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王辉辉2017-01-19

  “这就要求厂家要充分了解当地空气中颗粒物的成分,但并不是所有的传感器厂家都能做到这一点。”姜源斌说。

  司书春进一步解释说,不同物质成分的密度不同,因此同样直径大小的颗粒物质量也有不同,“不能用同一个标定系数全国通行。”

  原点生活的研发团队正在着力解决这一问题。

  “我们的方法是采集不同地区的空气样本,进行颗粒物成分鉴定。然后不同的地区配合不同的算法,尽量提高检测仪的精度。”李牧告诉本刊记者。

  他介绍说,前不久上海某大学的一项实验表明,以与北京地区相配套的算法检测上海的空气质量时,绘出的空气质量曲线与上海市官方公布的曲线存在较大的差异,“但当换成与上海相配的算法时,两条曲线基本实现了重合。”

  司书春认为,霾表作为家用的空气质量监测设备,完全能够满足民众对于空气质量监测的基本需求。


  行业亟需标准

  随着霾表市场的火爆,一些人看到了其中的商机,开始涌入。同时,由于缺乏统一的行业标准和技术规范,行业乱象渐起。

  吴红疆承认,确实有一些从业者是闻利而来。他透露,目前霾表行业中,90%以上的企业没有生产工厂,“就是通过代工组装进行产品生产。”吴红疆说。

  姜源斌也指出,几乎所有销售霾表的品牌都没有研发团队,也不生产霾表的核心部件PM2.5传感器,而是通过外采传感器,配上外壳和显示器进行销售。

  “今天的霾表行业,正在重复之前空气净化器的老路,进入乱象丛生的混战阶段。”吴红疆这样认为。

  本刊记者在几大电商平台搜索发现,目前通过网络渠道销售的霾表有几十种,其中仅淘宝平台可搜索到的品牌就有近20个。价格也从几十元到数千元不等,“但价格几百元的产品,其检测精度不一定比几千元的差。”司书春指出。

  李牧称,仅就售价这一点,就大有文章。据李牧介绍,原点生活要养十几位研发人员,靠代工生产,而“镭豆”的定价为499元。

  “市场上大部分同类产品这个价格都可以做出来,但还是有一些产品卖到了数千元。”李牧透露。

  吴红疆则指出,目前市场上的霾表生产企业大多为创业企业,上规模的企业只有五六家,“产品质量也参差不齐,整个产业还没有来得及发展就陷入了乱局。”对于行业的发展,吴红疆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正因为如此,批评者强调,霾表的热销不过是一些厂家利用民众对于空气质量的担忧,进行概念炒作。

  对此,业界建议,尽快制定家用室内空气检测设备的国家标准,推出完整统一的行业标准,设置行业准入门槛,净化霾表市场。

  吴红疆判断,业界呼吁出台的国标至少要在2年以后才有可能出台。在他看来,只有行业发展成熟了,技术稳定了,国家才能够制定相关技术标准。

  但司书春认为,即便是目前还没有霾表的国标、行业标准和技术规范,也并不意味着这个行业无标准可依。“可以参考执行环保级检测设备的国标。”司书春强调。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1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