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杨卓琦2017-02-09

  21世纪以来,中国的博物馆建设进入了加速期。每年新建、改扩建的大中型博物馆有几十座。截至2015年,全国博物馆总数已达4692座。

  然而,中国博物馆在数量提升的同时,整体水平还有待提升——包括服务水平以及文化创意产品研发经营的理念与能力。本应以展示、教育和知识传播作为工作重心,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在相当长时间里,有些博物馆仍只扮演着“文物仓库”的角色。

  躺在恒温恒湿的库房里,文物固然能够得到有效保护,但博物馆作为文化机构的社会价值,却无法有效释放。

  一次重要的讲话,令业界为之一振。2014年3月27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发表的演讲中,出现了这样的表述:“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

  激活博物馆的文化资源,让文物“活”起来,一个直接方式就是办展览。目前,全国博物馆每年举办展览的数量虽不算少,但不少展览的内容相似,方式也较单一,并没有有效吸引观众,造成了资源浪费。

  “高冷”博物馆究竟如何放下身段,走出深闺高阁?

  故宫博物院通过让文物“走出去”的形式,将养心殿的文物“摆驾”首都博物馆;中国美术馆向公众开放了一批传世珍宝;国务院开展了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让馆藏的文物有在线上“活”起来的可能……

  博物馆“文物走出深闺”,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系主任陆建松的建议是,“三条腿走路”——提升常设展览的水平;提高馆藏文物的利用率;重视社会教育。

  除此之外,一个显见的变化是,博物馆文创产品开发正在成为文物“活”起来的有效途径。2016年以来,一系列政策的出台为博物馆文化创意事业发展带来了新机遇。

  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博物馆、苏州博物馆纷纷与腾讯、阿里这些互联网巨头合作。开网站、进行文物IP授权、走“互联网+”的道路,各家博物馆在文创领域各显神通。

  600岁的故宫成了新一代“网红”,明成祖朱棣戴着墨镜说唱,用微信玩自拍;辣小丫的宫廷版表情包在社交平台风靡;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让故宫的文物修复师广受追捧。中国国家博物馆与阿里合作,将馆藏IP授权给了30多个商家,开发出近百个商品,并且全部在淘宝、天猫的平台上进行销售。

  2016年,被一些业内人士称为博物馆IP元年。

  实际上,多年前百度与谷歌就尝试将中国的博物馆资源数字化,但因为各种原因,最终未能成功。如今,东风似乎已经吹起,带有强烈中国文化标识的博物馆IP开发成为一片蓝海。

  在中国刚刚起步的博物馆IP授权,固然还需要在诸多层面上进一步规范,但通过IP授权走与第三方合作的道路,已经成为博物馆发展文创事业的一个重要方向。

  办展览、推动文物数字化、开发文创衍生品,无论采用何种方式,曾经只能躺在博物馆里的文物,正在越来越多地“活”起来。

  新的空间,正在打开。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6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