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孟丰敏2017-04-27

  福州百姓骄傲地认为,福州才是中国海上丝绸之路最早的起点。

  早在唐代,福州就是中国最早对外开放的四大港口城市之一,对外贸易的历史也较为悠久,茶叶、丝绸、瓷器是其主要出口产品。到了清朝,福州被迫开放为五口通商口岸后,与九江、汉口并称中国三大茶市,成为举世闻名的世界茶港之一。

  目前,福州也正在积极追踪、探寻其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发展轨迹。


  何处是福州最早的对外港口

  福州最早的对外港口在哪里?这个问题连地方史专家都感到为难。

  根据《福州海关志》,公元1世纪,福州港称为东冶港,是中国直达越南的最古老的港口之一。

  福建文史馆原馆长、现闽都文化研究会评审委员会首席顾问卢美松告诉笔者,史记唐代蛮舶(外国船只)直达福州城下,但福州城下在哪里,史书没有明确的文字记载。

  唐代罗城(福州古城)范围是在南门以内,发展为夹城后把于山、乌山围进来,外面是护城河安泰河。安泰桥水部门外是南门兜一带,都是水域。蛮舶从南门兜外进入南门,在护城河靠岸,这条河道可算作福州港。“港”在古代的意思是一条水道。

  除南门兜到安泰河这条水道外,还有一种说法称福州港在台江区的钓龙台。卢美松认为,钓龙台肯定是一个水道头,但无法确认它是港口,因为唐朝时钓龙台与福州城之间隔着闽江。

  《山海经·海内南经》记述:“闽在海中,西北有山,一曰闽中。山在海中。”所以闽越族擅长造舟、打鱼、航海,以舟为车,以船为家,过着渔猎农耕的生活。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载:“白水郎以船为家,往往走异域,称海商。”白水郎是闽县疍民(即以船为家的船民)。闽王王审知开辟的甘棠港(海上贸易港)就在闽县,他还在福州首次设立了市舶司,组织海商出国考察和贸易,发展海外贸易。


  闽江上的金岛

  福州的对外贸易历史较长。在宋代,福州港航线已东至日本,西通阿拉伯诸国。海商谋生离不开江海。所以,福州对外贸易的繁荣就要从闽江这一黄金流域说起。

  北宋元祐八年,闽江上建了一座浮桥连接台江和仓山两岸。南宋时,陆游到福州任决曹掾,赋诗《度浮桥至南台》道:“九轨徐行怒涛上,千般横系大江心。”可见闽江气势之壮阔汹涌,浮桥必须用上百艘木船连接在一起才安稳。

  1103年,浮桥中段的江中出现沙洲即中洲岛。从此,中洲岛成为福州市的军事驻地、福州南北交通的枢纽、守卫省会榕城的交通要塞。

  清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中洲岛瓦公祠设立了中国第一个海关:闽海关。1866年,英、德等国利用外侨集资,在中洲岛上兴建了福州市第一家医院。这时期中洲岛上居住有几万人。岛上逐渐汇集了各行各业,成了商业岛。

  民国时期,中洲岛成为福州通往闽南、广东的必经之路,故而在此设有税馆,俨然成为福州的金岛。许多舢板云集中洲岛外的河流,呈现百舸争流的壮观景象。中洲岛还是木材仓库囤地,是上海、宁波等地木材帮、海运帮的大本营,主要经营杉木、松木等木材,并销售到全省各地。


  茶港的码头

  清代五口通商后,福州因距离武夷山近,运输武夷红茶的水路比山路省时,外商就强烈要求清政府开放福州港茶禁,从此福州成为世界茶港之一。

  这个世界茶港的码头究竟在哪里?何处是茶叶水上运输的福州始发地?是船家集中的中洲岛吗?

