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云无心2017-08-31

  这些年来,越来越多的人追逐“纯天然食物”,认为原生态的才是健康食品。可是,这些纯天然、原生态的食物真是天然的吗?天然食物真的更健康吗?


  一起著名的官司

  大家都在说“天然食品”,然而它并没有明确的定义。通常,人们是指那些生长在自然界中,未经加工或仅经过少量加工的食品。如果按照这个定义的话,我们吃的粮食、蔬菜、水果、肉、蛋、奶,都不是“天然食品”。因为,它们一般都来自于“人工培育”的种子和“人工饲养”的动物,并且需要“人工生产”的肥料和饲料。

  于是,人们又按照自己的接受程度,对“天然食品”这个概念进行了不同的修订。对于同一种食品,也就有人认为是“天然食品”,有人认为不是。在美国,这种争端还导致了一起著名的官司。

  美国嘉吉公司有一款叫做Truvai的产品,宣称是“天然甜味剂”。这个产品中有两种成分,一种是甜菊提取物,另一种是赤藓糖醇。甜菊提取物是用甜菊的叶子经过一系列的提取和分离纯化得到的,而赤藓糖醇则是以玉米淀粉为原料,通过酶水解和微生物发酵而得到的。

  原告认为,虽然甜菊是天然原料,但分离纯化处理使得它不再是“天然食品”;生产赤藓糖醇的淀粉来源于转基因玉米,又经过水解和发酵,更是“人工合成”的食品。原告指控嘉吉公司的“天然”宣称是不实信息,要求赔偿。

  嘉吉公司则辩称:甜菊提取物来自于天然原料;赤藓糖醇的生产过程跟葡萄酒、啤酒和酸奶一样是天然的,虽然玉米淀粉可能来源于转基因作物,但它只是酵母的食物,就像玉米是奶牛的食物一样;酵母跟奶牛一样是天然的,它生产出来的赤藓糖醇就跟奶牛生产出来的牛奶一样,也是天然的。

  最后,法庭没有作出判决,双方以和解告终:嘉吉公司付出610万美元,保留宣称Truvia为“天然甜味剂”“天然无热量甜味剂”的权利,但需要在产品标签上用星号加注,邀请消费者去他们的网站上阅读“问与答”,以此来“全面了解该产品是如何生产的,以及为什么嘉吉认为它是天然的”,并在产品说明中去除“(生产过程)类似冲茶”等用语。


  没有法规上的界定

  在美国,还有过几起类似的官司,法庭要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来对涉案食品是否“天然”作出判断。但FDA拒绝了这一要求。

  它们也没有对“天然”作出正式的定义,只对食品标签中使用的“天然”一词作了一个说明:食品中没有添加人工或者合成的成分(包括各种来源的色素)。

  FDA解释说,对 “天然”作出正式定义将牵涉到社会各方面,比如消费者组织、工业界、政府机构等,以及极为繁复的因素,如相关的科学、消费者的倾向、数不清的食品生产和加工技术,等等。

  FDA认为,他们有更多更有价值的工作要做,不值得把资源和精力花在定义“天然食品”上。

  而监管肉类和禽蛋产品的美国农业部对于“天然”的说明则是:不含有人工成分、添加色素、只进行过轻微处理。

  所谓“轻微处理”是指加工处理没有从根本上改变食物状态。在使用“天然”标注时,还必须同时说明是按照这个含义来界定的。

  中国和世界大多数国家一样,并没有对“天然食物”作出法规上的界定。所以,一个“天然食品”,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表述。

  商家营销中所说的“天然食品”,未必就是营养师所说的“天然食品”,也未必就是你心中所想的“天然食品”。


  “天然食物”更健康?

  既然连“天然食物”这个概念都是一地鸡毛,要泛泛地讨论“天然食物是否更健康”,也就更加没有基础。

  下面我们按照最严格的“天然食品”概念来讨论其是否更健康,即野外生长的,完全没有经过人类干预的食品,比如野生水产、野菜等等,是否更健康。

  在市场上,同种水产品,野生产品的价格要远远高于养殖的。有一些研究比较过野生水产品和养殖水产品的差异。因为取样不同,所得到的结果也不尽相同。总体来看,养殖的水产品要更为肥硕,同样的大小,养殖的生长期要更短,肉的筋道程度、风味物质的积累可能要少一些。

  水产品的安全性中,重金属和有机污染物是核心的指标。相同的水质,水产品的生长期越长,体内累积的量就越高。野外的水质参差不齐,并不见得都是清洁的水体,有的地方污染物的含量可能更高。所以,总体而言,野生水产品的污染物含量比养殖产品要高。

  此外,野生水产品面对病菌和寄生虫时只能听天由命,而养殖产品会有监控,可以使用消毒剂和抗生素等“人工干预”来解决。当然,如果使用不当,也就可能有较高的抗生素与消毒剂残留。

  简而言之,“纯天然”的野生水产品的重金属、有机污染物、病菌和寄生虫污染的风险要大一些,而“人工养殖”产品则存在着抗生素和消毒剂残留超标的可能性。

  野菜的情况跟野味差不多。比野生动物更悲催的是,植物不会跑、不会反抗,面对病菌的侵袭,它们只能自己分泌一些“化学物质”来防卫。

  但对于人类来说,这些“化学物质”往往成为毒素或者“抗营养物质”。而人工种植的蔬菜水果,经过了品种的培育和筛选,那些不利于健康的“化学物质”含量已经远远低于野生品种,而营养物质的含量则大大提高了。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40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