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冯国栋 李思远2017-03-09

  建设国家中心城市,是江城武汉近些年的夙愿。

  “驾乎津门、直追沪上”,汉口开埠之后,对外贸易曾与上海并驾齐驱,是仅次于上海的全国第二大城市。新中国成立后,武汉是国家重点建设的工业基地,城市经济实力长期位于全国城市一线行列。但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随着国家发展战略的调整,武汉这个处于国家地理位置中心的城市,逐渐走向边缘。

  倔强的武汉人总是“不服周”。2003年全国两会期间,时任武汉市长向参加湖北团审议的中央领导发出这样的声音:“武汉在哪里?”似乎从那时起,武汉的位置感日益成为一个受到广泛关注的话题。2011年,武汉市第12次党代会提出“复兴大武汉,举全市之力建设国家中心城市”;2013年,武汉市通过《武汉建设国家中心城市规划纲要》,具体明确了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方案步骤。

  2017年春节前夕,国家发改委出台文件,支持武汉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如今的武汉,如何借助“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东风,实现城市格局向“长江时代”的跨越,重返全国城市“第一梯队”?



  “九省通衢”升级

  初春,武汉新洲阳逻港一片繁忙。巨大的门机、桥机正开足马力装卸货物,集装箱堆叠如山,等候载货的集卡车也排起了长队。作为湖北省对外开放的最前沿,这里是长江经济带和“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结合点。

  阳逻开发区管委会港口物流办主任胡先进告诉《瞭望东方周刊》,随着港口三期建成运营,港口吞吐能力达到220万标箱,阳逻港已经迈入世界内河集装箱港口第一方阵。

  而且,数据显示,港口辐射带动能力正在进步增加。2016年,在本地外贸集装箱负增长5%的情况下,通过的内贸箱和中转箱实现逆势增长6.5%。2017年1月份,港口中转量达到总量的50%,湖南等邻近省份货物都选择在阳逻通关。

  “九省通衢”的交通区位,是武汉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一大核心资源。

  武汉长江中游航运中心建设已纳入国家战略。为打破货物流通间隙和梗阻,湖北省还谋划以武汉为核心枢纽、整合全省航运资源。

  目前,包括武汉、鄂州、黄石、黄冈、咸宁等鄂东五市的第一阶段整合正逐步完成。

  不过,昔日因水道通达而万众汇聚的武汉,如今并不独独依赖于水路,而是正在发展成为水陆空综合交通枢纽。

  “通过资源整合,结合铁水空多式联运,武汉将重塑‘九省通衢’的辉煌。”武汉港航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宗孝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在国家公布的“八纵八横”中长期高速铁路网规划中,多条高铁呈“米字形”穿过武汉,在5小时以内,武汉便可通达北京、上海、广州、西安等城市。

  此外,武汉天河机场第二跑道建成启用,加上即将完工的第三航站楼,武汉的航空瓶颈已经打通。

  以1000公里为半径,可覆盖全国10亿人口和90%的经济总量,水陆空立体交通的发展,将使武汉得以发挥其地理上的中心枢纽的天然优势。

  武汉在全国交通布局中的地位上升,不仅体现在联通国内上。

  目前,连接武汉与亚欧7国的汉新欧班列,每周数班往返,武汉由此成为内陆对外物流的“桥头堡”。

  “武汉综合交通运输,进入了对接全国、联通国际的新阶段。”武汉市副市长刘立勇说。

  “大通关”正在补齐武汉对外开放的“短板”。近年来,国家全面实施长江经济带区域通关一体化改革,实现“一次申报、一次查验、一次放行”。作为长江中游中心城市,武汉积极参与上海与中部六省口岸打通关合作联席会议机制、泛长江三角地区检验检疫机构合作机制,实现“属地申报、口岸验放”。

  国务院近期公布的新设立7个自贸试验区中,实施范围达71平方公里的武汉片区,是湖北自贸区的核心部分。不少专家表示,“武汉片区无疑将给国际商贸、金融服务、现代物流等现代服务业和新兴产业的发展带来重大机遇。”

