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王辉辉2017-01-19

  在汉王蓝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王蓝天)位于北京昌平区新元科技园的研发中心,地上、办公桌上堆满了霾表——便携式空气质量检测仪。技术人员在紧张地对这些产品作最后的标定。之后,它们将被装车,发往全国各地。

  “这一轮雾霾席卷了大半个中国,我们的霾表销量激增,经常需要加班加点赶工。”汉王蓝天联合创始人吴红疆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说。

  这并非孤例。

  “进入2016年12月份以来,我们基本上就处于零库存状态,产品运来一批就会被马上发出去。”原点生活(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原点生活)CEO李牧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其公司于2015年推出名字为origins的霾表,但中国的消费者更喜欢称之为“镭豆”。“大概是因为我们的产品使用的是激光技术,它的英文表述Laser的音译是镭射,外形设计又像豆子一样可爱。”李牧如此解释“镭豆”的由来。

  2015年起,霾表成为热销的抗霾产品中的新晋之秀。

  “迅速增长的市场需求,使得中国在民用价格区间内,成为全世界民用激光散射测量技术的中心。”山东大学物理学院教授司书春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火遍大半个中国

  2014年10月,汉王蓝天在京东发布其第一代产品。

  “但当时反响平平,没有多少人购买。”吴红疆回忆说。

  因此,他不得不转变销售策略,将目标客户从C(customer)端个人消费者,调转为从事空气净化的B(business)端企业。

  当时,一些定位中高端的空气净化器虽然净化效果不差,但由于缺乏品牌影响力,终端销售并不理想。因此,吴红疆找到这些厂商,希望能进行一配一的销售,即一台空气净化器配一部汉王蓝天的空气质量检测仪。

  有了检测仪的数据,消费者更容易直观感受空气净化器的净化效果,空气净化器的销售也变得更容易起来。

  “配上霾表之后,空气净化器的终端销售基本上半个小时就可以达成交易,是之前所用时间的一半。”对此,吴红疆显得颇为自豪。

  汉王蓝天的第一次销售高峰,通过这种搭配空气净化器销售的方式得以实现。

  2015年起,民众对于空气质量的关注明显提升。

  吴红疆对市场的感知来自于2015年9月起C端销量开始猛增——截至2016年6月,汉王霾表累计销售收入过亿元,仅2016年12月的销量就比上一年同期增长了3倍。

  北京攀藤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攀藤科技)则把目光聚焦在了霾表的核心部件——传感器上。

  “2013年我们就觉得PM2.5的检测极具市场前景,未来民用会是一个重要的应用领域。”攀藤科技CEO周志斌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称。在此之前,攀藤科技一直从事检测有毒、有害气体的传感器生产。

  攀藤科技提供的数据显示,其2016年每个月的销量基本上都是2015年同期的4~5倍。

  2014年,同样出于对雾霾催生的产品及服务市场的判断,李牧和另外两个合伙人一起创立了原点生活。而在2015年推出“镭豆”后,其销售数据也经历了一条令人兴奋的增长曲线。

  “产品上市以来,销售情况一直表现良好。尤其是2016年6月以来,每个月的销量都翻倍增长。”李牧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目前,“镭豆”的产品不仅通过京东、天猫、亚马逊等电商平台进行销售,也成为唯一进入苹果店销售的中国产品。李牧透露,一些超市也在主动找他,要求进行代销合作。


  红外霾表测PM2.5靠谱吗

  “霾表实质上就是一个颗粒粉尘传感器。”柒贰零(北京)健康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项立刚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称。

  就检测原理而言,霾表目前有两种:红外粉尘传感器和激光粉尘传感器。

  前者的原理是通过LED光源感应空气中颗粒物产生的干扰,并通过通光率,依靠算法模拟确定空气中粉尘粒子的浓度。

  吴红疆介绍,红外传感器此前一直应用于工业领域,用以检测空气中的粉尘浓度。其对大颗粒的探测较为准确,能够检测出PM10,但对于小直径的颗粒物并不敏感。他认为,红外传感器实际上很难检测出来PM2.5。

