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高晓东2017-08-24

  东湖高新区是武汉的“人才特区”。

  2016年底,东湖高新区就启动了第十批“3551光谷人才计划”,面向社会公开申报评选,目前有1203名申报人,这接近第九批申报量的1.6倍。其中不乏来自美国哈佛、麻省理工、英国牛津等国际知名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申报人。

  实际上,对优秀人才,各城市历来都会提供优惠政策。2017年,城市之间的人才竞争,之所以引起关注,还是因为争夺的对象,已经扩大到了毫无工作经验的大学毕业生。

  “5年吸引100万大学生在汉创新创业。”这是2017年2月,武汉市市长万勇在武汉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引才目标。

  人才争夺战的号角已经吹响。


  省会城市对战一线城市

  继武汉之后,它的两个邻居——陕西省会西安和湖南省会长沙,也先后明确表示自己5年之内要招揽100万人才。

  截至本刊记者发稿时,已经有11个省会城市、直辖市公布了优惠政策,加入了人才争夺。按时间顺序分别是:天津、重庆、南京、西安、济南、杭州、广州、武汉、长沙、郑州和成都。其中,广州还属于传统上的一线城市。从区域上来看,中西部城市居多。

  随“战事愈酣”,入局的已经不限于省会城市、直辖市,佛山、东莞等城市也纷纷加入。总体来看,各地优惠政策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落户、子女入学、住房扶持、就业创业政策、直接现金奖励。

  比如,长沙“人才新政22条”:对新落户并在长沙工作的博士、硕士、本科等全日制高校毕业生,两年内分别发放每年1.5万元、1万元、0.6万元租房和生活补贴,博士、硕士毕业生在长沙工作并首次购房的,分别给予6万元、3万元购房补贴。武汉、济南、广州黄埔区和南沙区、成都等大多数出台人才政策的城市,都有专门针对应届毕业生进行住房补贴和落户的政策。

  二线城市的人才争夺,让一线城市深圳有了危机感。深圳人口多数来自外地,常住人口平均年龄只有32.5岁,为稳定企业人才队伍,深圳政府部门召开会议探讨个税抵扣,减轻企业和人才负担。7月17日,深圳市又公布实施《深圳市积分入户办法(试行)》,在原有的人才引进落户渠道之外,又增一条不须考虑学历的入户渠道。至此,广州之后,深圳成为又一个加入人才争夺站的一线城市。


  人才之争背后的城市竞争

  人才争夺的背后是城市竞争力之争。

  日前,国家统计局已经公布了上半年宏观经济数据,各个省份也在陆续公布经济半年报。仔细比对上半年的经济数据后,不难发现,目前GDP总量和增长速度排名靠前的城市与参与人才竞争的城市几乎完全重合。

  比如,15个副省级城市的第一名和第二名——广州与深圳,GDP总量均超过9000亿元,比第三名成都高出约3000亿元。实际上,自1989年起,广州GDP总量一直保持在全国第三的位置。不过,差距在逐渐缩小,2016年,广州与深圳GDP总量仅相差118亿元。

  经济上,深圳与广州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最近的人才政策方面,深圳与广州之间也形成了对垒。

  2015年起,深圳正式实施《深圳市人才安居办法》,全日制本科生及以上学历,只要落户深圳,就能获得一次性租房和生活补贴。

  2016年开始,补贴翻倍,如今仍在执行,标准为:本科1.5万元、硕士2.5万元、博士3万元,还可申请公租房轮候。

  2017年5月12日,广州黄埔区发布的人才政策,则首次将应届本科毕业生纳入住房补贴范围,力度比深圳更大:本科生一次性发放2万元,硕士研究生补贴3万元,博士及副高级以上专业技术职称的补贴5万元。

  除处于明显优势的广州与深圳,自第三名成都开始,城市之间的差距并不大,相互之间GDP总量最少只存在着一两百亿元的差值。

  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对《瞭望东方周刊》说:“城市综合竞争力的表现就是这座城市能创造多少财富,也就是GDP的增长。”

