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陈振华2017-08-10

  有的取得了第三方支付牌照,有的通过小贷公司进入信贷领域,有的开发出新的金融产品受到热捧。银行与互联网金融公司的业务和产品边界产生了交叉,竞争在所难免。

  “如以‘余额宝’为代表的互联网理财产品的成功,对银行存款和理财产品形成了一定程度的分流。”董希淼告诉本刊记者。

  董希淼还观察到,部分第三方支付机构,一方面利用客户备付金的资源优势,继续获取商业银行多方面业务支持,另一方面在数据和信息上割裂客户与银行的直接联系,企图使银行沦为其工具和通道。


  激战支付市场

  而银行逐渐不满足于这样的角色,商业银行和互联网企业,也逐渐擦出了竞争的火花。

  2014年初,工农中建“四大行”,以“保障客户信息与资金安全”为由,相继调低对支付宝快捷支付额度,一时激起热议。

  各大商业银行也纷纷开通了自身App支付功能,更在中国银联的带领下,抢滩支付市场。

  2015年12月,中国银联联同超过20家商业银行推出“云闪付”;2017年5月27日,中国银联联合40余家商业银行宣布推出银联“云闪付”二维码产品,直接对标支付宝和微信支付。

  政策的影响更有决定性作用。

  2017年1月,央行新规出台,明确了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客户备付金,将统一交存至指定账户。

  随着央行加强客户备付金管理新规的逐步落实,备付金将全部上存央行进行集中存管。在董希淼看来,第三方支付机构失去了备付金这一重要筹码,主动寻求合作成为其自然的选择。

  “近几年,银行的需求更多体现在移动互联网化的实现,互联网公司帮助银行突破最开始基于持卡客户的业务边际,以人、行为、订单作为基础,扩大获客范围和服务边际。”第三方支付公司易宝支付CEO唐彬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据他介绍,目前第三方支付与银行的合作,主要体现在支付通道、工具、数据、场景等方面。


  中小银行的新机会

  而在另一个热门的互联网金融——P2P领域,商业银行和互联网企业的合作,呈现出另一番特点。

  曾刚观察到,对大银行而言,本身的业务服务地域范围和产品类别都很齐全,与P2P公司合作的兴趣并不大,但对中小银行而言,却是一个新的发展机会。

  “比如一个县域的小银行,原则上只能服务于县域范围内,通过与P2P公司在生态层面上的合作,拓展了服务范围,还开发出新的产品类别,因此一些农商行、城商行等中小银行,对P2P公司很有热情。”曾刚告诉本刊记者。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一些中小银行与P2P公司的合作,往往是表外理财的资金合作。

  “银行像买理财产品一样,通过信托机构,购买P2P资产,拿一个固定的理财收益,相当于银行在P2P平台上理财。比如银行给P2P公司1000万元,年底能拿回收益就行。”上述人士说。

  2016年8月以来,《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办法》《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等监管办法相继出台。其中规定,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应指定唯一一家存管人作为资金存管机构,同时,存管人限定为商业银行。

  2016年2月,P2P平台人人贷就宣布与中国民生银行合作的资金存管正式上线,是业内最早主动寻求银行合作的平台之一。

  “从根除平台道德风险、彻底隔绝平台与投资者资金的关系来看,通过银行进行资金存管是有效的方式。”人人贷联合创始人杨一夫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而从银行的角度看,存管资金会收取一定费用,对于中小银行而言,这也有利可图。

  据网贷之家研究院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5月8日,已有广东华兴银行、江西银行、徽商银行和浙商银行等39家银行布局P2P网贷平台资金直接存管业务;共有389家正常运营平台宣布与银行签订直接存管协议(含已完成资金存管系统对接并上线平台和签约嵌入式存管平台);其中,广东华兴银行与94家平台签订协议,在数量上位居榜首。

  另一个事实是越来越多的中小银行,正借助互联网金融公司的科技力量,达成合作,不断发展壮大。

  蚂蚁金服除与建行合作外,在2017年6月上线的蚂蚁财富上,已入驻平安、民生、兴业、浦发、光大、中信、华夏等7家银行。

  京东金融除与工行达成战略合作外,与中信、光大、民生等合作小白卡落地;并接入北京银行、民生银行、农业银行的移动App,为其搭建电商场景;还分别与山东省城市商业银行合作联盟、广东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进行战略合作。

  其间也不乏一些专业的中小型金融技术公司的身影。

  PINTEC集团旗下智能信贷技术公司读秒CEO周静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读秒已在2017年4月,分别与新网银行、上海华瑞银行签订合作协议。

  “读秒通过丰富的场景入口获取客户,用大数据风控技术,联合银行对用户进风控考察,最后的借款协议由用户与银行直接签订。这种助贷模式,将更好地为银行等金融机构提供新的获客途径。”周静说。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48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