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王元元2017-05-11

  日本红十字会总医院院长幕内雅敏能明显感觉到,最近几年,到其医院看病的中国患者越来越多了。

  “2015年来了162人,2016年就增加到了334人,增长了106%。”幕内雅敏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住院的中国患者更是在过去两年内增长了六七倍。

  为此,这家医院在2017年专门成立了国际部,接待中国患者。

  而在距离日本8000多公里外的德国,颇具知名度的慕尼黑心脏中心的院长Rüdiger Lange(吕迪格·兰格,以下简称兰格)也在为更多中国患者的到来做着准备。

  “我们会有更多的中文翻译,也会给中国患者提供更合适的菜单和独立的套房。”兰格对《瞭望东方周刊》表示。

  这背后,是正在上升的寻求海外医疗的现实需求——其中也不乏盲目跟风者。

  一家不愿透露姓名的海外医疗服务机构负责人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一个真实的案例:一名子宫癌、卵巢癌患者,其癌细胞已经转移到了肺部和淋巴,国内多家顶级医院诊治均无效果,而美国的医生了解其病历及身体状况后也坦陈无法治疗,但患者及家属仍坚持要去美国看病。最终还是医治无效。

  “一部分人就是相信国外的医疗水平更高,包治百病,宁可多花冤枉钱也要出去看病。”上述人士对本刊记者表示。

  “我们希望能为更多的病患服务,当然,我们更希望他们不要盲目迷信海外的医疗技术。”多位业内人士都对本刊记者表达了相同的观点。


  大多数人因高昂的治疗费用而放弃

  并不是所有的中国病人都能去国外看病。

  “首要前提是有钱,去国外看病的花销很大。”北京盛诺一家医院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诺一家)创始人蔡强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以目前国内患者最为集中的海外医疗目的地美国为例,不需手术的癫痫患者治疗费用大概在20万元人民币,普通的心脏搭桥手术也要40万元。

  这只是一些常规疾病的治疗费用,癌症的治疗费用更高,癌症早期的治疗就需要50万元左右,晚期治疗费用则要更高。

  “在美国,癌症的平均治疗费用在100万元左右。”蔡强指出,盛诺一家转诊的重症客户中,最高的治疗费用超过了1000万元。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八一医院副院长秦叔逵曾在上世纪90年代访问过美国休斯顿的MD安德森癌症中心。

  他至今记得,这家全美知名的癌症治疗中心一天的住院费要5000美元,按照当时的汇率,相当于人民币4万元左右。

  “别说一般的中国人治不起,连美国的工薪阶层也难以承受,太贵了。”秦叔逵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蔡强坦言,美国是全球医疗水平最高的国家,同时也是全球医疗费用最高的国家,同类疾病比中国的治疗费用高出几倍,“即便是日本、英国、德国这些国家,重症治疗费用也比国内高。”

  这笔钱对普通的工薪阶层来说无疑是笔巨款。再加上需要支付给中介公司的十几万元至几十万元不等的服务费,海外求医的中国患者至少需要百万元以上的治疗预算。

  “这就决定了真正能去国外看病的,多属于高收入群体,实际上,我们的客户是以企业老板和高管为主。”蔡强说,一些国内患者被国外先进的治疗技术吸引,但最终因高昂的治疗费用而放弃。


  “美国的医疗服务也有局限性”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海外医疗被越来越多人所知,一些中国患者开始过度相信国外的医疗服务,在选择时出现了盲从、不理性。

  春雨国际曾接待过一些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儿童患者,“孩子父母往往指定要去一些名气很大的国外医院,比如美国的梅奥诊所,实际上日本的先天性心脏病手术比美国好,价格也更便宜。”春雨国际CEO熊娟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即便是国外确实能提供比国内更有效、更先进的治疗方案,国内患者也要慎重决策,找到一个性价比更高的出国方案,千万不能病急乱投医。”易观国际的健康行业分析师姜昕蔚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秦叔逵就曾接诊过一位专门从美国回到中国治病的患者。

  该患者长期居住在美国,因剧烈咳嗽且痰中带血去社区医院作了检查,怀疑是肺癌,需要到专科医院做进一步的CT,但在美国医院需要等候两个月才能轮上,而回到国内,医院给他紧急加了号,两三个小时就出结果了。

  “美国的医疗服务也有局限性,不要觉得国外就是比国内好。”秦叔逵说。

  而这也是熊娟一直想说的。

  她一直认为,国内病人存在一个误区,就是认为国外什么病都能治好,只要去国外就保险了,“实际上不是,即使国外的医疗服务和水平都较国内先进,但同样不能保证治愈。”

  也正因此,包括盛诺一家、厚朴方舟、春雨国际在内的海外医疗中介机构通常会在患者寻求出国就医前,利用远程视频的方式,邀请国外医生对患者的病情进行初步诊断。

  “如果经过远程问诊后,国外专家也不能提供相较国内更好、更有效的治疗方法,那我们就会建议病人不要出国。”熊娟对本刊记者说。

  这样做不仅能避免长途跋涉给患者身体带来更大负担,还能帮患者节省出国治疗的费用。

  熊娟希望,国内患者在海外就医这件事上,不要跟风,而是根据自身病情需要作出理性选择。


  容易掉入陷阱

  “出国治疗无论是对患者的财力还是体力都是一种考验,需要慎重,尤其是重症晚期患者。”厚朴诺亚健康管理(北京)有限公司CEO王刚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王刚说,国内患者在确定出国就医时首先要选对医院,“即便是美国、日本,也都和中国一样,既有一流医院,如MD安德森癌症中心、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麻省总医院,也有医疗水平一般的三流医院。”

  路透社曾报道说,近五分之一的英国医疗旅游者出国接受治疗后,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譬如,一个做腹部去脂术的病人最后得了败血症;一个打算抽脂的病人胃被开了一个洞;超过四分之一的人说,他们没有得到必需的术后护理;8%的人回家后出现紧急情况,被迫向国内医疗服务系统求救。

  根据自己的病症,选择目的国排名靠前的医院,这样治疗才能放心,也更有保障。专家提示,以美国为例,国内患者可参照《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年度美国医院评比。

  当然,这部分工作也可交给专业的海外医疗中介服务机构全权负责,前提是你得找到正规、靠谱的服务机构。

  蔡强说,目前国内有几百家号称能够提供海外医疗中介服务的公司,但其中很多公司跟国外医院没有正式合作关系,是为了赚快钱而成立的。如果患者经由这类中介公司出国看病,可能会有很多麻烦,耗时耗力还费钱。

  他建议,国内患者在选择海外医疗中介服务机构时一定要看对方是否跟国外医院签订了合作协议、是否能申请到顶级医院、是否有一些成功案例,甚至在国外是否有后勤服务团队等,以此来判断该机构的可信度。

  不过,因为近年来出国就医的中国患者越来越多,一些主要的医疗目的国也看准了机遇,推出一系列优惠举措,吸引中国病患。但这其中可能隐藏着一些猫腻,值得出国就医的中国病人警惕。

  例如日本,从南部的冲绳到北部的札幌,均推出了各种各样的医疗观光项目,通过医疗短期签证、多次往返签证吸引外国人前来就医,主要目标群体就是中国人。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对本刊记者说,“尽管日本的医疗资源在亚洲是一流的,我们一般也不推荐病人去日本治疗,因为它们并没有拿出最好的医疗资源来为中国人服务。”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6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