  2016年,武汉还成为中部唯一获批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城市。“十二五”期间,美国、英国、韩国等纷纷在武汉开设总领事馆;直飞国际和地区航线增加30余条,武汉成为中部首个72小时过境免签城市;利用外资年均增长17.4%,在武汉投资的世界500强企业累计达到230家。



  “新”意倍增

  然而,仅有综合性交通枢纽“利器”,并不足以肩负起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大任。

  “具有强大带动力的创新型城市和全球产业创新网络的重要节点城市”,是“复兴大武汉”的内核。

  时间回到2008年。当时,全球金融危机刚刚横扫世界,国内外制造业增速趋缓,经济下行压力增加,钢铁等传统制造业产能过剩问题凸显。作为工业之城和制造业之城,武汉同样面临着危机后的破局难题。

  那一年,武汉地区生产总值为3960亿元,排在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第八位。如今,武汉GDP总量在15个副省级城市位居第四,是中部唯一GDP突破万亿元的城市。

  短短不到十年时间,武汉如何崛起为中部的经济高地?

  2011年,武汉市委、市政府提出实施“工业倍增”计划,一面对传统产业提档升级,一面在战略新兴高端产业开辟新的战场。

  与不少城市工业升级面临的问题不同,以武钢、武重、武锅等一大批实力派制造企业蜚声国内外的武汉,其经济转型升级的内涵,并非单一的淘汰落后产能,提升技术能力。

  一个颇具启发性的案例是武汉船用机械有限责任公司。

  这家国内首屈一指的船海工程机电设备制造企业在承接挪威客户的一批桥梁索鞍时,对方竟然提出桥梁的表面太粗糙,要求“像人的面部皮肤一样光滑”。“刚开始真的不适应,全欧标钢板焊接制造工艺难度非常大。”武汉船用机械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汤敏说,客户的“倒逼”最终使得产品达到了要求。

  汤敏说,传统的改革方向都是提升技术和科研能力。目前中国制造在制造的技术和工艺上已经达到世界一流水平。但是,我们在产品外观、人性化设计以及机理性研究方面还有待“补课”。

  共和国重工业曾经的明星企业——武汉重型机床厂(以下简称“武重”),也有类似的感悟。

  近些年,武重研发出一批新型专业设备,包括用于采矿的牙轮钻机,用于地铁施工的盾构机,不断创造出行业作业纪录和销售纪录。

  不过,这只是武重改革的一个方面,如今的武重,一方面发挥重型机床的传统优势,积极承担国家重大专项,提升重型战略装备的技术含量;一方面,让用户决定产品标准,邀请用户参与设计,根据需求研发新的专业设备。

  “新”似乎成为升级的不二法门。在传统制造业转型的同时,以信息技术、生物医药、智能制造等为代表的新兴产业也在武汉崛起,成为武汉经济崛起的一大支柱。

  经过多年的发展,武汉东湖高新区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光纤光缆生产基地。烽火通信、长飞光纤等数十家本土“智”造企业扎根,IBM等100余家世界领先企业研发(创新)中心、共享中心争相落户。

  新旧产业协同拉动,武汉经济结构调整效果逐渐显现。2010年,汽车产业首次成为千亿元产业,此后,武汉平均一年新增一个千亿元产业,现已形成汽车及零部件、电子信息、装备制造、食品烟草、能源及环保等五大千亿元产业。

  武汉市经济总量也随之步上台阶,在全国城市排名不断“进位”。武汉市统计局、国家统计局武汉调查队日前公布的2016年武汉国民经济数据显示:武汉实现国内生产总值11912亿元,比2015年增长7.8%。这其中,以生命健康、智能制造、信息技术为支撑的新“三驾马车”分别比2015年增长19%、17%和19%。



  人才“洼地”缘何变“高地”

  “新”意,改变的不只是产业结构。

  华中科技大学毕业生夏里峰毕业后曾入职深圳华为,3年前,他携“卷皮”创意回汉创业,亮相当地著名的创业活动平台——“青桐汇”路演项目,创下当时融资额纪录。如今,卷皮网已经成为颇有名气的“独角兽”企业,在深圳、杭州、北京等城市均设立分支机构,员工超过千人。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695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