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两江新区的重庆咖啡交易中心展示大厅内,咖啡鉴赏师在对来宾讲解如何品鉴新鲜咖啡豆的气味,辗转间,大厅内便飘出了浓浓的咖啡香。它们并非产自重庆,而是来自于世界各个著名的咖啡产地。

  自2016年6月开业至2017年5月,重庆咖啡交易中心累计实现咖啡现货交易额60.5亿元——其中2016年实现交易额36.4亿元,2017年1~5月,实现交易额24.1亿元。

  地处西南腹地、不产一颗咖啡豆的重庆,在不经意间成了国内最大的咖啡电子交易平台和全球重要的咖啡集散地。

  得益于其他城市难以比拟的区位优势,类似的案例在重庆并不少见。2016年初,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重庆时指出,重庆作为我国中西部地区唯一的直辖市,区位优势突出,战略地位重要,是西部大开发的重要战略支点,处在“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联接点上,在国家区域发展和对外开放格局中具有独特而重要的作用。

  作为重庆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的排头兵,两江新区自2010年5月获批成立以来,便是重庆承接国家重大战略的改革试验田——中国(重庆)自由贸易试验区、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国家级自主创新示范区、重庆两路寸滩保税港区等项目均设立于此。

  这样的优势,让两江新区在过去7年间,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走出了一条非同一般的发展路径。

  作为两江新区7年来成长发展的见证者、参与者,重庆两江新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汤宗伟近日接受《瞭望东方周刊》专访,讲述了这块改革试验田“无中生有”的故事,以及它如何借力“一带一路”建设,依托自身独特开放优势,成为内陆开放的前沿高地。

  在他看来,两江新区是先天的发展优势与后天的开放型制度设计相辅相成孕育出的新区范例。


  果园港:东西双向开放的枢纽港

  《瞭望东方周刊》:重庆不产咖啡,位于两江新区的重庆咖啡交易中心却致力于打造全国最大的咖啡电子交易平台,底气何在?

  汤宗伟:咖啡产业属于现代贸易行业,严格意义上来说是新区打造的战略新兴服务业的一环。的确,重庆不产咖啡,但是重庆临近我国最大的咖啡主产地云南省,有地理优势。

  更为关键的是,两江新区有果园港、两路寸滩保税港等重大的功能平台。依托这些平台,咖啡豆经过江海联运,从上海经长江到两江新区内的保税港区,经过转口贸易,沿渝新欧国际大通道可直接抵达欧洲市场。

  这个过程很好地发挥了长江黄金水道和渝新欧铁路的作用,堪称丝路与长江的交汇。可以说,咖啡交易、贸易在重庆两江新区发生,折射的是重庆以及两江新区处于“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联接点的优势,以及良好的对外开放条件,它的背后,是以重庆为内陆国际物流枢纽,全球物流方向和供应链的巨变。

  借助这种区位优势,跨境电商、平行进口汽车等产业在两江新区都取得了非常不错的发展。

  《瞭望东方周刊》:你提到的果园港是我国内河第一大港。在两江新区的对外开放中,它的发展意义和地位如何?

  汤宗伟:在两江新区冲刺内陆开放高地建设的关键时刻,2016年1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调研重庆。在两江新区果园港,总书记点赞“这里大有希望”,更是给了我们很大的鼓舞和信心。

  依托长江经济带和“一带一路”,果园港对于两江新区打造内陆开放高地发挥着积极作用,也是两江新区重要的对外通道和开放功能平台。如果说重庆是“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的联接点,那果园港就是这个联接的枢纽,是水铁联运的核心枢纽,意义极其重大,是东西双向开放的枢纽港。

  如今果园港已经建成长江内河航运最大港口和连接渝新欧大通道的铁路联络线,向东与长江流域十多个口岸达成合作,紧密融入国家长江经济带战略;向西与渝新欧铁路无缝连接,打造中欧贸易的“快车道”,实施铁公水多式联运,成为“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重要联结点和国家级铁公水多式联运综合交通枢纽基地。


  多式联运促进华丽转身

  《瞭望东方周刊》:目前,依托果园港,两江新区多式联运发展得如何?又有怎样的辐射能力?

