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又遇到了烦心事,这回是“后院”起火: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被媒体和政治对手抓住把柄,有“通敌”之嫌。

  2月13日,迈克尔·弗林突然宣布辞职,引发外界一片哗然。此时距离美国媒体曝光他与俄罗斯方面关系“过于密切”尚不满一个星期。

  作为史上“最短命”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在辞职信中亲口承认自己在上任前曾与俄罗斯驻美国大使通话并谈及美对俄制裁,坐实不少官员及媒体对其“职业操守有问题”的怀疑。

  最关键的是,特朗普团队是否已出现内斗逐渐成为媒体焦点,这对特朗普政府的初期运行并不是个好消息。可以预见的是,美俄关系改善依旧困难重重,专家甚至称之为可能“分分钟搁浅”。


  向俄通气?

  1月中旬,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弗林于2016年12月的两天中与俄罗斯驻美国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通电话,其中一天是28日。

  当时,特朗普已经当选总统,尚未就任。

  28日的通话时机微妙,因为次日时任总统贝拉克·奥巴马即以俄罗斯干扰美国总统选举为由,宣布制裁俄罗斯。

  作为特朗普的团队成员,弗林是否与基斯利亚克讨论了制裁,在美国受到关注。特朗普团队及弗林本人都否认讨论话题包括制裁。

  然而,《华盛顿邮报》2月9日援引9名美国现任和离职官员的话报道,弗林在2016年12月的通话中谈到了制裁,并且暗示,特朗普就任后,美国将暂停制裁。

  奥巴马政府的一些官员当时认为,弗林的做法“不合适”,甚至涉嫌违法,因为美国法律禁止普通公民未经授权与外国政府谈判。


  相互矛盾的说法

  《华盛顿邮报》曝出弗林与俄罗斯大使谈及制裁前,特朗普团队成员,包括副总统迈克·彭斯、白宫办公厅主任赖因斯·普里伯斯和白宫发言人肖恩·斯派塞都公开为弗林站台。彭斯上月在电视采访中说,弗林与基斯利亚克没有讨论“任何”与制裁有关的事。

  弗林2月8日接受采访时,也干脆利落地否认与基斯利亚克谈到制裁。但是,他的发言人9日就改变口风,说弗林“记忆中没有”与基斯利亚克讨论过制裁,但是“不能确定是否谈到这个话题”。

  民主党方面趁机对弗林穷追猛打,要求取消他的涉密许可甚至要求特朗普炒掉弗林。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二号人物”、民主党议员艾略特·恩格尔说,弗林在“奥巴马总统仍在任时,就代表特朗普与俄罗斯大使讨论破坏制裁的方法”,使他继续担任国家安全顾问的合法性受到“严重质疑”,特朗普必须把他“立即解职”。

  共和党方面也有不满之声。曾任特朗普过渡团队主管的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弗林给出相互矛盾的说法,必须向特朗普和彭斯把事情“说个清楚”,这样白宫“才能彻底清楚发生了什么”。

  特朗普团队的一名发言人表示,彭斯先前听了弗林的话才为他站台。《华盛顿邮报》2月12日报道说,彭斯10日与弗林谈了两次,一次是通电话,另一次是面谈。彭斯10日与弗林交谈两次后称,弗林与基斯利亚克没有讨论“任何”与制裁有关的事。不过,外界普遍认为彭斯被弗林“误导”。

  路透社报道说,普里伯斯也与其他高官讨论了这件事,弗林已经向彭斯和其他人道歉。

  特朗普的高级政策顾问斯蒂芬·米勒2月12日先后接受美国两家电视台采访,均没有力挺弗林。米勒称,他不清楚这件事,也不清楚特朗普是否仍信任弗林。

  两名知情人告诉《华盛顿邮报》,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他的私人俱乐部款待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期间,对弗林以及他造成的麻烦表达了不满。不过,白宫发言人斯派塞称,这是“假消息”。

  但是一名官员说,“弗林现在已经没有朋友”,“白宫方面的整体感觉是,他撒了谎。”

