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杨天2017-01-19

  作为一个两岁孩子的母亲,洛辰和很多妈妈有过同样的烦恼:有了宝宝后,家里的空间被越来越多的东西挤占。可一种传自日本的神奇整理术,改变了洛辰的家和人生。

  2015年,日本姑娘近藤麻理惠因擅长整理,被《时代周刊》评选为当年度“世界最有影响力100人”之一。她写的《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一书,向读者介绍 “一旦整理,就不会变乱”的整理方法,在全世界售出200万册。

  几乎同一时间,日本的另一位杂物管理咨询家山下英子也开始推广“断舍离”的整理概念。

  这些既整理物品,又疗愈心灵的新型整理方法传到中国后,影响了不少人,洛辰就是其中一名。

  洛辰走进了整理术为其打开的全新大门,逐渐成长为一名专业的整理师,为更多对整理自己的家有困惑的人们提供咨询指导。


  主妇们的收纳需求有多大

  当上整理师后,洛辰的人生从一名全职妈妈直接切换到开挂模式。

  从2016年1月开始上门指导整理,一年来,她指导了300个案例,累计咨询超过800小时。

  不少人觉得奇怪,为什么要请人做上门整理,自己看书学习整理收纳不行吗?

  可事实是,经常有人问洛辰:“我这样整理怎么还是觉着哪里有问题呢?”

  洛辰曾上门指导过一个家庭,夫妻双方都是室内设计师。在他们的书房,书和杂物都快摆放到天花板了,“他们的女儿甚至都不愿意在里面写作业,因为东西太多,感觉太压抑了。”

  “这几十年来,中国处于飞速发展的阶段,大多数人的物质生活越来越富足,各种物品都在膨胀、在超量,但很多人的思维模式还停留在物质匮乏的从前,需要靠囤货来寻求安全感,这反而使家里和自己的内心更加烦乱。”洛辰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与从小就将收纳整理融入课堂教育和家庭点滴中的德、日等国不同,中国的主妇们常常为空间不够塞而烦恼。2015年,e家洁曾用微信调研了一万位中国主妇,其中3000位有收纳方面的需求。

  而洛辰则直言,在她上门指导的过程中发现,90%的家庭都需要整理师来帮助指导整理。


  谁会需要整理师

  本刊记者了解到,目前中国市场的整理师收费并无统一的行业标准,但整体价格不菲。此前有媒体报道,成都的某位衣橱整理师,两天就挣到一万元人民币。

  在知识技能的分享平台“在行”上,本刊记者输入关键词“整理”,发现整理师的每次约见价格在百元到千元不等,提供上门指导的价格会更高。

  “每小时200~300元是目前行业的基本价格。一些资深整理师按延米收费,每延米可达上千元。”洛辰透露。延米,即延长米,是用于统计或描述不规则的条状或线状工程的工程计量。

  这样的收费是否意味着高收入家庭才愿意请整理师?

  洛辰对此并不认可。“我的客户有四世同堂的大家庭,有简单的三口之家,有身陷物品囹圄的外企高管,也有初涉家务手足无措的年轻妈妈。年龄集中在25到50岁之间,以有孩子的中产家庭居多。”

  实际上,大批还在追求物质满足阶段的低收入者尚来不及思考整理收纳的技术,而真正的富人阶层早已有了专属的私人管家。于是,中间阶层就成了整理师的主流目标客户。

  以前,整理师和客户多集中在北上广等大城市,可最近,洛辰发现,一些二三线城市的人也会专程赶到上海来约见她。“这说明已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家居整理的理念。”洛辰对这个行业的发展前景很看好。

  在美国,整理已被视为一种“自我启发手段”。职业整理行业已多次入选《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未来二十种朝阳产业”之列。