  司书春告诉本刊记者,由于红外技术难以分辨出直径过小的颗粒物,当空气中的PM2.5浓度较高时,其检测结果反而可能会比较低。

  从事环境系统销售工作十余年的姜源斌也坦承,红外技术不具备检测PM2.5的能力。“因为一般的红外检测仪都没有风道设计,没有流量产生,就没有计数单位,也就无法体现每立方米空气中有多少颗粒物。”姜源斌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因此,2014年以来,随着激光散射检测技术在民用领域的普及,红外技术逐渐被淘汰。但本刊记者在电商平台上搜索发现,仍有一些在售的红外霾表。

  取代红外技术的激光传感器则是利用激光光源照射空气中的颗粒物,使之变成光点,然后由光电二极管将光信号转化成为电信号。

  “类似于在阳光的照耀下,人们以肉眼同样能看到漂浮在空中的尘埃一样。”吴红疆比喻道。

  空气中的颗粒物就像是公路上不同类型的车辆,有大有小。激光传感器可将不同大小的颗粒物进行区分,检测出不同直径的颗粒物。

  司书春强调,虽然霾表最终呈现的是空气中PM2.5的浓度,即每立方米空气中含有PM2.5的微克数。但实际上激光散射技术检测的是空气中颗粒物的直径和个数,然后用颗粒物的个数乘以每个颗粒物的质量,得出样本空气中颗粒物的总体质量,再除以样本空气的体积,即可由此计算出检测区域内的PM2.5浓度。

  “在民用领域,激光传感器算是高精度的检测仪器。”司书春认为。


  测量不难,测准很难

  关于霾表普遍检测不准、一致性差、稳定性不足的指责,一直存在。

  姜源斌曾在北京净化设备展上见到,同样的环境下,一个霾表显示PM2.5的浓度是40(微克/立方米),另一个则显示为20。

  司书春坦言,相比于售价几十万元的专业检测设备,霾表的检测精度确实有一定的差距,“对空气质量检测来说,测量不难,测准却非常困难。

  他介绍说,在环保和工业应用领域,精度最高的空气质量检测方法是传统的称重法。但这种方法操作时间较长,且对操作者的专业水平要求较高。所以即便是环保和工业上,运用得也并不多。

  环保和工业中应用较多的是微量振荡天平法和β射线法。但这两种检测设备价格低则数十万,贵的甚至可以达到上百万。

  相较而言,虽然家用霾表低廉实用,但如果没有办法排除空气湿度和颗粒物反光系数的干扰,在检测精度上确实会存在一些问题。

  当空气中的湿度变大时,因为带着水汽,空气的通光性变差,霾表检测的数值往往就会偏高。

  对此,吴红疆坦承,在极端的天气下,空气湿度确实会导致检测结果出现较大偏差。

  司书春的实验数据显示:当空气的湿度为100%时,一些品牌的霾表检测结果比官方公布的结果最多相差一倍。也就是说,如果官方公布的PM2.5浓度为每立方米50微克,检测仪的检测结果最高可能是100。

  “从专业的角度来看,这个偏差并不算大。”司书春强调。


  不同的传感器,不同的检测值

  姜源斌认为,不同品牌的霾表之所以检测值不同,根源在于传感器不同。

  周志斌指出,一些传感器只能大致区分颗粒物的直径在2.5微米以下,而没有办法作更详细的区分,这就有可能把直径不足2.5微米的颗粒物按2.5计算其重量,从而产生误差。

  同时,成分不同的颗粒物反光系数不同,而有些传感器在数个数时,无法捕捉到波长较短的颗粒物,从而导致计数不准。

  检测数据的显示还与算法有关——选择什么样的校定标准,得出多大的标定系数。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692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