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李振2017-03-16

  2016年,广州市天河区以3801.2亿元的成绩,连续第十年摘得GDP总量全市第一的桂冠。与往年不同的是,曾经对天河区GDP贡献巨大的工业、商业和房地产等行业,如今似乎都失了“锐气”:2012年~2016年,天河区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增速从13.1%放缓至3.0%,商品销售总额增速从28.9%放缓至0.9%,商品房销售面积增速一度接近零增长。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天河却保持了9%的经济高位增长。

  数据显示:同一时段内,天河区金融企业增速从7.0%迅速攀升至22.0%;其他营利性服务业营业收入增速从8.9%跃升至19.9%;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营业收入增速从15.7%上升至25.4%。

  在经济高速增长的基础上,天河区发展动能转换究竟是如何实现的呢?


  外资仍在高速增长

  3天——从拿到保监会批文,到办理好营业执照,这是外资企业落户天河的新纪录。

  这大大超出了苏黎世财险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黎世财险”)总经理于璐巍的意料,“按照原来的估计,办好营业执照起码要2周时间。”

  作为一家外资保险公司,苏黎世财险进入北京、上海已有十余年。2016年12月底,苏黎世财险选址广州,落户天河,至此完成了对中国三个中心城市的覆盖。

  广州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其背后是令人无法忽略的广东市场。

  “广东是保险大省,位居全国前三,仅2016年上半年增速就高达70%。”于璐巍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从未来前景看,广东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都相当发达,长远发展大有可为。”

  而像大多数进入广州的外资企业一样,苏黎世财险选择落子天河。

  作为国家中心城市和枢纽型网络城市的核心区,天河区位优势明显,拥有巨大的辐射力和广阔的市场,不少落户于此的外资企业都承担着华南总部、中国总部乃至亚太总部的功能。

  天河CBD集聚了140家世界500强企业,云集的高校输出了大量专业人才,形成了巨大的人才储备库。

  但是,相较于深圳前海、珠海横琴、广州南沙自贸区,天河并没有政策优势。在于璐巍看来,与优惠条件相比,他更看重天河在政府服务、营商环境和人才储备方面的软环境。

  在天河,政府的职能就是要帮助企业解决困难,早已成为共识。在人才绿卡、落户安家上提供政策便利,甚至为企业员工提供医疗、子女教育等一条龙式服务,越来越成为聚集人气和人心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我们广东分公司拟任命的总经理是位外籍高端人才,在上海浦东新区工作生活多年,要挖他来广州,最棘手的问题是他3个子女的入学问题。”于璐巍没有想到,这竟成了区里的“一号工程”,顺利地把这位外籍高管请到了广州。

  商务部外资司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国家实际利用外资1260.01亿美元,同比下降了0.21%,而天河却逆势而上,引入外资319家,实际利用外资10.01亿美元,增速高达16.20%。


  高台“蓄水”的CBD

  苏黎世财险入驻的广州国际金融中心(又被称为“广州西塔”)位于广州新中轴线和珠江黄金岸线交汇点,天河CBD的核心区。

  这里是广州市总部经济最为密集的区域,在不到2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聚集了3家世界500强公司的总部,以及140个世界500强企业设立的184家项目机构。

  在仲量联行华南区商业地产部负责人马炜图看来,天河CBD之所以能够成为广州总部经济的名片,是因为手里有4张优势牌:广州“千年商都”的品牌优势、毗邻港澳的区位优势、高端集聚的载体优势和接轨国际的开放优势。

  仲量联行是一家在美国上市的知名房地产咨询机构,其业务遍及全球75个国家,在业内排名位居世界前五,主要业务范畴是写字楼招商。

  作为唯一一座2000多年来始终对外开放的贸易港口城市,广州“千年商都”的品牌吸引了大量的外资企业。

  1994年,马炜图跟随第一波外资企业的脚步进入广州。

  “因为区位因素,先到这里来的大部分都是港澳的外资企业。外资企业对于办公环境和企业形象十分看重,当时进来的外资基本都集聚在越秀区的越秀广场、中国大酒店、花园酒店。”他说,直到现在,在珠江新城每走100米都会遇到一两位港澳人士。

  随着天河北商贸区、珠江新城金融商务区的崛起,其写字楼的硬件水平和商事制度都在接轨国际,天河CBD也成了金融业、现代服务业、IT通信业、区域总部型外资企业的首选之地。

  在马炜图看来,CBD的发展都是这个规律:由集聚到溢出。“后建的CBD写字楼标准更高、环境更好,而租金门槛也会让高端且效益好的产业更加集聚。”

  天河CBD的总部经济就是依托这4张优势牌而成。总部经济恰好契合了中心城市CBD的功能。

  “中心城市应该具备吸纳、消化、辐射和带动4项功能。”马炜图告诉本刊记者,“中心城市的功能不断升级,最终会孵化出具备辐射、带动周边产业的区域总部型企业。”

  天河CBD已经经历了“吸纳”和“消化”高端产业阶段,正在向“辐射”和“带动”阶段转换。未来,天河CBD将会被打造成“城市经济中心、创新中心、服务中心和展示中心”。

  有时候,总部型企业只是一个决策中心,而非结算中心,不一定带给天河多少税收。但这对整个广州、乃至珠三角实现新旧动能转换意义非凡。这意味着,天河区只能“撸起袖子加油干”,忽略一时的税收得失。

  近年来,天河CBD的总部经济的发展和影响颇见成效。仅以2016年为例,天河CBD创造了2700亿元的生产总值,总量占全区的71%,增速高达9%;从地均产出看,2016年,天河区每平方公里GDP产出达27.7亿元,高出深圳南山的20.5亿元、北京海淀区的11.6亿元,在全国三大科技强区中位列榜首。


  市场驱动的“内生性”创新

  天河区在创新驱动发展上有着天然优势——这一区域聚集了创新所需的技术、资本和人才资源。

  广州天河集聚了30所高等院校和57家科研院所,每年都有大量的发明专利实现产业化。尤其是华南理工大学,每年仅授权专利就达2000多项,数量和专利技术转让指标位列全国高校第一。

  “科研成果产业化需要的资金,在天河可以很容易找到。珠江新城金融商务区是广州金融机构最密集、金融服务机构最发达的区域,广州全市金融机构70%集聚在天河。”天河区商务和金融工作局局长张海波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在天河,还可以找到任何层次的人才。这里有200多家全球顶尖的跨国人才服务机构和华南地区最大的南方人才市场。天河软件园汇聚了大批的科技创新人才、海归专才和各类科技创新人才,总量超过30万,从业人员聚集度仅次于北京中关村。

  优越的创业环境催生了大量创业者,他们依靠互联网“产业土壤+人才资本”优势,开启了市场驱动的“内生性”创新。

  “找塑料网”和“极飞科技”的诞生便是证明。

  2014年6月,牟斌在天河区创办了“找塑料网”,通过电商模式,“找塑料网”颠覆了塑化行业大宗商品交易的传统,2年内实现了撮合交易额480亿元、自营交易额90亿元。

  “极飞科技”是天河区一家无人机科技公司,2013年开始专注于农业领域,并通过科技研发改变了传统的“淋浴式”植保。用了3年时间,“极飞科技”在100多个市县帮助农民实现了300万亩无人机植保作业。

  “以前有人认为广州天河的创新,论政策不如深圳南山,论资源不如北京海淀区。”天河CBD管委会常务副主任黄德树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实际上天河的创新与深圳、北京存在很大差别。天河的创新恰恰源自于内生性创新,不由政府干预,完全由市场驱动。”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