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杨卓琦2017-08-10

  福州路是上海有名的文化一条街,这里散落着十几家大大小小的文房四宝店铺。其中最著名的要属周虎臣曹素功笔墨庄。曹素功墨的历史可追溯至清康熙六年,周虎臣毛笔更是被列为清代“四大名笔”之一。

  中国文房四宝行业只有两个规模以上企业,上海周虎臣曹素功笔墨有限公司是其中之一,另一个则是安徽的中国宣纸集团公司。

  周虎臣曹素功笔墨近年的发展轨迹,算得上是文房四宝行业的一个缩影:它拥有两个老字号品牌,在21世纪初却曾游走于濒临破产的边缘。而后,在书画市场复苏的背景下,凭借对企业的重新定位,又崛起成为业内龙头。

  “现在周虎臣毛笔年生产、销售量约为250万支。”上海周虎臣曹素功笔墨有限公司总经理杜弘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鲜明的对比

  文房四宝,作为中国传统的书写工具传承千年。

  2016年底,工信部发布了《关于促进文房四宝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提出加强对文房四宝产业的统筹和规划,促进文房四宝产业传承发展。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对《瞭望东方周刊》说,文房四宝是中华文化的见证者,更是中国文化艺术的重要载体,理应受到重视。

  陈少峰介绍说,随着书画市场的再度崛起,书法进课堂等书法教育政策的实施,近年来文房四宝产业稳步增长。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6年底,全国文房四宝行业工业总产值约为60.2亿元。而解放之初,全国文房四宝行业工业总产值约为3亿元,从业人数不到3万人。

  20世纪80年代,中国砚都广东肇庆只有端砚企业5家,从业人数不足千人。2012年,端砚年产值超过10亿元,拥有端砚企业及作坊1000多家,从业人员约为一万人。

  不同于其他行业,文房四宝行业受到原材料等条件的制约,有明显的集聚特征。一个说法是,“有一座山,就有一群刻砚、制墨的人;有一条河,就有造纸、制笔的一家一户。”

  从2004年起,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中国文房四宝协会先后向浙江湖州善琏镇、安徽绩溪县、安徽泾县、广东肇庆、吉林白山市等地授予“文房四宝特色区域”称号。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有近30个文房四宝特色区域。

  《指导意见》提出,到2020年,全国文房四宝特色区域与产业集群要达到40个左右,培育文房四宝产业“国之宝”品牌产品50个左右。


  曾经的无序与反思

  目前,文房四宝行业存在的问题是,依然保留着传统的家庭作坊式的运作方式,生产效率低下,产品质量参差不齐。

  以毛笔行业为例,杜弘告诉本刊记者,大部分制笔企业员工在10人以下,20人以上的少之又少。

  由于该行业门槛相对较低,在20世纪90年代,市场曾经很无序:生产偷工减料,厂家大打价格战,攀比产量,最后搞得宣纸不再是宣纸,湖笔不再是湖笔。

  以宣纸为例,很多制作厂家为了降低成本,大量添加化学制剂。宣纸看起来很白,两三年后便开始泛黄,四五年后就变脆无法使用了。

  不止宣纸,毛笔也被做了手脚。狼毫笔头的原料变成了尼龙丝加兽毛,尼龙成分甚至能占到80%。

  江西进贤县文港镇是临川文化的发源地与词人晏殊的故里,它的另一个名号是“华夏笔都”。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瞭望东方周刊》,20世纪90年代初,进贤的毛笔产量曾占据全国半壁江山,但由于对产品质量的忽视,导致市场上一听是江西毛笔就避之而唯恐不及。

  文房四宝基本上都属于质量隐蔽性产品,它的内在质量一般无法一眼识别,只有在使用过程中才能得到检验。

  杜弘告诉本刊记者,周虎臣每一批次的毛笔都需要经过“试笔”。前来试笔的人并非公司内部员工,而要邀请上海书画界专业人士,在周虎臣的门店,按照自己的喜好随意抽取检验。

  一旦书画家试用的毛笔不合格,周虎臣会立马销毁同批次产品,杜弘记得最多一年销毁了10万支笔。“现在基本保持在0.05%~0.1%的比例。”

