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暑假,全国各地辅导机构为中小学生定制的夏令营活动热闹非凡,其中不乏一些打着夏令营的旗号开办课程补习班的情况。近期安徽、江苏等地学校教师要求或组织学生参加补课“夏令营”一事引发网络热议。有人认为打着“夏令营”旗号行补课之实属于欺骗行为,同时部分人也表示升学压力大、教育评价标准单一的大环境下,借“夏令营”之名给孩子补上薄弱环节也属无奈之举。

  在教育部门严禁中小学校违规补课的现实下,夏令营怎么就变成了补课班?


   “挂羊头卖狗肉”

  近期,安徽灵璧县某中学要求本校高一部分尖子生参加“夏令营”的消息引发网络热议。本刊记者从安徽电视台有关报道看到,有家长反映,这次打着“夏令营”的幌子收取每位学生4000元费用的活动,实质是校方让学生利用暑假参加校外教育辅导机构的补课班。

  补课班的主办方“天科学堂”招收了来自安徽省内多个城市的学生,培训班分为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竞赛班及高考语文培优班等7个班级,每个班级学员近百人。授课的老师和大多数学生对补课内容三缄其口,主办方工作人员更是企图否认补课这一事实。关于补课生源,主办方表示在网上宣传“夏令营”活动,通过联系学校的老师招揽生源,也有主动前来询问补课事宜的学生和家长。

  记者梳理发现,暑期里假借“夏令营”之名安排补课的不止此一例,近年来江苏、湖南等不少地方都曾有中小学被曝光利用“夏令营”补课。2017年暑假,江苏省瓜洲中学打着“夏令营”的幌子将数百名学生带至另一城市进行有偿补课,后来涉事学校的补课行为被叫停。调查显示补课为学生和家长自愿行为,当地教育部门也对组织补课的校方及相关责任人作出要求书面检查及批评教育的处罚。

  对于此类补课现象,不少人持否定态度,认为此举不利于孩子长远的身心健康,同时也有部分家长表示升学、出国等各种压力下的补课“夏令营”也实属无奈。

  “把孩子逼得太紧会适得其反,让其产生逆反心理。”成都市民刘艳给正上初中的儿子报了个体育锻炼的夏令营,“好不容易放暑假,还变相补课岂不是更累?学业虽然重要,但孩子的全面发展也不容忽视。”网友“刘炜Angel”对表里不一的补课“夏令营”也深有感触,“现在的暑期补课班都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夏令营,早上7点半到校、晚上9点放学,假期里的我尽量要用欢喜的语调掩饰内心的悲伤。”

  另一方面,也有家长担忧孩子跟不上学校的学习进度,表示趁假期补课也是被迫无奈。成都一位家长王女士说,现在重点中学的课程进度快,竞争压力大,如果不趁暑假把奥数等较难的课程补上,开学后学习进度恐怕要落后了。


  夏令营为何变味了

  原本用以调节放松学生身心的暑假却变成了课程集训期,背后究竟有哪些原因?相关教育专家向记者梳理了多方现实因素。

  现行教育评价体系过于单一。“夏令营和补习班是有区别的,补习班把孩子关在屋里上课、做作业,夏令营应该以户外活动为主,鼓励孩子体验大自然、了解社会。但现在很多夏令营变味了,总想与学生提升考试分数挂钩。”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尽管教育部门一直强调暑期禁补,各种指令成山成海,却总有违规补课现象,归根结底是因为现行的教育评价体系太过单一,还是唯分数论,按分数排队的标准必然逼迫学校、学生和家长一直追求高分,所以类似的补课“夏令营”现象也就难以遏制了。

  部分家长对课外辅导有主观需求。福建省宁德师范学院教育与艺术学院副院长邓惠明认为,假期里家长仍要上班工作,无暇陪伴孩子,另外学校升学竞争激烈,很多家长认为孩子在家睡懒觉、打游戏、追剧过于浪费时间,不如通过补习或各种培训增长知识。

  “关键在于家长望子成龙的心态,希望孩子不要输在起跑线上,这是一个打不破的怪圈。”中国人民大学休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琪延认为,夏令营之所以变补习班是因为市场有需求,没有需求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乱象。

  中小学生对课外辅导有客观需求。邓惠明认为,课外学习和辅导是学生学习链上的重要一环,目前我国中小学是大班集体教学,学生的学习基础、学习能力和学习状态有很大不同,统一的课堂教学没法满足所有学生的需要。“课外辅导作为重要的教学辅助手段,尤其是对于学习成绩上‘吃不饱’和‘吃不了’的学生,需要进行‘培优补差’,才能使全体学生都能得到发展。”


  专家建议重视“监管”“疏导”相结合

  “打着‘夏令营’的旗号补课,主办方收钱办学属于欺骗行为,家长给孩子报名、缴费也是自欺欺人。”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主办方打着“高大上”的“夏令营”名义开展补课活动,缺乏明确的监管主体,难以监督,维权难,存在各种隐患,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夏令营”亟待规范。

  面对目前国内夏令营变身补课班的现象,有关专家认为不能简单地“堵”,应该多措并举进行疏导管理。

  刘俊海表示,夏令营是给孩子们提供一种不同于常规课程的开阔视野、锻炼身心的活动,而不是增加孩子们的负担,应当恢复夏令营本身的意义。在这方面,需要相关部门加强监管,下猛药整顿夏令营补课乱象,另一方面也需要改变家长的观念,让孩子在暑期得到身心放松,不能一门心思追求成绩。

  王琪延建议,教育部门应该通过调整相关规则,打破唯分数论的怪圈,培养和考察学生的综合素质。“一味强调禁止补课作用并不大,应该加强疏导和引导,当方向引导对了,市场自然而然会按照既定方向良性发展。”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4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