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徐颖2017-05-18

  在武汉的商店,白俄罗斯驻华大使鲁德·基里尔发现白俄罗斯的牛奶和法国的红酒在一起售卖时,感到很惊讶。

  “此前我无法想象,我们的产品可以在中国如此受欢迎。这说明中国人民、中国消费者对于高品质白俄罗斯产品的态度。”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

  往返的“钢铁驼队”不断壮大,究竟为沿线国家带来了什么?


  “小”商品背后的贸易格局变化

  负责采购上述白俄罗斯牛奶的是“85后”徐昭,她是中欧班列(武汉)线路运营公司——武汉汉欧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欧国际)下属贸易公司的副总经理。她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白俄罗斯的牛奶在国内很受欢迎,2017年春节期间,两周就销售了超过2万盒。

  这个商机是徐昭的“老板”——汉欧国际董事长王利军在班列运营过程中发现的。

  “我们发现,国外有很多好产品,特别是食品、生鲜、药品等,多是从香港或者沿海地区转运过来的,价格非常高。还有一些产品并没有被引进,比如俄罗斯、白俄罗斯等国家的优质农产品和畜产品,这些产品非常适合集装箱跨国长途运输,有很大的贸易机会。”王利军对《瞭望东方周刊》说,“如果能够实现原产地直采,价格便能降下来。”

  不过,这么明显的市场,之所以一直存在空白,也是有原因的。最初,贸易商们对铁路的冷链技术并没有太大信心。

  为此,徐昭和同事们颇费了不少周折。

  比如,铁路运输使用的冷藏箱不能插电,要专门装一个柴油发电机制冷。徐昭好不容易找到了这种冷藏箱,却被告知运牛奶需要食品级的冷藏箱,也就是说,冷藏箱使用之前需要专业的工程师检验出具报告,并进行清洗、消毒、烘干。

  不过,中欧班列解决了这些问题后,越来越多的沿线产品开始走向中国。

  徐昭告诉本刊记者,目前,她的团队正在办理一种白俄罗斯冰激凌的进口手续,未来这种冰激凌也将乘着班列抵达中国。

  “小”商品不断出口中国不可忽视。

  法国国家铁路公司中欧贸易发展负责人格扎维埃·万德尔皮蓬说:“国际货运铁路变成了中国的一种竞争力,也使和中国合作的欧洲企业的竞争力大大增强。法国的小型企业,更需要这种快捷的运输方式。”

  在这些“微小”力量的背后,是贸易格局的变化。

  2016年12月,中国驻白俄罗斯大使崔启明对媒体公开表示:“2015年白俄罗斯对中国贸易首次实现顺差,中国已上升为白俄罗斯在全球的第三大贸易伙伴和第二大进口来源国,按白方统计中白货物贸易额31.8亿美元,同比增长5.6%。”


  “出海口”

  2017年2月5日,一列来自哈萨克斯坦装载有720吨小麦的火车从阿拉山口口岸入境,如期抵达中哈(连云港)物流中转基地。次日,这批小麦在江苏连云港口岸换装海运,离境发往越南。这是该国小麦首次从中国过境发往东南亚市场,也标志着中哈粮食过境安全大通道正式打通。

  哈萨克斯坦驻华使馆参赞萨吾列·努尔哈利耶娃对媒体公开表示,在两国运输部门的共同努力下,哈萨克斯坦首次获得向越南出口粮食的机会,这对推进哈中两国陆海运输合作意义重大,同时在哈萨克斯坦粮食出口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哈萨克斯坦是世界前十的小麦出口国,从2007年起,该国面粉出口量就位居世界前列。但是,哈萨克斯坦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没有出海口,该国小麦抵达需求巨大的东南亚市场十分困难。

  中欧班列的开通,某种程度上,相当于为其带来了“出海口”。

  事实上,长期以来,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内陆国家的发展都受限于“出海口”问题。

  哈萨克斯坦首任总统基金会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萨尔特巴耶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以前哈萨克斯坦没有出海口,但“一带一路”建设使哈萨克斯坦拥有了直通太平洋的出海口,“我们有铁路通往连云港,并在那里建有专用码头。”

  据哈萨克斯坦国际通讯社报道,2017年,哈萨克斯坦将会有近50万吨小麦过境连云港口岸走进东南亚市场,同时东南亚营养价值丰富的水果也将通过此途径进入哈萨克斯坦市场。


  给欧洲物流网络带来新血液

  不仅是对于多为发展中国家的中亚地区,对于欧洲,中欧班列也带来了诸多基础设施建设层面的收益。

  德国国际铁路货运商业协会(IBS)主席Olaf Krueger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连接北京和西欧的直达铁路线为发货方提供了新的运输方案。许多欧洲企业家将这条线路称为“大动脉”,因为它为现存的欧洲铁路货运通道和网络注入了新的血液。这条线路同时也为欧洲生产制造商开辟出新的运输途径,有效地降低了运输成本。

  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副教授张晓东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中欧班列抵达越来越多的欧洲城市,这对整个欧洲物流网络的影响是非常显著的,物流骨干线路通道正在被打通,进而形成骨干网。

  张晓东解释称,中欧班列使得欧洲两端的陆路运输格局发生变化了,以前欧洲基于外贸的陆运都是内陆和沿海港口之间的单向交流,现在,中欧班列的开通使欧洲内陆运输的格局变为双向互动,这有助于帮欧洲打通物流网络,这也是沿线国家欢迎中欧班列的一个原因。

  比如,中欧班列(郑州)通过成立德国分公司,以及在沿线各地建立专门的仓库、堆场,形成了以汉堡为枢纽,以巴黎、米兰、布拉格、杜伊斯堡、华沙、马拉舍维奇、布列斯特、莫斯科、阿拉木图、扎门乌德为二级集疏中心的集疏线路。一方面,这能为客户提供国内外“门到门”式提货、配送、运输、仓储、分拨、报关报检、金融等一体化物流服务,另一方面,也增加了欧洲各城市之间的物流交流。

  中欧班列也正在为欧洲的一些地区带来新的机遇。此前,波兰罗兹省省长斯特皮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近几年,中欧班列(成都)得到迅速发展,他希望罗兹省成为横贯东西南北的交通枢纽,成为物流和运输中心、中国商品到欧洲特别是波兰的集散地和分拨中心。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5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