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陈融雪2017-02-23

  有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能跑全程马拉松的大陆跑者有近10万人,2016年这一数量没有太大提升。

  但2016年在中国田协注册的328场马拉松及相关运动赛事中,参赛人次超过280万。

  一方面,中国马拉松发展之路仍然很长;另一方面,当越来越多忙碌的中国人开始在“朋友圈”里每天奔跑,并站上马拉松赛道。当各类人群,哪怕是现实中的价值观落差极大,“被挤到手臂只能悬空”地混杂着向着一致的目标奔跑,就留下了一地“槽点”。


  跑丢了的“第一集团”

  中国跑圈曾有这样一个段子:如果想打破高水平外籍跑者对马拉松奖牌和奖金的垄断,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们迷路……

  在2016年10月中旬的南京马拉松上,这个段子变成了现实。

  当南京马拉松的直播画面中没有出现黑皮肤的非洲跑者,有观众们调侃“非洲朋友不够用了”,没料到事实竟然是:第一集团全都迷路跑丢了!

  国家女子长跑队前教练、马拉松经纪人陶绍明当时发微博称,本届南马有五六位2小时10分左右水平的选手参加全马,都误入半马赛道,“估计都跑到了玄武湖里了。”

  他还回应评论说,自己有几个选手参赛也都跑错线路了。

  显然,对于看不懂中文、听不懂“南京话”的外籍跑者,赛事主办方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组织不力是不争的事实。

  跟跑者迷路跑丢相比,更夸张的是本该于2016年10月30日在河南漯河举办的一场马拉松大赛当天,当交钱报名的参赛选手到达场地后却发现空无一人。

  传说中的漯河首届微型马拉松大赛竟然“消失”了,事件发生后也没有人出面向参赛选手进行解释。


  “我可能跑了一场假马拉松”

  2016年国际劳动节举办的秦皇岛马拉松赛,起点拱门上居然赫然可见“秦岛皇”三字。哭笑不得的选手们调侃——“就算累成狗,也要跑完啊,说不定,你将拥有一张绝版的马拉松完赛证书——‘秦岛皇国际马拉松暨全国马拉松锦标赛’完赛证书!”

  而在2016年11月,有网友爆料,南昌马拉松组委会公布的成绩单样张,与吉林国际马拉松如出一辙。

  曝光的成绩单样张显示,左下角“南昌市人民政府市长”一栏,拼音并非南昌市市长郭安,而是“ZhangHuanqiu”——该组拼音与吉林市长张焕秋的名字一致。

  对此,有网友吐槽道,“你在江西南昌市大汗淋漓地跑了一场马拉松,最后拿到的却是吉林市长签名的获奖证书……”

  乌龙不止一处。成绩单下方印制的“政府”一词的英文government,居然被拼成了governmen。

  这不算啥。跑完比赛成绩却被取消,那才是让人怀疑人生。

  2005年,北京马拉松赛的转播车就给男子冠军本森·切若诺挖了个坑。当时转播车因运动员赛道太窄无法走折返线路,于是就抄了近路。一直跟转播车跑的切若诺也就少跑了800米。

  考虑到切若诺成绩远好于获得第二名的选手,组委会保留了他的名次,但比赛成绩被取消,只给了他一个参考成绩。


  集体啃肥皂,毛巾去哪儿了

  来自深圳的法官跑者付小姐亲历了“肥皂事件”。

  2016年3月20日,她参加清远马拉松比赛,艰难完成42.195公里的赛程冲过终点后,又走了200米才拿到了“空荡荡”的完赛包。

  她向本刊记者介绍,偌大的袋子里只有一瓶运动饮料、一根香蕉、一颗巧克力糖和一个塑料包装类似蛋黄派或者蛋糕的东西。

  “不少跑友‘中枪’,把那块包装精美的深紫色香皂当作紫薯蛋糕误食。”付小姐告诉本刊记者,当时赛道周围的草坪上随处可见留着牙印儿的肥皂。

  完赛包里放肥皂,的确不是“按套路出牌”,马孔多(北京)文化有限公司创始人艾国永说。

  也是在这场有近2万人参加的比赛中,有1.2万人次接受治疗,其中晕倒20人,危重症5人,进ICU(重症监护室)3人,这被称为最“受伤”的一场马拉松……

  不过,即使是中国首届城市马拉松赛事举办地北京,在积累了35年的办赛经验之后,仍难免被吐槽。

  2016年10月30日举办的北京鸟巢半程马拉松被跑友们纷纷吐槽:毛巾去哪儿了?

  组委会给出的声明是:为了避免让跑友们在寒风中排队等待过久,将把完赛毛巾寄给大家。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56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