  从断舍离开始

  衣橱,往往是家居摆放最令人头疼的地方,也是整理师最常整理的地方。

  成百上千件衣物如何在有限的衣柜或衣帽间里摆放整齐,并便于寻找?整理师的做法通常是:先让客户把所有衣物从衣柜里拿出来,帮助他们进行彻底筛选。

  在这个环节,“断舍离”的理念成为成功与否的关键。

  “断舍离”所要做的,就是释放对你而言“不需要、不适合、不舒服”的东西,让这些“陌生的老朋友”流转到更适合的地方去,将房间里的物品控制在自己可掌控的范围内。

  “这件衣服是怎么来的?你是否喜欢?什么场合会穿?”一位年轻妈妈面对衣橱里一些衣服百般纠结,其中包括朋友送的自己却不喜欢的、淘宝买了不合适的、因身材变化穿不了的。

  这样的情况,作为整理师的洛辰并不直接给予意见,而是用一个个问题引导她发现自己的困惑究竟何在,进而判断衣服是否有必要保留。

  “这个过程对很多人来说并不容易,所以往往是循序渐进的,有时甚至需要通过多次整理,才能真正留下那些自己最需要的东西。”洛辰说。


  强调“留白”

  筛选之后的工作是分门别类的收纳。

  什么样的衣服该挂起来,按照什么顺序挂?什么样的衣服该折叠收纳?如何折叠才能节省空间?这些都是整理师们需要指导的内容。

  “比如折叠衣服后,过去我们都习惯于一层层平放,叠在一起,这样不仅浪费了空间,而且在找衣服时很容易被翻乱。而近几年兴起的直立收纳则可以很容易地解决这些弊端。”洛辰说。

  洛辰特别强调“留白”。“放得太满,会无形中给人压抑感。适当的留白,给物品呼吸的空间,人会感到放松,也方便物品的拿取。”洛辰说。

  整理师不仅是个脑力活,也是体力活。据洛辰介绍,普通家庭一个衣橱的上门指导一般就需要花上五六个小时。而她做过的最长一次达到了10个多小时。

  在洛辰看来,作为整理师,他们的工作不仅仅是帮助客户把家收拾干净,更重要的是教他们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整理方法。


  入行需要一定的门槛

  虽然整理的原则都是化繁为简,但是每个整理师却可能有各自的独门秘技。

  比如,洛辰就从几百个案例中总结经验,结合中国家庭的特色,创立了“易简整理术”,其中包含“因地制宜收纳法”、“相似相近排列法”、“三角悬挂法”、“包袱折叠法”、“幼儿衣物易简法”等独创的方法。她将这些整理成系统课程在各大平台分享,拥趸甚多。

  有业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整理师的入行需要一定的门槛。

  比如,很多的中国家庭在装修设计时虽考虑到了储物空间的设置,但往往对其内部的空间缺乏合理规划,导致物品摆放时很难充分利用空间。这就需要整理师懂得空间规划和软装等方面的相关知识。

  还有一些衣橱整理师,在整理衣橱的同时,要对客户的穿衣风格的色彩作出诊断,陪同指导客户购买适合他们的衣物,这就对整理师的个人形象管理方面的专业知识提出了很高要求。

  而在洛辰看来,帮助客户进行整理的过程,也是与他们的内心进行交流的过程。为此,她还专门去报读了心理学的相关课程。


  对家的整理,也是整理内心

  洛辰曾碰到过一个有些特殊的客户,她的衣柜中有上千件衣服,其中很多吊牌没摘,也没有穿过。即便这样,还是抑制不住她不停“剁手”的愿望,她的衣橱拥挤凌乱可想而知。

  经过交谈得知,洛辰发现,这名客户现在的行为是其年幼时的自己的一种补偿和投射。这名客户幼年家境贫寒,因常年穿旧衣服而遭受过同学的嘲笑,这给她本人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

  近藤麻理惠在《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中指出:无法丢东西的原因其实只有两个:“对过去的执著”和“对未来的不安”,因为看不清自己追求的东西,所以才更容易在不知不觉中被不需要的东西所淹没。

  这给了洛辰很大的启发。“对衣橱乃至整个家的整理,也是在整理自己的内心。”

  于是,洛辰试着通过引导客户对每一件衣服的取舍,来逐渐正视并接纳自己的问题。当越来越多的衣服被“断舍离”之后,客户心中那个买新衣服来补偿自己的怪圈也在一点点被破除。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