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徐颖2017-05-18

  2017年4月17日,成都城厢中心站,成都北车辆段城厢班组工长魏永清表情严肃,他与同事完成了对车辆开行前的最后一道检查,等待列车鸣笛驶出。

  魏永清身后的X8086次中欧班列(成都—波兰罗兹),满载着四川以及周边省市企业生产的笔记本电脑、台式电脑、家用电器、机械配件等出口货物。

  这是2017年以来,从成都开行的第125趟中欧班列。

  在2017年4月底召开的中共成都市第十三次代表大会上,成都确立了以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国家中心城市总体目标,坚持以大开放促进大发展,增强西部对外交往中心功能,坚持以新开放观服务“一带一路”倡议,构建战略大通道促进大流通,引进大项目,加快推进国际交通枢纽、国际铁路港和物流中心建设。2017年,成都将形成中线、南线、北线多向开行的格局,直达“一带一路”地区主要经济体。

  四川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欧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邓翔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以中欧班列(成都)为纽带,成都乃至四川进一步加强了与欧洲各国的全方位联系,是中国内陆地区借助中欧班列,融入国家“一带一路”建设的典型范本之一。


  电子信息巨头缘何落户成都

  “戴尔将全球运营中心设在成都,原因之一就是便捷的中欧班列(成都)。”戴尔全球供应链运营副总裁张耀华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使用中欧班列(成都)使我们产品的运输时间从过去走海运的两个月,减少到目前的两个星期,效率得到极大提高。”张耀华说。

  戴尔是中欧班列(成都)最早的用户之一。

  最初,中欧班列(成都)按照每周一班的频率,定期发运到波兰罗兹。在第一班中欧班列开行的当年,戴尔在成都成立全球运营基地,面向国内及欧美国家提供戴尔的全线产品。

  TCL也在加紧向成都转移产能。

  TCL多媒体供应链管理中心项目总监刘桂芳告诉《瞭望东方周刊》,TCL将持续增加成都工厂的产能,提升产值,尤其是扩大出口业务这部分。除了欧洲地区,TCL已在考虑将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等泛欧亚国家和地区的业务转到成都,目前在不断和中欧班列(成都)商讨新线路的规划问题,各项工作都在稳步推进中。

  “因为,目前来看,TCL成都工厂开展出口业务是比较成功的,对于供应链效率的提升效果显著。”刘桂芳说。具体来说,中欧班列不仅成本不高,时间周期还更短。“12~14天的时间节省,每周多班次的灵活性,很大地提升了供应链弹性。”

  不仅是戴尔、TCL,不久前,总投资16亿美元的英特尔高端项目落地成都,这也是英特尔世界领先的“高端测试技术”首次引入中国。

  在这些国际巨头纷纷入驻的背景下,成都的电子信息产业正在崛起。

  中欧班列,是促成这一变化的重要因素。目前,中兴通讯、华为等世界知名企业纷纷看到中欧班列(成都)带来的物流上的便利,与成都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这给了成都进行产业升级的底气:根据《成都制造2025规划》,到2025年,电子信息主营业务收入突破2万亿元,其中,电子信息产品制造业1.2万亿元以上,建成国际知名电子信息产业基地,打造世界软件名城,成为信息消费先导城市。

  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副教授张晓东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物流问题,是内陆城市融入全球化以及产业技术转型升级的最大瓶颈。中欧班列对于提高成都这座城市乃至周边地区的投资环境、产业结构都有积极影响。”

  成都市口岸与物流办公室国际产能合作处副处长宋冲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未来成都将加大力度做强产业集群、延长产业链,重点吸引高附加值的适合铁路运输的产业向成都转移和聚集,推动成都的贸易、制造业和专业化服务业升级发展。预计2017年,成都全市可新增外贸转移进出口额10亿美元以上,新增产能70亿~100亿人民币以上。


