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高雪梅2017-04-06

  刚学会写诗时,张秀玲曾遭到父亲的“嘲笑”,后者是一名林业局退休工人。“父亲会背诵很多经典诗词,但他不会写。在父亲的眼中,诗词是神圣的,是高不可攀的,他不相信这么平凡的我能够学会用诗词表达情感。”张秀玲对《瞭望东方周刊》回忆说。

  后来,张秀玲的词作《高阳台·剪影秋光》获得白雀奖年度大奖,病榻上的父亲拿着她的奖杯看了又看,一脸骄傲。

  词中写道:“书成不恨西风老,恨飞鸿、不去关山……人生何故多离苦?把春心、都付荒园。诉清宵,叶影摇摇,夜色潺潺。”

  谈及创作初衷,她告诉本刊记者:“我先生因为工作的关系,常年在外辗转,当时秋后又去了玉门关。因为地处山区信号不好,又没有确切的地址,一直联系不上。惦念中,遂有此作。”

  从42岁第一次写诗至今5年间,张秀玲断断续续创作诗词几百首。她白天工作很忙,但每天晚上仍腾出两小时读书,多是读古诗词类书籍,有时也会即兴创作。

  “千古风流一纸书,寻章摘句爱如珠……休嗟岁月匆匆过,我自逍遥向本初。”张秀玲告诉本刊记者,这首《鹧鸪天·书中岁月》是她与诗词的日常写照,创作诗词让张秀玲变得更加自信和快乐,“诗词对我来说,意味着一种新生,它使我的人生,从混沌到清新,从碌碌到高雅。”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5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