  倪鹏飞认为,目前,虽然一线城市、二线城市等不同层级之间城市,排位不会发生越级式明显变化,但是,二线或者强二线城市的竞争力指数会进一步上升,城市之间的实力差距会进一步缩小。这无疑会增加城市之间竞争的激烈程度——稍有不慎就会导致位次的下降。

  “而且,国内城市的GDP增长,已经整体上从资本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创新驱动的发展方式跟人才、科技密切相关,所以数量众多的‘新一线城市’之间,以及GDP总量越来越接近的广州、深圳这两个一线城市之间,才会产生如此激烈的人才竞争。”倪鹏飞说。


  积累比较优势的“初战”阶段

  众多新一线城市,在经济总量排名上非常接近,在产业发展定位上也是如此。

  2016年12月12日,《武汉市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十三五”规划》发布。

  2017年5月,《成都市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十三五”规划》发布。

  这两个城市2017年上半年的GDP总量都在6000亿元左右,均属于中国的中西部地区。如果比较一下上述两个城市对各自未来产业发展的重点布局,不难发现在很多产业上,两个城市的定位具有相似性,比如大数据、电子信息、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生物医药、高端装备等。这无疑会导致同类产业发展过程中,不同城市之间的“混战”。

  不过,在倪鹏飞看来,这是不得不经历的阶段。城市间在同一产业上的竞争过程,也是积累比较优势的过程。只有经过了这一阶段,分出高下,各个城市才能各自在某个产业中,或者同一个产业的不同环节形成自身的比较优势,并据此合作。“总之,需要先竞争,后合作。”他说。

  如此一来,也就不难理解当下的城市间人才争夺。

  “抢人才,仅仅是城市竞争的一个缩影,其实在为后续产业竞争积蓄力量。”倪鹏飞说,“这个过程只会越来越激烈。”

  比如,目前西安市把人才分为ABCDE共5个等级,应届毕业生属于占比最大的D和E两类。当地媒体《三秦都市报》刊文认为,跟成都、长沙、武汉等邻近城市相比,西安争夺高级别人才的政策毫不逊色,但是对没那么高端的D、E两类人才,优惠政策不足。尤其是对本科、硕士毕业生占多数的E类人才,相关政策仅有一句“纳入公租房保障范围,并优先予以保障”,“显得相对笼统和模糊”。


  抢哪类人才,由产业发展决定

  事实上,各个城市的人才“混战”并非漫无目的的无序竞争,而是根据自身需要进行布局。

  西安市人社局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就表示,目前西安的人才政策主要是“着力解决西安产业领军人才短缺、国际化人才偏少、人才工作市场化程度不够、人才服务环境不优等问题。”

  由此不难看出,高端人才是西安的主要目标。对刚刚毕业的应届毕业生优惠政策较少,也并不难以理解。

  与西安类似,深圳刚刚实施的零学历积分落户政策,也是倾向某一类人群——高级技术工人。2017年2月,深圳市政协曾经组织了一次调研,调研报告称,深圳人才引进主要偏重高端人才,制造业人才结构不合理,高级技术工人极度短缺,服务型制造业的快速发展导致复合型人才和适用性技术人才的缺乏。为此,调研组建议,深圳应降低入户门槛,大力引进技能型专业人才。

  同样的,在武汉市对一些高端人才的招引政策方面,以产业需要定倾向的特点更加清晰。在招揽高端人才时,政府部门按照企业实际需要提供补贴,可以细化到具体项目。

  “6月20日,‘光谷科技悬赏奖’设立,这个奖就是专门针对企业攻关不了的科研项目。”武汉市东湖高新区管委会人才科相关负责人对《瞭望东方周刊》说,“有些企业申请到了国家科研项目,但是自己独立科研攻关很困难,这时就可以申请‘光谷科技悬赏奖’,由政府提供项目实施金额的40%,最多不超过2000万元,作为补贴,面向全球招标,寻找项目研发人员和团队。”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