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单素敏2017-05-11

  “临床研究表明,一般来说,女性的卵巢功能在35岁之后将开始衰退,有些人会出现排卵困难、卵子质量不高等影响女性受孕的症状。”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计划生育与生殖医学科教授、主任医师沈浣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这样说。

  然而,冷冻卵子技术,可以取出母体健康时的卵子进行冷冻,使其保持年轻状态而不随人体衰老,待想生育时再将其复苏。

  虽然中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与人类精子库校验实施细则》等文件规定,辅助生殖技术诊疗仅被用于患有不孕不育症的夫妇,取卵当天得不到精子的情况下才会实施冻卵,国内医院一般不允许健康的未婚女性或有生育能力的夫妻冻卵或冷冻胚胎,但是,不少未婚女性正在密切关注冻卵服务,希望去美国、泰国、日本等国进行冻卵。

  董越便是其中之一。2017年4月,她在美国加州生殖中心(FSAC)接受了一次15分钟的无痛取卵手术,被取出的19颗新鲜卵子中发育成熟的16颗保存在了零下196℃的容器中。这是她对自己事业的一次践行——她是FSAC中国北京办事处负责人。

  进行过冻卵的女明星徐静蕾则这样评价自己的经历——“世界上唯一的后悔药”。这其实只是一种比喻,不是因为后悔了,而是为了避免自己跟自己反悔的一个选择。

  这颗“后悔药”,值得吃吗?


  不是所有人都能取到“后悔药”

  对于想要冻卵的女性而言,由于存在年龄、身体条件等方面的差异,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顺利取得自己的“后悔药”。

  “一般来说,女性越年轻卵泡数量相对越多,卵子质量也相对越好,将来受精成功率也越高。所以医生会建议35岁之前做冻卵。”董越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2017年4月15日,董越在FSAC完成了冻卵。接受采访时,她向本刊记者分享了自己的经历。

  与提前确定好的主治医生FSAC的Dr.Mousa Shamonki进行视频首诊之前,董越在国内医院作了各项身体检查,以评估卵巢功能、卵泡数量等。之后,美国医生结合检查结果对其月经情况、卵巢情况、疾病史等作了详细了解,根据她的赴美行程安排,帮她制订了口服避孕药调理月经周期的方案,以保证她到美国的第二天即可开始实施促排。

  到达美国后,董越遵医嘱注射促排卵药物,在这期间医生对其卵泡大小和身体激素指标进行监测,即时调整药物使用量。

  打了10天的促排卵针(一般需要8~15天)之后,董越接受了一个时长约15分钟的无痛取卵手术。取出的19颗新鲜卵子中有16颗发育成熟的被成功冷冻。2017年4月18日,她回到国内,继续正常的工作和生活。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像她一样幸运。“有的人一次取20多个卵子,每个都发育得很好,有的人取出来全是空卵泡,没有一个可用的卵子。”董越说。


  手术有风险,冻卵需慎行

  冻卵并非没有风险。比如,促排卵药物有可能导致女性卵巢受到过度刺激,引发腹水、胸水,严重者需住院治疗。取卵过程中也会有出血、感染的可能性,损害卵巢功能。

  “尽管概率很小,可一旦发生,还是让人难以承受的。”沈浣说。

  包括沈浣在内的多位专家都提醒,虽然目前的研究表明,冻卵宝宝和自然出生的宝宝先天畸形率和低体重儿率没有明显差异,但仍然需要注意的是,冻卵技术在全世界应用只有30多年的历史,美国生殖医学会也是在2012年才正式批准冻卵技术应用于临床。迄今为止,全世界冻卵试管婴儿案例尚不充足,年龄最大的只有31岁,对于他们中年和老年时期的健康和行为状态目前没有数据支撑,对冻卵宝宝还缺乏远期观察。