  杜弘说,这些年看到太多同行或跟风去做礼品市场,或对质量把控不严,等到想重新回到专业市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为此感到惋惜,“这里面不乏一些老字号企业。”

  随着消费者生活水平的提高,现在人们对文房四宝的品种、质量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指导意见》明确了行业发展的七大重点任务。其一就是实施“三品”战略: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

  创新产品,成为文房四宝企业适应新环境的必然选择。


  产品细分

  20世纪90年代,周虎臣曹素功曾把做外贸生意和胎发笔作为主要的利润来源。随着市场的不断发展,竞争越来越激烈,2000~2005年,企业连年亏损。杜弘统计,当时员工工资只有上海平均工资的40%。

  这段痛苦的经历让杜弘他们转变了思路,将企业重新定位为“为书画界服务”,只做专业的文房四宝产品。

  周虎臣有一支毛笔叫“右军书法”,右军指的是王羲之,这支笔正是几十年前的掌门人针对喜爱《兰亭序》的书法人群开发出来的,现在仍是周虎臣的当家产品。受到“右军书法”的启发,周虎臣从2005年开始布局细分市场。

  现在,周虎臣有“传统名笔”“名技名笔”“名帖名笔”“名人名笔”四大类,品种多达四五百个。“名帖名笔”系列是根据不同的碑帖和书法流派的用笔特点而开发的专用毛笔,如“兰亭戏鹅”“张旭醉颠狂草”等;“名技名笔”系列则是根据国画技法的特殊需要研制的专用笔,专门适用于勾线、点皴等绘画技法。

  “书法风格不同,对毛笔的需求也不同。”杜弘说,当初很多同行对此举并不看好,但根据市场需求专业细分产品之后,周虎臣最终扭亏为盈,成为行业翘楚。如今,周虎臣的员工工资水平已经能达到上海平均工资的120%。

  安徽胡开文墨厂厂长汪培坤认为,这十年来墨块产品也在不断细化,产品不仅有油烟墨、松烟墨、漆烟墨等传统分类,还增加了旅游纪念墨、礼品墨、收藏墨等观赏墨。


  互联网阵地不能丢

  文房四宝过去多依靠线下网络销售,如今情况发生了变化。

  据媒体报道,20世纪90年代,安徽泾县李园村曾依靠宣纸、书画纸,让当地村民奔小康。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实体店的生意越来越难做,李园村的宣纸销量随之受到影响。

  为突破营销瓶颈,李园村全村990余户村民有300多户在淘宝、天猫平台开设了网店,销售宣纸、书画纸以及文房四宝用品等,网络年销售额超过了3000万元。

  在江西文港镇,销售毛笔的网店也有400多家,线上销售占了近三成。

  杜弘也将企业转型的重点放在了线上渠道的拓展上。他们2005年就开始尝试互联网销售。“当时公司员工的平均年龄在50岁以上,整个公司只有财务部有一台电脑。”

  这种情况下,第一年电商销售仍取得了10多万元的业绩,第二年达到30多万元。数据远远超出了预期,“大家开始认可互联网销售是一个新的发展思路”。

  现在,周虎臣曹素功笔墨在16家电商平台开设了自己的旗舰店,网上销售占到整个零售的25%,并且保持每年50%的增长。

  传统的手工业需要突破传统的思维局限,当然,互联网上的竞争也很激烈。

  陈少峰告诉本刊记者,现在的宣纸市场呈现出两极分化的局面:传统的手工宣纸一方面主要供书画家使用,一方面具有收藏价值,总体发展良好;而书画纸的价格受到网络冲击影响更大,商家为了销量不断降价。

  杜弘也说,如今在淘宝上销售周虎臣毛笔的商家有几百家,但大部分商户并未得到他们的线上销售授权。很多商户通过发布周虎臣的特价毛笔信息获得引流,“这些人大部分是我们的线下特许经销商,我们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虽然互联网市场有些鱼龙混杂,但杜弘觉得这块阵地不能丢,现在他们还在尝试网络直播,让书画名家通过直播试笔过程来推广自家的产品。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