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4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时说:“中国有句话是‘要致富先修路’,联合国非常愿意与中国合作共同建设这条新的道路。”

  换言之,联合国将积极参与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

  迄今为止,包括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人口基金在内的多个联合国组织已经分别与中国相关部门签署了关于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加强合作的谅解备忘录。目标是促进沿线国家的可持续发展以及妇女儿童、人口、卫生事业的进步,帮助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以下简称“2030年议程”)。

  近日,联合国系统驻华协调员兼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罗世礼(Nicholas Rosellini)在北京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进一步表示,“一带一路”倡议是“至关重要的全球合作新平台”,“可能会促进‘2030年议程’提早实现”。


  一项非常重要的全球倡议

  《瞭望东方周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成果清单共计270多项,其中你最关注哪些方面?

  罗世礼:这是一项巨大的成就。就政治意义而言,它帮助我们搭建了至关重要的全球合作新平台——许多国家参与其中,许多国家元首和政府领袖到场支持,同时还有联合国各机构鼎力相助。

  可以说,世界上很多国家、多边组织和个人,都把“一带一路”视为一项非常重要的全球倡议。

  对联合国来说,我们很高兴看到“一带一路”得到多边的广泛认可。联合国有20多个部门都对这个倡议表示欢迎,与中国政府一共达成11项金融协议,签署了多个新的谅解备忘录。

  此外,我还注意到,“一带一路”的很多投资和援助都投向了那些正在进行冲突和灾后重建的国家——对这些国家基础设施、交通和通讯的投资,不仅可以使人们获得人道主义援助,长期来看对国家发展也大有帮助,这一点非常值得肯定。

  此外,中国向南南合作援助基金增资10亿美元也是个好消息,对于落实“2030年议程”来说意义重大。(编者注——2015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出席联合国成立70周年系列峰会时宣布设立南南合作援助基金,首期提供20亿美元,用于支持发展中国家落实“2030年议程”。“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再次向南南合作援助基金增资10亿美元,使基金规模扩大至30亿美元)

  《瞭望东方周刊》:你第一次听到“一带一路”倡议是在什么时候?现在是否有新的体会?

  罗世礼:我第一次听到“一带一路”倡议大约是在三四年前,那时我还没来中国工作。

  我所感受到的变化是,现在“一带一路”倡议的内容更加集中,目标越来越清晰明确,尤其是在基础设施建设和互联互通方面。这种互联互通不仅是在空间上建立联系,还包括在国与国、人与人之间实现文化融合,这也是“一带一路”倡议能够持续推进的坚实基础。

  我在中国参加过很多关于“一带一路”的会议,感觉到中国各政府部门、各省份都在积极努力参与其中。联合国已经与很多中国机构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开展了合作,比如国家发改委和国家开发银行。未来联合国期待能与中国更多机构合作。

  此外,联合国也非常愿意与中国企业在可持续性商业发展和企业社会责任领域展开合作。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发布了《中国企业海外可持续发展报告2017》。报告强调了2030年议程、“一带一路”倡议和中国企业在海外经营之间的关系,涵盖了改善基础设施建设、强化产业升级、创造就业机会、促进技术转移及践行生态文明以及中国企业已经参与和在落实“一带一路”倡议和2030年议程过程中需要中国企业参与的方方面面。


  “一带一路”助力“2030年议程”

  《瞭望东方周刊》:你如何理解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全球命运共同体”?

  罗世礼:当今世界,能把人类团结在一起的因素远远多于把我们分隔开的因素,我们确实处在一个命运共同体之中。

  把我们联系在一起的纽带,是共同的过去和历史以及持续了几个世纪的文化交流,我们还需要建立更多的联系。“全球命运共同体”的概念也符合“2030年议程”中所提倡的可持续发展、包容、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不让任何一个人和任何一个国家掉队等理念。

  可以说,“全球命运共同体”和“2030年议程”有很多相通之处。

  《瞭望东方周刊》:联合国在支持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时,关注焦点和优先领域是什么?

  罗世礼:我们把“一带一路”倡议看成是可以促进“2030年议程”落实的重要平台。

  所以我们会非常感兴趣,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企业会实施哪些计划来促进可持续发展,以及这些项目是否会有很好的经济收益,是否可以很好地融入当地社区。还有就是沿线国家能否还清项目贷款,获得财政收入。最重要的一点是,它能否带来环境的绿色可持续发展。

  我们支持对环境、社会和经济可持续发展都有益的投资项目。联合国也愿意通过自己的全球网络为“一带一路”相关项目提供支持。在“一带一路”倡议中,我们的角色是同中国以及其他伙伴国合作,促进“2030年议程”更好地落实。

  《瞭望东方周刊》:你认为“一带一路”倡议会推动“2030年议程”的实施吗?实现这个议程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罗世礼:“2030年议程”是非常宏大和雄心勃勃的。之所以说宏大,是因为它是一项非常完整、综合性很强的议程。比如,关于城市化的部分,它要求我们不能只关注城市规划,还要考虑到城市的环境政策,同时关注公平和贫困问题。

  如何实现城市的可持续绿色发展,涉及方方面面的议题,是一个挑战。

  另一个挑战,是如何处理复杂的伙伴关系。“2030年议程”的实现,需要和很多不同类型的伙伴合作——私营企业是我们实现目标的关键伙伴,中央和地方政府及民间组织也很重要。我们需要协调很多类型的伙伴一起合作,这是一件复杂的事。

  然后就是资金来源的问题。发展中国家所需的投资金额巨大,需要来自中央政府、地方政府、私营企业、基金会和非政府组织以及捐赠等多种形式的投资。

  我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可能会促进“2030年议程”提早实现。因为它可以提供实现目标所需要的资源,还能帮助解决其中出现的问题。“一带一路”倡议考量全面,确保了投资的可持续性,它还是一项多边合作倡议,汇集了很多国家和地区,形成了不同的伙伴关系。同时,它也带来了实实在在的资金,为基础设施建设和创造就业提供了资源。


  联合国可以帮助协调

  《瞭望东方周刊》:联合国在与中国关于“一带一路”的合作中,会面临哪些挑战?

  罗世礼:考虑到“一带一路”倡议的体量,这个过程一定会充满挑战。在协商过程中,各方肯定会有分歧。我认为,这就更加需要参与“一带一路”的国家、机构和企业不断磋商协调。如果出现分歧,联合国可以帮助协调。

  此外,值得关注的,不仅在于基础设施和制造业方面的“硬投资”,也在于科学技术创新和研发上的“软投资”。

  《瞭望东方周刊》:联合国哪些机构正在积极行动与中国政府对接合作,推动“一带一路”倡议项目的落实?进展如何?

  罗世礼:联合国系统中有数十个机构在与“一带一路”倡议合作,合作方式不同,内容多种多样,包括技术合作、政策合作、项目管理合作等。有些合作则是通过南南合作援助基金落地的,比如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实施的粮食援助等人道主义救援活动。

  《瞭望东方周刊》:目前全球一些国家和地区出现了反全球化思潮抬头的趋势,你对此感到担心吗?

  罗世礼:是的,这个趋势确实存在。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6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