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日才刚刚开业的ONMINE,日均客流量稳定在600左右,每天的营业额平均超过了7000元。

  未来,ONMINE还会推出“人脸支付”等新技术、新玩法,并在产品和营销上继续作一些创新,黄凌杰认为,在数据上会有更好看的对比。

  而让陈晓东更引以为豪的新零售“代表作”,则是阿里巴巴与银泰孵化的创新零售业态,生活选集(HOUSE SELECTION)。

  位于在杭州武林银泰总店C座6楼的生活选集,是一家主打生活美学概念的买手制集合店,店内商品都有专属二维码,包含着其价格、产地、材质、用户评价等所有信息,触摸、体验、下单、提货,均可在店内完成。

  与普通家居卖场或体验店相比,生活选集1200平方米的面积并不算大,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店内顾客体验区、场景展示区和商品精选区三大区域各自功能的“复杂”性。

  “在样板体验区我们设有摄影基地,顾客可以在这边拍写真、拍全家福,也有人在这里做直播。平时也有一些跨界合作,比如拥有几百万粉丝的天翼阅读,还会在我们店里搞一些沙龙、读书会。”生活选集负责人刘志通对《瞭望东方周刊》介绍。

  2016年12月24日开业的生活选集,短短半年时间已经开出了三家店,并且在技术、形态上都作了全新的尝试和改进。

  “我们最新开业的第三家店,是只有150平方米的迷你版生活选集,其中有一个3D样板间,你只要报出自己住在哪个小区哪个房间,我们的软件就可以找到房间的户型,做出家具进场的虚拟效果图,你自己可以随意更换。这对于家装顾客来说,等于是解决了一个巨大的消费痛点。”刘志通说。


  走向个性化定制

  “其实无论是线下企业往线上走,还是线上企业到线下来,全行业力推全渠道融合、践行新零售,都绝不仅仅是为了给消费者提供更多便捷,包括品牌商、渠道商、制造商在内的整个产业链都将是受益者。”陈晓东总结称。

  线上线下全渠道打通,顾客的消费行为、商品的流通轨迹、库存变动等数据在统一的通道里实时流转,继而被采集和分析,由此指导企业的营销更精准、管理更精细、整个供应链更优化,最终使得生产制造可以从B2C向没有库存的C2B转变,实现供给侧的改革。

  诸多实例正在验证的这些新零售的构想。

  黄凌杰告诉本刊记者,“ONMINE强调品质和价格的最优平衡,比如很多人都喜欢的白色恋人饼干,线下店价格一般在99~118元,我们的售价和天猫一样,都是62元。之所以能够让利消费者,是因为我们有数据做支撑,能够极大降低库存、加快周转、压缩供应链,减少经营成本。”

  应连平则告诉本刊记者,卡西欧即将要开设的新的智慧门店,将引入3D打印、人脸或声音识别系统,消费者将有机会借助系统设计符合自己需求的个性化订制手表,“比如说这些手表、表带你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图像和标识,用电脑设置,通过3D打印完成个人订制。”

  从技术上来说,通过大数据、互联网、物联网和现代物流等技术的应用,指导企业生产、备货,快递公司安排运力和最优路线等等都已不是难事,目前最大的障碍还在于传统零售业的利益机制。

  陈晓东则认为,全渠道融合的基础是“三通”,而“三通”的前提是商品数字化,这项工程对于每季度都有4000多万个SKU的百货业来说,堪称浩大,但银泰已形成了一套成熟的技术系统,解决了这道难题。

  “很多百货、购物中心要花很多精力去说服联营的品牌商从线上线下同款同价、无差别服务做起,而品牌商要实现全国一盘货,那么分踞各地的加盟、代理商和原有的经销模式,则是摆在面前的第一道坎。”陈晓东说。

  但他认为值得乐观的是,越来越多的企业已经迈出了壮士断腕的第一步,市场和消费者的反馈也在鼓励更多人加入这场新零售的时代潮流。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