  站在仓山区的海关巷口,海关巷的路牌名称、江滨和泛船浦天主堂的景色或许能提醒人们:两百年前,这里是世界茶港的码头、茶叶出口运输的始发地,也是福建欧美各国建筑色彩最浓郁的特色经济区域。这个特色经济区域(仓山区)的码头被称作番船浦。

  广州有番禺,福州有番船浦,同样的“番”字见证了它们作为中国最早的海上丝绸之路城市的历史。

  福州对外贸易最鼎盛时期是在宋元两朝。宋朝倚市舶为国用,福州民间对外贸易频繁,造船业兴旺发达,盛名远播。苏轼在《东坡奏议》卷六中报告:“福建一路多以海商为业。”

  据《广东十三行考》记述,海商原指外国商人来中国贸易者,但中国商人经营外国贸易者亦称作“海商”。而且,琉球国总是想方设法以进贡的名义多次来福州贸易,即使在清乾隆厉行海禁时期,仍允许琉球贡船来福州。可见福州和琉球国之间的悠久历史和亲密关系。

  此外,由于市舶司设在泉州不便琉球国商人货物报关,也不便福州官员管控,所以,明成化十年,福建市舶司已迁至福州。

  近代,台江和仓山的闽江流域可停泊外国船只的码头不少,据说有十几个,分别叫作江一、江二……仓山区的番船浦码头只是其中之一。


  番船浦更名泛船浦

  明朝,福州海商到东南亚从事进出口生意,回来需在福州停泊船只。那时闽江水深,大船可从马尾港直接驶入仓山区的临江境。

  临江境有一处庙宇叫王爷舍人庙,也叫上王码头,宜泊船只。明朝弘治十一年间(1498年),太监邓元来闽监督船舶时,海商贿赂他求购一块地盘停泊回国船只。邓元将上王码头舍人庙以东的地盘许给海商开辟新港,称为番船浦。海商即到海外经商回来的福州疍民。

  据《广东十三行考》记述,中国商人往外洋贸易之船只,称作“番舶”,也叫“番船”。当年的番船浦,被福州出国回来的海商买来泊船。海商出国贸易多年,在国外繁衍数代,而到了宋朝,朝廷不允许其恢复原籍,遂成为外国商人,船也成了外国船。

  明万历年间,大约1573年到1620年间,番船浦日渐淤积为洲地,从此居民在此垦荒、筑宅。到清朝康熙时期,这里因是码头,成为商贩云集的临江小埠。“上王”地名为人所忘,舍人庙也迁至高盖山。番船浦的“番”字因含歧视外国人之嫌疑而更名为泛船浦。

  海关巷18号曾有一栋闽海关办公楼,是见证福州作为世界茶港的时代标志性建筑。2005年,因建设南江滨大道而采取“异地迁建”的方案,由福建省建筑科学研究院测绘、标号后拆除。12年后的今天,海关巷18号已无迹可寻,闽海关办公楼仍未重建。


  英美商人抢滩泛船浦

  泛船浦、海关巷的历史风云已成往事,但英美两国惊心动魄的较量却令人刻骨铭心。

  1844年,英国驻福州领事到达福州。当时福州只有一家英国领事馆,代理各国驻福州的侨务。

  那时的泛船浦并无生机。只有怡和洋行商人高密于1844年在海关巷4号建了一个专用码头,并建了六座仓库和一些配套用房。高密明白,这里未来将是寸土寸金的码头,如果不抢先占领,以后就要花数倍的价钱购买。谁知清政府认为已经开放了厦门港,福建没必要再开放首府福州了,且福州并非直接靠海的港口。但英国人坚持要开放福州,清政府和他们展开了持续近十年的拉锯战。

  1853年,太平天国和上海小刀会之间打仗,阻断了山路。英国商人在福建买的茶叶因路途遥远而损失惨重,因此向清政府抗议:既然对日本开放港口,为何不能开放给英国?

  英国人强烈要求清政府开放福州港茶禁。泛船浦码头因此开埠。看到福州开埠,精明的美国商人随即赶来,美国因此成为第二个在福州设立领事馆的国家。

  泛船浦码头开埠后,英国商人发现鸦片很难在福州打开大市场,而茶叶这种易损品,常常运到欧洲市场时就会变质,导致商人损失惨重,便想放弃福州港。美国洋行却不以为然,认为茶叶是热销货,只是运输不便。于是他们就开辟了内陆航线,把茶叶从闽北各地通过闽江航道输送到福州,再由福州转去广州或上海出口到世界各地。

  1861年开始,美国人成功建立起东亚最大的商业船队。其中最成功的是美国旗昌洋行。在茶叶奇货可居时,美国商人预见的却是中国航运业的黄金时代。旗昌洋行开辟福州闽江黄金水道后,福州的世界茶港之路更为畅通。


  茶叶贸易带来的繁荣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