院隶属于法国香精香料工会下属机构,秉承传承法国文化遗产的理念,每年在全球仅选十二名调香师。

  没有任何基础的傅杰妮,用了半年进行考试准备。每天要闻各种香水,试着分析里面的成分,还要查阅每款香水的主要原料,并进行盲测,不断训练自己对味道的敏感度。此外,还要学习化学、数学、市场营销等知识。

  经过笔试、面试等几轮考试,最终傅杰妮考进了格拉斯香水学院,也成为这家学院12年来的首位中国调香师。

  傅杰妮告诉本刊记者,通过学习,他们需要辨别出300个天然、300个合成物质的气味,及其在萃取、调性上的搭配,“一个星期就要进行一次盲测”。

  “老师都是非常有经验的调香师,跟他们接触的过程中,会发觉真正的调香师都是非常谦卑的,是与自然非常贴近的一部分人。”傅杰妮认为,作为调香师,除了拥有敏感的嗅觉外,更需要保持一颗细腻的心去感知及体验生活。


  低调又神秘的职业

  一年的调香学习结束,毕业设计的主题由Dior品牌确定为“Love”。

  傅杰妮设计的香水“Loving”,就是她这段经历与灵感的结合:“我们寻找,途经风雨,必须走过一段孤独,但彩虹会在某天自然而然地出现,将我们引导至理想国”。

  前味是清新雨后的彩虹,红色是玫瑰、进而到橙色的花、再到金色水果味的黄色、渐变至青绿色、再是蓝紫鸢尾,最后是用蜜蜡和檀香木来表现云层甜蜜又坚稳的尾调。

  傅杰妮说,在格拉斯的学习就是一个创香的过程,老师喜欢你有天马行空的想象,但又要在一定的规则之下,“毕业香水是为Dior品牌设计的,那么就要遵循Dior的风格”。

  据傅杰妮介绍,Dior家的香水一定会用到玫瑰和茉莉,并且它规定香精的比例至少达到15%,“一位使用Dior香水的女士走进房间,原本低着头的男士都不约而同地抬起了头,这是Dior香水所期望达到的效果”。

  然而,这样的风格可能并不适合中国人。“我们曾做过试验,对中国人来说,香精比例达到10%,大家就已经觉得味道太浓了。”傅杰妮说,这是中外文化的差异,西方更偏爱女王般的气场,而中国人更喜欢或隐或现的韵味。

  一瓶香水必须用时间来解读,“但在五秒钟就可以决定是否要购买一款香水的时代,人们很难去探知一瓶香水背后的故事”。在她看来,尽管香水和时装同样流行,很多人可以列举出无数服装设计师的大名,却极少有人能说出一位调香师的名字。

  调香师是一个低调又神秘的职业。傅杰妮透露,全球调香师的数量极少,但“一旦进入这个行业,你会觉得越来越有滋味”。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