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赵焱2017-04-06

  在巴西米纳斯吉拉斯州北部迪亚曼蒂纳附近的小山上,吉尔森正用一把锄头刨土,然后用簸箕运到附近的小溪边,再装到筛子里,放到水中一遍一遍地筛,最后将筛出的小石块平铺到一个台面上仔细寻找。

  本刊记者见到他的这天,他找到了一块重0.3克拉净度很好的小钻石,在当地能卖大概300雷亚尔(约合660元人民币)。

  这是巴西最传统的寻找钻石方式,从18世纪一直延续到今天,从未改变过。


  最初并不知道捡到的是钻石

  10年前,吉尔森曾经淘到过一块重达3克拉的钻石。他用卖钻石的钱盖了房子,并娶妻生子。现今已44岁的吉尔森手上满是老茧,腰也不太好,但他仍旧抱着能够发现更多钻石的希望,坚守着这份古老的职业。

  这份坚守,源于“迪亚曼蒂纳”在葡萄牙语中的意思就是“钻石之城”。

  200多年前,这里的钻石可要好找多了。不过,最初的时候人们并不知道他们在河边捡到的是钻石。

  这个地方曾经叫“蒂茹古”,因为它位于蒂茹古河与格兰德河的交汇处。与米纳斯吉拉斯州其他地方一样,18世纪初,大量淘金者来到这里寻找黄金。在淘金的同时,人们经常淘到一种很特别的小石块,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亮晶晶十分吸引人,于是就纷纷捡回家。

  巴西历史和文物保护专家约翰·斯潘格勒告诉《瞭望东方周刊》,“钻石是一种自带能量的石头,即使不认识,在一堆石头中也总是最显眼的那一块。”


  靠钻石重建里斯本

  由于当时在美洲从未发现过钻石,当地人根本想不到这些石头就是钻石,他们捡回家后就经常将其用作棋牌游戏的筹码。

  后来有一名葡萄牙神父到了这里,他曾云游四方,见过钻石。神父知道这种石头的贵重程度,但他并不想把这个发现与当地人分享。

  在离开前,这名神父对当地人说想拿走一些这样的石头作纪念,淳朴的当地人从家中拿了不少“石头”送给他。

  第二天早上,当地人要为神父送行时,赫然发现他已经在半夜不辞而别。当地人非常奇怪,拿了一些这种石头到里约热内卢去询问,这才得知石头的价值。

  钻石的发现让迪亚曼蒂纳迅速积累了大量财富,作为巴西宗主国的葡萄牙也因此得到大量税金。

  1755年,葡萄牙发生大地震,首都里斯本几乎完全被毁坏,而凭借开采迪亚曼蒂纳钻石带来的收入,里斯本城得以在三年内重建。


  被掏空的神像

  1731年,“蒂如古”被更名为“迪亚曼蒂纳”,大规模的钻石开采正式开始。

  斯潘格勒说,因为钻石价值昂贵,矿区通常被矿主严密封锁起来,雇用大量奴隶开采。有些奴隶会在开采过程中想尽办法将钻石偷走,包括吃到肚子里,但一旦被发现,他们会立刻被处死。而如果有奴隶找到大颗钻石并及时汇报,那就有可能获得自由。

  由于钻石的原因,进出迪亚曼蒂纳城非常严格,就算从矿上偷出了钻石,想要送到外面换钱也很困难。于是,有人将神像的身体或头部掏空,藏入钻石,因为在一些宗教游行仪式上,神像会被扛着出城,钻石也就借机被转移出去——看守城门的士兵通常是不会去碰神像的。在小城的钻石博物馆内,至今还能看到头部被掏空的神像。


  女奴希卡的传说

  当年的矿主或者收购商都资产雄厚,他们的奢侈生活至今还留下很多传说,最有名的是女奴希卡·达席尔瓦的故事。

  葡萄牙王室派驻迪亚曼蒂纳的钻石收购商若昂·费尔南德斯当时是巴西最富有的人,他看上了迪亚曼蒂纳的黑白混血女奴希卡·达席尔瓦。当时等级森严,黑人和白人不能结婚,但两人在一起生活了17年,恩爱无比,女奴希卡也过上了皇后一般的生活。

  希卡出门时穿得与欧洲贵妇一样,也佩戴各种珠宝。但是人们告诉她,她不是白人,不能穿这样的服装,于是,她就用面粉把脸涂白,戴上金色假发,甚至脸上还画了一颗当时欧洲最时髦的痣。