  汤宗伟:这个问题问到了我们正在推进的重点工作的关键。在重庆自贸试验区的框架下,两江新区正立足重庆作为国家“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两大战略交汇点和内陆地区对外开放重要门户的功能定位,依托江北机场、保税港、果园港等枢纽口岸平台,建设多式联运综合开放口岸。

  这个多式联运对于身处内陆的重庆两江新区来讲,意义非凡。我举个例子,过去从欧洲运往新加坡的奢侈品,空运费用比铁路贵五倍。但形成铁空联运后,欧洲产品可以通过渝新欧铁路转运到曼谷、吉隆坡、中国香港、中国台北、东京、大阪、首尔等距离重庆只有四五个小时航空半径的亚洲城市。

  这已经实现了。2016年5月,重庆首次试运行欧洲-重庆-新加坡铁空联运:欧洲货物可以通过渝新欧铁路运到重庆,再通过空运到达新加坡。

  2017年2月26日,渝新欧(重庆)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与新加坡环通物流集团多式联运合资合作项目又签约了“中新(重庆)多式联运示范基地项目”。

  可以这么说,便捷的交通网络,让两江新区实现了华丽转身,由开放的“三线”变成了“一线”。

  在两江新区20公里半径内,水港、空港、铁路港、保税港、信息港五港交汇,形成了连通渝新欧国际铁路大通道和长江黄金水道的多式联运物流通道体系。重庆成为了中国西部唯一集水、铁、空、公等运输资源为一体的内陆国际物流枢纽。


  中新合作项目:对周边的辐射不可估量

  《瞭望东方周刊》:提到新加坡,两江新区与“一带一路”沿线地区开展的互联互通重大合作项目里,中新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备受瞩目,这是怎么促成的?

  汤宗伟:以重庆为项目运营中心的中新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是2015年11月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访问新加坡期间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会谈提出的。

  重庆市委、市政府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各部委对此也非常支持。项目落地一年多来,国家部委专门出台的支持中新示范项目的创新举措或支持意见累计达47条,比如国家发改委同意开展外债规模切块管理改革试点、央行同意开展3项跨境人民币创新业务试点、民航总局同意向新加坡开放经重庆等城市至中国国内4个城市的国内段代码共享等。

  截至2017年2月底,中新双方举行4次项目集中签约,共签约项目70余个,累计金额160多亿美元,包括中新跨境融资、金融服务、智慧城市、政策通道、医疗教育等项目。

  《瞭望东方周刊》:有哪些重要的合作项目?

  汤宗伟:在金融服务领域,两江投资集团在新加坡成功发行了2亿元跨境人民币债券,新加坡普洛斯集团投资设立的普洛斯金融控股有限公司落户两江新区;

  在医疗领域,新加坡莱佛士医疗集团采取“综合医院+特色专科”办院模式,在两江新区开办建设了有1000张床位的外商独资国际综合医院;

  在科研领域,南洋理工大学与重庆大学、两江新区共同建设中新重庆国际联合研究院,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我们也推动了与新加坡国立大学联合建立研究院;

  在航空领域,“重庆-新加坡”航线从每周5班增至每周17班,并且西部航空已将“新加坡-重庆”一线延伸至乌鲁木齐。

  总的来说,中新项目是一个“存量+增量”“有形+无形”“重庆+国内外”并存与叠加的示范项目,对周边的辐射不可估量。这些项目不但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领域,也是自由贸易项下的关键领域,所以我们与重庆自贸区核心区建设是一体规划一体考量的。


  重庆自贸试验区:两江新区探索开放新机遇

  《瞭望东方周刊》:2017年4月,中国7个新增的自贸区都举行了挂牌仪式。两江新区如何利用自贸区加快自身发展?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695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