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张瑜2017-03-16

  对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来说,医疗服务的供给与改革都是一项极为艰巨的任务,尤其是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

  由于医疗资源分布不平衡,在中国医疗服务“看病难”与“看病贵”这两大痛点之间,又以前者为根本。

  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对“推进健康中国建设”作了这样的部署:“全面启动多种形式的医疗联合体建设试点,三级公立医院要全部参与并发挥引领作用,建立促进优质医疗资源上下贯通的考核和激励机制,增强基层服务能力,方便群众就近就医。”

  无疑,中国医改的核心难点之一是分级诊疗——解决“如何让所有患者更高效地看病”问题。由于涉及到复杂的因素,长期以来,这项改革的推进并不那么平顺。

  而当这个医改难题乘上“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的“东风号”快车,在京津冀大地这一中国发展最为失衡但彼此联系又最为紧密的区域,则以改革攻坚的姿态撕开了令人瞩目的缺口。

  就在不久前的2017年1月5日,北京市、河北省两地人社部门正式签署了京冀医保直接结算服务协议。同一时间,与北京一河之隔的河北燕郊,燕达医院开通了医保异地结算系统。

  以此为标志,京津冀医疗协同发展迈入了一个新阶段:在区域内医疗水平同质化达到一定程度后,开始借由医保异地报销将更多病人引流到北京之外,以此来疏解特大城市北京的非首都功能。

  事实上,这只是京津冀医疗协同发展三周年中最新的一个成果。

  2014年2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就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发表了重要讲话,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至国家战略。在这样的宏阔背景之下,三地的医疗领域紧锣密鼓开始了探索与实践。

  2015年2月和7月,北京市分别与张家口市、唐山市签订了《医疗卫生协同发展框架协议》,正式开展北京-张家口、北京-曹妃甸两个医疗合作项目;

  2015年9月,京津冀三地卫计委签订了《京津冀卫生计生事业协同发展合作协议(2015-2017年)》,正式成立卫生计生协同发展工作小组;

  2015年10月,北京市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专门设立了医疗机构功能疏解工作小组,卫计委、发改委、财政局、人社局等七部门共同参与。

  在三地卫计委的主导下,以北京大型三甲公立医院为主体,河北省200多家二级以上医院与京津大医院开展了不同形式的合作,探索出了诸多模式。

  跨区域医疗联合体(北医三院与承德市妇幼保健院)、托管模式(北京儿童医院代管保定市儿童医院)、异地医疗联盟模式(朝阳医院共建共管燕达医院)等,这也是本刊在这组报道中要详细解读的案例。

  生存与发展,是人类两个不同层次的需求。健康是其共同的基础,而医疗便是最重要的保障,是人的全面发展最基本的条件。三地在医疗协同方面的探索与实践,对中国的医疗健康事业而言,固然是意义非小,而若置于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宏大语境下观察,其具有的历史性价值,必会随京津冀经济与社会发展格局的变化日益彰显。由此展开,这些持续的探索,未来亦将贡献于整个国家的成长。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5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