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杨卓琦2017-03-02

  张千里标签不少:著名人文地理摄影师、《旅行摄影圣经》系列畅销书作者、《国家地理》摄影大赛一等奖获得者、索尼签约摄影师,等等。

  他在网络上最知名的身份是摄影界的“网红教师”,被粉丝称为“校长”。张千里2015年投身在线教学行业,开直播、卖周边产品,推出了大型摄影实战教学系列视频《原来这么拍》,做起了知识变现的IP生意。


  旅行界的“意见领袖”

  张千里成为“网红”,最早要追溯到2011年。那一年,他的第一本摄影书《旅行摄影圣经》上市,很快图书跻身摄影类图书排行榜前列,一个月内就售罄,不久便开始第3次印刷。

  张千里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图书出版后,就已经有读者通过微博与他进行互动,请教摄影技巧、推荐器材等各种问题,他几乎来者不拒,一一详细回复。

  2012年,他与夫人左手合著的《我们始终牵手旅行》一书出版。“相识27年,恋爱11年,结婚8年,自助旅行10年,23个国家,十几万张照片,几十万文字。从大学生到小编辑再到自由摄影师,唯有梦想始终绽放微小的光芒。爱情迟早褪去激情,唯有我们始终牵手旅行。”

  “你负责拍照,我负责笑”,张千里与左手的爱情故事打动了数以万计的网友,左手在微博上写下这段话后,在发出去的一个小时后就有几千条转发,几周后转发数更达四五万。

  一时间,牵手旅行的左手和张千里成为大家羡慕与关注的对象。在《我们始终牵手旅行》一书出版前,张千里的微博粉丝数量只有3万人,而到2014年他的《旅行摄影圣经2》出版时,其微博粉丝量已达到20多万人。

  张千里和左手于2006年双双从媒体辞职,开始旅行生活。中国西藏、土耳其、印尼巴厘岛、斯里兰卡、以色列……旅行、拍照、写稿,他们的脚步始终未停下。张千里告诉本刊记者,很长一段时间,他和左手都被当作是旅行界的KOL(Key Opinion Leader,即关键意见领袖),与众多品牌合作,拥有个人的商业价值。


  好的摄影师并不一定是好老师

  虽然做KOL可能发发微博就有收入,但“它是一个非常虚的东西,像肥皂泡一样一戳就破了。”因此,他们决定要把自己这些年的积累落在一个更加实在的东西上面——摄影教学。

  2015年,他投身视频教学,出品了《原来这么拍》摄影教学系列视频。

  用百度搜索关键字“在线摄影培训”,会显示有314万个相关结果。市场上的在线摄影课程从几元到几百元甚至几千元,各种价位应有尽有。

  然而,张千里认为目前在线摄影培训水平参差不齐。对于大众来说,专业鉴别能力的缺乏导致学员没有办法判断老师讲的对还是不对,只有等自己成长起来后,回头再去看才能作出判断。

  而张千里本人的摄影之路,则是从他大学毕业后开始的。当时因为对摄影的热爱,张千里放弃了银行的工作,去了一家摄影网站,测试相机的性能、拍摄样片、撰写测试报告,这个工作一干就是六年。

  然而,他从未放弃最爱的摄影。2006年,张千里站在了美国华盛顿国家地理学会总部的门口。那一年,他获得了《国家地理》摄影大赛一等奖。

  他曾问国家地理学会副总裁罗博·赫尔南德斯(Rob Hernandez):国家地理需要什么样的摄影师?罗博说,技术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怎么去思考,怎么去观察你周遭的世界。

  张千里也一直在传递这个理念给自己的学生,拍照不是一件功利的事情,重要的是如何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加有温度,尤其是几年后甚至是几十年后再看这些照片时。

  然而,一个好的摄影师并不一定是一个好老师。

  张千里解释说,摄影师在拍摄时可能只需要关心怎么去拍一张好的照片,专注于技术与艺术的层面。但教学需要考虑的是怎么让一个完全不懂摄影的人能够理解与掌握你的课程,两者的要求是不同的。

  “其实,任何一张照片所需用到的技术手段都不止一种,所谓的一招出牛片的思路是不对的。”张千里说。

  在张千里看来,虽说都是拿相机拍照,但是不同的摄影类别所需技巧不同,对于老师的知识储备要求也不同。“我们的原则是找那些有实战经验的一线的摄影师来讲课,我们要的是你真的能拍,同时又能分享。”


  纪录片的形式,教学片的性质

  张千里夫妻俩提供的摄影课程大致分为线上与线下两种。线上的课程既有免费的课程,又有收费的课程。

  其中,《原来这么拍》是张千里及其团队推出的形象产品。“原来的摄影教学视频大部分都是老师坐在讲台前面,拿着相机跟你讲什么是光圈,什么是快门。”张千里他们觉得传统的教学模式太没劲了,对于现代人来说没办法接受这么无趣的教学,因此他们决定做摄影实战教学视频,比如要拍北极熊,那么就去北极,要拍秋日,就飞去加拿大。

  张千里介绍说,这一系列每一集从策划到出品长则几个月,短则几个星期,既有长期规划,也有应景的题材,比如,前几天上线了情人节特辑。

  从2015年推出第一集《原来这么拍》,到目前为止已出品80集。据了解,这一系列视频在各大播放平台上,每集的播放量平均达几百万次。

  加拿大、日本、柬埔寨、冰岛、呼伦贝尔……拍摄组走过无数的国家、城市。“纪录片的形式,教学片的性质”,真实的场景,摄影师随机应变的能力,张千里认为这些是《原来这么拍》受到欢迎的原因。

  张千里告诉本刊记者,视频方面基本上主要依靠一些赞助。虽然目前做视频并不挣钱,但是在张千里看来视频的作用不容小觑。

  左手曾经做过一个小调查,希望了解大家是通过何种渠道认识他们的,是因为视频,还是书,还是曾经轰动的爱情故事。让左手感到欣慰的是,大部分人都是因为视频与其相识的。


  商业运营同样要花心思

  张千里说,自己已记不太清第一次在线授课的具体时间了。但几年下来,他教授过的学员已有几万人。其中有很多学员有很高的忠诚度,坚持学习了几年,购买过多个课程。

  张千里告诉本刊记者,他们团队大部分的精力都花在了做内容上,相较而言,在运营与推广方面,他们做得并不是很好。

  张千里遇到过很多新粉丝直言,“这么好的内容知道得太晚了。”还有粉丝通宵不睡觉在网上“补课”。

  虽然内容是王道,但酒香也怕巷子深,对于张千里来说,在商业运营上同样也要花心思。微信粉丝群运营不失为一种手段。

  据本刊记者了解,目前他们运营的微信粉丝群达30多个,既有按地域划分的,如上海摄影群、北京摄影群、成都摄影群等,也有按主题划分的,如风光摄影群、人像摄影群、人文摄影群等。其中等级最高的是学生群,全部是付费上课的学生。而任何一个粉丝群里的成员都有与张千里成为微信好友的机会。

  除了与粉丝在线上互动,张千里还会定期举办线下活动。“一旦这个人跟你一块聊过天、吃过饭,可能感觉就不一样。我们发现来参与过线下活动的粉丝的忠诚度非常高,这一部分人是我们最有价值的一个群体。”

  微博、微信、直播、线下交流,张千里不放过任何一个与粉丝交流的机会,“我们要更了解他们的需求”。张千里告诉本刊记者,未来他们还会对课程进行细化,针对不同的人群需求开设更多元的课程。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5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