  影响远及云南

  不仅是新兴产业,中欧班列对传统产业也有带动。

  近期,来自四川温江的花卉苗木首次搭乘中欧班列,仅13天便抵达荷兰蒂尔堡,开启了花卉苗木通过铁路运输出口欧洲的先河。

  温江花卉苗木现有种植面积20万亩,是中国四大花卉产业基地之一。但花木如何出口一直是个问题,如果从福建海运出关运往欧洲,需要30天左右时间运输,而物流运输时间长短直接关系到花木存活率,飞机运输虽然较快,但运量小且费用高昂。

  中欧班列提供了更好的选择。

  虽然中欧班列驶出境外后无法实现供电,但成都班列公司委托集装箱厂商为这批花木量身定制的恒温冷藏柜,可以实现通过远程控制,在电脑或手机上对箱内温度、氧气浓度进行调节。

  四川禾晟进出口贸易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助理高云飞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使用中欧班列(成都)运输时间短,植物的品相会更好,最终能比以往节约大概20%的成本。

  中欧班列(成都)的影响甚至早已超出了成都的范畴。

  “中欧班列所具有的溢出效应和虹吸效应,对深化本省市与周边城市的产业、商贸、物流协调合作,提升产业集聚效应和规模效应,形成整体竞争优势十分重要。”邓翔说。

  中欧班列(成都)也成为绵阳的加分牌。总部位于绵阳的长虹集团已在捷克投资设立欧洲生产基地,而已经在绵阳布局了N20发动机、王子发动机等生产线的德国宝马集团,也将绵阳列为“中国扩能项目首选地”。

  为了带动成都周围地区发展,四川将加开成都至绵阳、攀枝花、达州、宜宾等二级节点城市的铁路货运班列,以对接中欧班列(成都),构建互联互通的铁路货运网络。

  中欧班列(成都)的影响甚至绵延到四川省外。成都市已与云南省昆明市签署共同开行“昆蓉欧”快铁合作协议。近期,云南某企业通过“昆蓉欧”出口欧洲的一批金属硅,共计18个铁路集装箱,是继咖啡、建筑用金属构件之后,云南企业通过中欧班列出口欧洲的第三种产品。


  “三不”地区开放的底气

  过去8年里,四川人肖林一直在上海、天津两地从事进口车贸易业务。现在,因为中欧班列(成都)的开行,他回家乡创业有了可能。

  此前,成都获批建设汽车整车进口口岸,彻底打破了过去几十年来四川省进口汽车从天津或上海转运的历史。

  在成都,想要买到某些国内尚未发售的新款车,现在不是问题了,订购欧洲原装进口车,只需15天就能到货。

  邓翔告诉本刊记者,对不靠海、不沿边的内陆地区来说,中欧班列是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抢占对外开放战略高点的重要载体。中欧班列将有利于内陆,特别是西部地区加快推进自贸区建设和进口许可证的获得。

  目前,成都铁路口岸进口肉类指定口岸已通过国家质检总局专家组验收,成为中国第二个获批的不沿海、不沿江、不沿边的内陆进口肉类指定口岸。成都国际铁路班列公司党支部书记范军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现在,成都正在申报进口粮、水果、木材指定口岸的资质。

  2017年4月1日,中国(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作为全国第三批自贸区正式挂牌成立。试验区总体方案涵盖三个片区,其中,成都青白江铁路港片区占地9.68平方公里。

  “货物从青白江发出,不用再报关,这就是‘境内关外’监管。”成都市商务委员会主任郭启舟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新交通方式造就了内陆口岸城市,中欧班列(成都)将是成都创设内陆自贸区的重要现实支撑之一。”


  西部对外交往中心建设提速

  随着中欧班列(成都)的不断发展和延伸,成都的国际交往能力正在提高。

  波兰驻成都总领事卡夏曾对媒体公开表示,中欧班列(成都)是波兰选择成都建设总领馆的关键因素。

  波兰是中国在中东欧地区最大的经济伙伴。但是,此前波兰对华贸易却存在巨大逆差。根据商务部2015年数据,中国是波兰第二大进口来源地,可波兰对中国出口仅占其出口总额的1%。波兰希望通过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改善这种情况,中欧班列(成都)被给予厚望。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687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