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王元元2017-05-11

  “现在国内做海外医疗的公司估计有几百家了。”北京盛诺一家医院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诺一家)创始人蔡强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他怎么也没想到,8年后的今天,自己当初创业时无人看好的海外医疗行业会成为一个“热词”。

  2016年7月发布的《中国高净值人群跨境医疗健康白皮书》显示:2015年中国跨境医疗的市场规模为89亿元,2020年跨境医疗的市场规模将达到581亿元,年预期增长率可达50%。

  这个商机,厚朴诺亚健康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厚朴方舟)创始人王刚也早在2011年便已察觉到。

  2009年王刚的父亲查出了癌症,两年后离世。父亲的治疗经历让他刻骨铭心:每个医院都是人满为患,到处都是看病的人,很多时候排不上队,只能眼看着父亲遭罪。

  “中国的医院太少,病人太多,供需严重失衡,而一些发达国家医疗资源比较富足,把那些在国内看不上病的人带到国外治疗或许可以解决问题。”王刚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这让他把目光瞄准了海外医疗。

  2015年,注意到持续增加的海外医疗需求,互联网医疗平台春雨医生依托其多年积累的海外医疗资源,建立了一个专注跨境医疗的独立互联网服务平台,即后来由春雨医生副总裁熊娟掌舵的春雨国际。

  “海外医疗市场在2015年就进入了一个双倍增长期,2016年仍在高速增长,国内很多人都知道了海外医疗,去国外看病的人也越来越多。”熊娟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不过,蔡强始终认为,即便是在未来,海外医疗市场也不会出现大爆发,“说到底,这终究是一个高端化的小众市场,要把服务做好,需要的是积淀,可能要坚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


  一年接了两个患者

  2009年底,不顾妻子百般阻拦,移民澳大利亚已近十年的蔡强决心回国创业,成立了盛诺一家。成立之初团队只有5个人。

  而王刚则为了海外医疗放弃了自己从事多年的海外工程承包行业而选择从头再来。

  彼时,国内尚没有海外医疗这一行业,甚至连海外医疗的概念都不存在。

  蔡强记忆最深的是,到北京工商部门注册时,工作人员曾反复询问他海外医疗到底是什么,因为没有这一行业类别,原本计划的“海外医疗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最终只得改成“医院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当时,很多人在听了盛诺一家的业务介绍后,不仅不相信他们,还把他们当成骗子。

  “那时即使是高收入群体在生病后想到的也只是到国内顶级医院治疗,像协和医院、301医院等,根本想不到还可以去国外治疗 。”蔡强说,2011年,盛诺一家只接到了两个客户,2012年也只有七八个患者。

  厚朴方舟在成立之初也是门可罗雀。

  “国内患者听都没听过海外医疗,根本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王刚说,这让他一度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否正确。


  重症治疗是主业

  不过,市场在悄然变化。

  从2013年起,到盛诺一家咨询的患者越来越多了。一年后,盛诺一家的患者接待量已从成立之初的个位数增长到了三位数。

  也是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王刚明显感觉到海外医疗市场逐渐热起来。他认为这其中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中国的癌症发病率日趋走高,一个是国人出国旅游日趋频繁,对国外的医疗服务有了切实的观感。

  熊娟也有相同的感受。

  和春雨国际合作的一家日本医疗机构,2014年全年接待的中国患者只有200人,但2016年第一季度就接待了200人,全年接待的中国患者较2014年翻了4倍。而春雨国际自身在过去一年也服务了数百位患者。

  盛诺一家和厚朴方舟2016年接待的患者数量也都超过了千人。

  但上述三家的业务板块并不完全相同,不过都以重症治疗为主。

  实际上这也是多数海外医疗服务机构的主营业务。

  根据易观国际发布的《中国海外医疗旅游市场专题研究报告2016》,在海外医疗产品中,重症治疗(癌症等)占比达到40.8%,高居榜首。


  服务套餐千差万别

  海外医疗咨询服务的费用一般以套餐形式收取,包括前期的患者病历资料整理翻译、医疗签证办理、国外医院和医生的预约,患者落地后的接送机以及在国外治疗过程中的陪护、翻译、食宿等。

  虽然服务内容几无差别,但国内各家公司提供的服务套餐价格却差异较大。

  盛诺一家推出的服务套餐价格一般是同行的2倍,为目前整个行业中最高,一个肿瘤服务套餐最低价就是13.8万元。

  相比之下,厚朴方舟的服务价格较低,其套餐最低价为9.8万元,但限定服务周期为两周,超出部分就需按每周2万~3万元另算。另一种15.8万元的服务套餐,不限定治疗周期,且除了提供所有9.8万元套餐的服务外,还负责患者的往返机票以及在国外的不限期住宿。

  除上述两种套餐,厚朴方舟还针对少量的特定病种推出了包含服务费和医疗费在内的全包套餐,比如最近几年国内非常流行的日本质子治疗项目,全包套餐价格为36万元 。

  春雨国际提供的服务套餐价格更低,其帮助患者从国内转诊到国外的服务费最低只有4万元,最高也就11万元;而远程视频问诊的服务费用,最低更是只有4900元。

  “我们八成左右的项目服务价格在5万元以下。”熊娟说,原因在于春雨国际的客户主要是35~45岁左右的普通收入群体,他们需要的是高性价比。


  如何更高效地就诊

  在安排患者海外就医之前,一些中介机构会先安排远程视频问诊,这种视频问诊不是让国内患者直接去面对国外医生,而是由熟悉患者病情的国内医生跟国外医生沟通,让后者根据自身情况作出更准确的判断。

  视频问诊后,再根据国外医生的诊断结果,并综合患者的自身需求,给出最优的治疗方案。

  “我们的责任是在所有合作的医院中帮患者找到一家治疗效果和治疗费用都很理想的医院。”熊娟说。

  但她并不认为所有的病都需要出国治疗。因而,春雨国际更像是一个国际分诊台,帮助患者作出更理性的选择。

  在海外就医的过程中,如何安排后端落地服务也非常关键。

  “患者可能需要做很多项检查,每项检查都需要等医院的排期,这就很耽误时间,他需要提前把整个治疗流程紧密地连在一起,到了医院就能立即治疗。”王刚说。

  厚朴方舟接待的一个结肠癌肝转移患者,从手术到出院回国,在日本的整个治疗时间只有12天。

  这种效率的实现,要求前期大量的成本投入——在海外医疗地设立分支机构,组织医疗专家,设置专业的服务团队包括医疗翻译、车队等。

  王刚透露,厚朴方舟仅在东京一地,2016年的运营费用就高达3000多万元人民币。

  “海外医疗服务很难做好,需要常年的投入。”蔡强感慨。

  然而,考虑到国人收入水平的提高以及癌症发病率的上升,未来的海外医疗市场仍会保持一个持续上涨的态势,前景可期。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