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徐颖2017-02-09

  来自“社交达人”马利克(Malek Monzer)的非官方统计显示,在北京,他的叙利亚“老乡”不多,大概有20人。

  马利克已在一家阿拉伯风味餐厅工作了13年,在北京的叙利亚人大多来他的餐厅吃过饭。

  而他的中国朋友,数量已经超过了叙利亚朋友。他操着流利的汉语微笑着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我现在打电话就可以叫来100、200甚至1000个中国朋友。”

  23岁时,他做梦都想来中国看看,“中国人是什么样的——小眼睛吗?”

  13年后,他更喜欢、更享受“北京的速度,发展的速度”。

  马利克只有在谈及叙利亚局势时才会眉头微蹙。近6年的战火蹂躏,使叙利亚从天堂堕入地狱,战乱已夺去大约30万人的生命,数百万人沦为难民。已经7年没有回国的他,经常用阿拉伯语给3岁的女儿唱叙利亚儿歌:“我的亲爱的叙利亚,你什么都给我,我的名字,我的样子……”


  叙利亚也有安全的地方?

  阿拉伯人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谚语:“人间若有天堂,大马士革必在其中;天堂若在天空,大马士革必与之齐名。”

  可是,“人间天堂”大马士革和叙利亚的更多国土,处于动荡之中已有6年时间。

  27岁的阿卜杜拉(Abdullatif Dalloul)是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研究生三年级的学生。叙利亚局势开始混乱后,叙利亚学生申请欧洲、美国的留学签证变得困难,阿卜杜拉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但中国没有因为政治原因而拒绝叙利亚的留学签证。”

  2013年9月,阿卜杜拉来到北京学习语言,次年,进入清华大学读研究生。他常被中国人问到,“你的家人安全吗?”

  当他回答“我的家乡安全且美丽”时,对方会露出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还会反问,“叙利亚也有安全的地方?”

  那个“安全且美丽”的家乡叫塔尔图斯(TARTOUS),位于叙利亚中部,地中海南端,距离首都大马士革240公里,是叙利亚第二大商港。

  “从2011年到现在,这座城市一直没有卷入战争,消防局、警察局、医院、学校都在正常运转,我父亲是一位退休工程师,退休金也可以正常领取。”阿卜杜拉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但安全只是相对的。2016年9月5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6名自杀式袭击者在塔尔图斯、中部城市霍姆斯、东北部城市哈塞克和首都大马士革郊区实施了爆炸袭击。据叙利亚媒体报道,当天的多起爆炸袭击共造成至少48人死亡,另有数十人受伤。


  霍姆斯与北京:结缘于《老子》

  来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语系教书前,75岁的叙利亚人菲拉斯·萨瓦赫(Firas Sawah)教授和他61岁的妻子瓦法(Wafa)居住在霍姆斯。这座城市位于叙利亚南北交通要道上,反对派武装曾以这座城市为据点对政府军发动攻势。

  头发花白的萨瓦赫胸前挂着眼镜。他是阿拉伯作家与文学家总会成员,至今已出版23部学术专著。而他执教中国也是缘起于一本书。

  年轻时萨瓦赫就对东方哲学很感兴趣,他曾把老子的《道德经》和道家思想翻译成阿拉伯语在叙利亚出版。2009年,北京外国语大学的一位教授在大马士革一家书店看到此书,与萨瓦赫取得联系,两人联手推出了汉阿对照的《老子》一书。

  2012年,萨瓦赫受邀来到北京外国语大学执教,2013年,妻子瓦法也来到该校任教。来中国前,瓦法对中国的概念只限于毛泽东和长城,“当我到达机场时,北京的现代化让我感到很吃惊。”

  萨瓦赫夫妇的朋友担心他们孤单,希望在叙利亚节日之际为他们举办派对。但是,“我们拒绝了,因为叙利亚还在战争时期,即使在海外,我们也要和叙利亚人民在一起。”他们说。  

  每年暑假,萨瓦赫夫妇都回叙利亚休假。“从一座安全的城市去另一座安全的城市游玩没有问题。”萨瓦赫说。

  不过,人们的生活质量无疑是下降的。“过去,叙利亚的中产家庭中,丈夫的工资可以供养全家,现在必须全家动员挣钱生活,孩子也要自己挣零花钱。”瓦法告诉本刊记者,“尽管不至于挨饿,但物价很高。战争打响以前,美元兑叙利亚镑大概是1:50,现在则是1:500到1:600之间。”


  和中国导师一起重建祖国

  叙利亚政策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6月,叙利亚有超过60%的劳动力处于失业状态。

  阿卜杜拉在中国的留学生活即将结束。他在寻找兼职或实习的机会。“希望中国政府能在叙利亚的特殊时期给予特殊政策,使学生合法兼职变成可能。”

  他还说,“我想在国外工作一段时间积累经验,再回叙利亚参与国家重建。”

  据报道,在阿卜杜拉那几乎没有被战火搅扰、被外界称为“世外桃源”的家乡,本为50万人服务的基础设施一度需要承载300万人。一度,这座城市里每断电五六个小时才能供电一两个小时。有统计数据显示,有超过15000名来自塔尔图斯的政府军官兵在战争中死亡。

  持续6年的内战已导致叙利亚近30万人丧生、100多万人受伤,650多万人沦为境内流离失所者,约450万人逃往境外避难。

  阿卜杜拉希望能以实际行动帮助解决叙利亚的难民问题。现在他正在和中国导师设计妥善安置难民的建筑项目,“不过制作模型需要资金投入,目前还没找到赞助方。”他说。


  无比怀念战争前的叙利亚

  接受本刊记者采访的40分钟里,马利克4次提到“叙利亚的明天会更好”。

  他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中国也经历过战争,中国现在多么好,叙利亚也可以做到。”

  “我喜欢北京的速度——发展速度。”尽管如此,在北京一通电话就可以叫来成百上千个中国朋友的马利克,还是无比怀念战争前的叙利亚。在他的家乡,晚上甚至可以在马路上安心睡觉,看病免费,教育也免费。

  马利克已经七年没有回家了。

  2012年,他与一位希腊姑娘在北京结婚,次年女儿出生。一年半以前,他的弟弟也来到北京工作,和他住在一栋楼里,兄弟二人几乎每天都见面。

  他经常用阿拉伯语给3岁的女儿唱叙利亚儿歌:“我的亲爱的叙利亚,你什么都给我,我的名字,我的样子……”

  他还经常给孩子放关于叙利亚历史的纪录片。

  画面上,地处地中海东岸和幼发拉底河之间沙漠边缘的一片绿洲中,有饱经2000多年风吹日晒、目睹数代王朝兴衰、见证多元文明融合的巴尔米拉古城。

  可惜,“伊斯兰国”极端势力的闯入,让这座千年古城遭到灭顶之灾。古城的标志性建筑,凯旋门、巴尔沙明神庙和多座古墓被炸成瓦砾;古城中最宏伟的贝尔神庙,现在只剩下两根石柱;一生致力于保护和研究古城遗迹文物的叙利亚考古学泰斗哈立德·阿萨德惨遭杀害,曝尸街头……

  马利克说,他想带着孩子和爱人,还有几个中国朋友,回家看看。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