  “当然,任何一项技术都有一个发展的过程,不能因为有未知的可能性就抵触它的应用,但对于冻卵这样的技术,一定要严格控制适用人群,有限制地应用。” 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生殖医学中心主任医师滕晓明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实际上,美国生殖医学会制定的相关准则中也明确提到,“不会积极劝说健康女性保存其卵子,但是对于希望保存其卵子的女性,院方必须对其进行详细的讲解和说明。”

  “我们不提倡健康的年轻女性仅仅是为了延缓生育时间就去冻卵。如果冻卵的最终目的很明确,将来还是要孩子,倒不如直接冷冻胚胎,就是取出新鲜卵子,将其与精子结合形成胚胎之后再冷冻,这就相当于离成功更近了一步,而且这项技术是现今保存生育能力最成熟的方法。”移动医疗平台爱丁优生助孕创始人兼爱丁妇科诊所主治医生毕烨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一场昂贵的旅行

  在备孕助孕平台播种网总经理林朝辉看来,当下的现实是,年轻一代的婚恋观发生了巨大变化,晚婚甚至不婚的女性明显增多,她们选择去海外冻卵更像是给自己购买一份“保险”。

  “先把卵子冻起来,再慢慢去挑选合适的结婚对象或者多享受几年的单身时光,未来用不用还不确定。因此,‘非刚需’‘高端消费’是去海外冻卵的典型特征。”林朝辉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所谓“高端”,最直接的体现在于费用。

  董越根据自己在美国约18天的花费情况给本刊记者算了一笔账:给FSAC的医疗费用,手术费是14900美元,促排药物单独在药房购买的话,要3000~5000美元,根据用药量的不同,花费会稍有不同。

  “机票如果提前预定,从北京到洛杉矶往返约1000美元,住宿方面,可以住几百美元一天的酒店,也可以住几十美元一天的民宿,吃饭也是如此,丰俭由人。一般来说,全程下来要花2万美元。”董越说。

  美国生育医疗集团HRC旗下中国公司梦美HRC的首席执行官邓絮阳向《瞭望东方周刊》介绍说,“在HRC做一次冻卵,包括手术和药物的打包价是16000美元。冻卵保存费是每年689美元,各医疗机构基本上第一年都免收保存费。无论是医疗还是保存,美国辅助生殖诊疗的价格都是公开透明的,医院之间相差不大。”

  而对于通过中介机构完成冻卵流程的普通顾客来说,除了上述医疗、食宿花费,中介服务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本刊记者咨询几家中介后发现,服务费从几千到上万美元不等。


  如何选对医疗机构

  “无论是第三方咨询公司还是海外医院的中国直辖机构,本质上都是中介,服务内容基本上大同小异。如果说核心竞争力,最主要的还是中介对海外医院及医生资料的掌握和甄别能力,以及如何为顾客提供合适她本人的专业服务。”董越告诉本刊记者。

  在美国,可以做辅助生殖诊疗的医院有480多家,但它们在规模、技术水平、试管婴儿成功率及服务等方面有着很大的差别。

  最有参考价值的是美国两家权威的医学组织——美国卫生部下属的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和美国辅助生殖技术协会(SART)——发布的统计数据。

  然而,对于非专业人士而言,无论是CDC还是SART的统计数据都很难懂,因此出现了一些“热心”的翻译者,比如一个名为fertility success rates的网站从2010年开始,就从CDC的数据中按照医院的案例数、就诊者年龄段及病情诊断分布、新鲜胚胎移植活产率、冻胚活产率等进行汇总和全面展示,用户可以按照地区来查询医院及排名。

  不过Dr. Mousa Shamonki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由于此网站只选取了移植活产率这一单一数据,排除了没有走到胚胎移植这一步的人群,结论也相对片面。”

  此外,因有商业因素存在,fertility success rates这类网站的统计数据和排名权威性不足,官方机构会提醒求医人员不要只看排名。

  “实际上,医疗是非常个性化的服务,在选择医院和医生的时候除了可以从排名、医院全职医生数量、是否有独立实验室这些维度来考量,具体到每个人还是要看个人实际情况。”邓絮阳补充说。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