  不过一些特朗普团队成员表示,弗林暂时没有被解职的危险,他也自信不会“下岗”。特朗普团队成员说,如果特朗普解除弗林的职务,就等同于承认用人不当,也会暴露他刚组建的班子内部混乱。


  承认“粗心大意”

  当地时间2月13日晚,弗林突然提出辞职,此时距离他就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尚不到一个月。美联社报道称,当地时间晚10时左右弗林曾出现在白宫总统办公室附近,多位政府官员当晚也频繁进出白宫参加会议。

  这名退役将军在辞职信中承认,为了顺利完成政权交接,他曾与多位外国部长、大使等官员通过电话;在与俄罗斯驻美国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通话一事上,他由于“粗心大意”而向副总统迈克·彭斯和其他人汇报了“不完整的信息”,他对此感到抱歉,彭斯等人也接受了他的道歉。

  这一表态坐实了美国媒体报道中弗林曾对彭斯“撒谎”的指认。

  由于弗林在与基斯利亚克通话时尚未就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所以此举涉嫌违反美国关于普通公民不能干预国家外交事务的法律。

  此外,媒体还曝出弗林曾接受“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的“劳务费”,前往俄罗斯参加该电视台台庆活动、并坐在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身边。多家媒体更在2月13日早些时候报道,美国司法部已于几星期前“警告”白宫,弗林有可能被俄罗斯方面“敲竹杠”。

  对此,白宫发言人肖恩·斯派塞13日回应称,特朗普正在“评估”与弗林有关的情况,并与彭斯保持沟通。白宫高级顾问凯莉安妮·康韦随后则表态说,特朗普“完全信任”弗林。谁知几小时后,就传出了弗林辞职的消息。


  误用与打压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问题专家刁大明指出,弗林“戏剧性”辞职暴露出特朗普团队存在两大问题:一,组建团队或过于草率;二,团队可能出现了媒体所说的“内斗”。

  在团队组建方面,忠诚度是每位美国总统都会考虑的选项。不过刁大明指出,特朗普似乎过于看重忠诚度而忽视了所用人选的政治经验、战略视野和职业操守等。

  早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弗林就表明自己是特朗普的忠实支持者,他也是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最早任命的白宫高级官员之一。然而,美国媒体长期批评他与俄罗斯关系“暧昧不清”、他与儿子一起组建的私人咨询公司更被认为代表土耳其利益……种种事例都使得弗林并不那么“吃得开”,他甚至遭到一些共和党人的诟病。

  “作为一名与国家外交、安保事务密切相关的人士,弗林私下与外国官员会面、联系甚至讨论国家安全问题及外交相关事务,本身就犯了大忌,”刁大明说,“更何况,他可以说是在一定程度上欺骗了特朗普和彭斯,辞职也就显得并不意外。”

  同时,刁大明认为特朗普团队甚至有可能出现“内斗”。此前有美国媒体大致将特朗普团队分为以白宫办公厅主任赖因斯·普里伯斯为首的“建制派”、以特朗普女儿伊万卡及女婿贾里德·库什纳为首的“家庭成员派”,以及以特朗普高级顾问斯蒂芬·班农为首的“激进保守派”。

  部分美国媒体及刁大明认为,弗林被视为“激进保守派”中的一员,2月13日出面回应的斯派塞和康韦则分属“建制派”及“激进保守派”。

  “仔细观察可以发现,斯派塞和康韦的表态并不一致,库什纳此前曾拥有的《纽约观察家》周报近日也在报道中对弗林展开了激烈批评,因此现在有这样一种猜想:通过弗林一事,‘建制派’与‘家庭成员派’联手对‘激进保守派’进行了打压。”刁大明说。

  他认为,如果此类猜想属实,“建制派”及“家庭成员派”的影响力必然加大,“特朗普有关内政外交的决策倾向可能会向着共和党传统基调回调”。

  不管怎样,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弗林事件”令美俄关系再一次经受考验。

  “不管是‘黑客门’还是‘弗林事件’,整体上看都给特朗普带来了巨大压力,显示出美俄关系回暖障碍重重,甚至有‘分分钟搁浅’的可能性,”刁大明说,“特朗普缓和美俄关系的努力将遭遇很大困难。”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