  在迪亚曼蒂纳的许多地方,现在还能看到这个穿欧洲贵妇服装脸上涂白面粉的女人的雕像。

  钻石收购商为希卡建造了大房子,房间的阳台能够看到外面大街上的一切,但外面但不到里面。希卡说她没有见过航海,他就斥巨资在几里外的河上为她建城堡,造大船,并从里约招募水手,供她赏玩。

  城内的圣卡尔莫教堂就在希卡家附近,这座教堂与众不同的原因是钟楼与教堂大门不在一起,而是在后面。这是因为由于种族制度原因,黑人和白人要使用不同的教堂,于是富商就让人将教堂的钟楼修在院子后面,这样希卡可以进入教堂,但又可以没有到钟楼就不算进入教堂的理由来搪塞其他白人,对其宠爱可见一斑。  

  现在,希卡当年的大宅已经是迪亚曼蒂纳最有名的旅游景点之一,里面可以看到当年的奢华装饰和各种关于希卡传说的画作。


  财富来得快,去得也快

  不费太大力气得来的财富,人们也不知道珍惜。在迪亚曼蒂纳,也流传着许多一夜暴富但是转眼间两手空空的故事。

  淘钻人吉尔森有一位朋友,曾经淘到一块大钻石,他立刻宣布不再干每天累得腰都直不起来的工作,带上家人到外地四处游玩,但是几年挥霍之后,如今只能在路边摆摊卖快餐养家糊口。

  斯潘格勒的祖上也很显赫。他的祖父克里斯蒂·斯潘格勒出生在美国,毕业于加州理工学院,曾在英国、南非工作过,后受到皇家钻石矿业公司的邀请来到美洲进行矿业研究,成为第一个在迪亚曼蒂纳使用机械开采钻石的人。在迪亚曼蒂纳,他祖父还有更多“第一”:第一个使用潜水服让工人下河找矿的人,第一个购买汽车的人,第一个使用胶片相机的人……

  财富积累得又快又多后,他开始挥霍钱财,比如,向城里所有人免费发放冰激凌,用大额钞票点雪茄等。很快,家产所剩无几。

  “到我父亲那一辈还有点钱,到我们弟兄这一代,一分钱也不剩了。”斯潘格勒说。


  “中国飞檐”

  迪亚曼蒂纳与外界有大山阻隔,交通不便。历史上,由于各家都很富裕,但是又没地方花钱,所以人们就把钱用来装饰房子。

  从远处山上眺望迪亚曼蒂纳,只见绿树红花辉映黄色屋檐,街巷纵横,高低错落。1999年,迪亚曼蒂纳还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本刊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里的房屋装饰有一个特点——很多房子的房檐都像中国古代建筑一样拥有飞檐,而巴西其他州的民居则完全没有这样的建筑风格。斯潘格勒告诉本刊记者,“这确实是受到中国的影响。”

  伴随着钻石的大量开采,迪亚曼蒂纳需要大量能够打磨雕琢的技工,不少中国工匠经由澳门前来此地干活。他们不仅带来了打磨钻石的工艺,也带来了不少中国器物。

  在城内的钻石博物馆里,存放有一些东方风格的瓷器,上面绘有东方的亭台楼阁,当地居民就是以这些风格的房子来装饰自己的家。斯潘格勒说自己家中也有一些类似的瓷器碎片。

  为了纪念澳门工匠为城市发展做出的贡献,迪亚曼蒂纳老城里有三条街分别叫上澳门街、中澳门街和下澳门街,距离推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建设的库比切克总统故居只有近百米之遥。

  斯潘格勒说,三条澳门街的存在,证明了历史上曾经有中国工匠在迪亚曼蒂纳工作和生活过。目前,市政府和文物保护部门正在整理历史文献,希望找到确凿的文字记载。


  变身旅游城市

  迪亚曼蒂纳如今已是一座以旅游业为主的城市。城市安静、整洁,城内看不到乞丐,街道上甚至没有垃圾。

  斯潘格勒说,这里的居民始终有很好的生活习惯,以前,如果有人看到同城的居民在街上扔垃圾,他们不会上前阻止,而是跟在后面将垃圾捡起,装在漂亮的盒子或袋子里,然后毕恭毕敬地送到扔垃圾人的家里去。所以,很少有人会随意在大街上扔垃圾。

  周六晚上的音乐会是这个城市的一项传统活动。在大教堂前的广场上,游客们吃晚餐、喝咖啡时,音乐声忽然响起,广场周围房屋的二层窗户打开,每一个窗口都有乐手开始演奏。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698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