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王元元 亢志霞2017-09-07

  李鹏远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能和“一带一路”产生如此紧密的联系。

  2013年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时,李鹏远还在内蒙古一家互联网公司做运营总监,但嗅觉灵敏的他已经觉察到“一带一路”可能带来的巨大商机。没多久,他便辞职,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成立了禹力对外经济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禹力)。

  “我们专做针对俄蒙两国的跨境物流和面向蒙古国消费者的跨境电商,过去三年的业务增长非常快,超出了预期。”李鹏远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在他看来,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使区域之间的市场连接大大加强,让跨境生意能够趁此做大做强。

  过去几年,借“一带一路”东风,越来越多像禹力这样专注跨境生意的企业崭露头角,成就了内蒙古经济发展的新气象,以此为代表的进出口贸易更成为全区经济增长的新亮点。

  在2015年的内蒙古自治区“两会”上,“推进草原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在融入和服务国家发展战略中拓展发展空间”成为内蒙古给自己定下的未来发展方向。

  “‘一带一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内蒙古可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发挥重要作用。”内蒙古自治区发展研究中心经济监测预测处处长、研究员付东梅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从满洲里直达欧洲20国

  李鹏远最初在选择创业时,几乎没有思考就将禹力放在了中蒙两国最大的陆路口岸二连浩特,“边境口岸方便货物的进出,也为双方人员往来提供了便利,更降低了企业的运营成本。”

  这正是内蒙古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体现出的独特区位优势。

  作为一个横跨东北、华北、西北的边疆自治区,内蒙古的边境线长达4200多公里,外联俄罗斯、蒙古两国,内接黑龙江、吉林、辽宁、河北、山西、陕西、宁夏、甘肃八省(区)。

  “无论是‘丝绸之路经济带’,还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上的各省(区、市),向北和向西都必过内蒙古。”付东梅告诉本刊记者,在“一带一路”的陆路通道中,内蒙古无疑是个重要节点。

  在她看来,这是内蒙古的核心优势,借助这一优势,内蒙古能在“一带一路”中发挥国内其他省(区)不可替代的作用,“尤其是在联通俄蒙上,内蒙古的地位举足轻重。”

  2015年3月,国家发改委、外交部等多部委联合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其中明确提出内蒙古要发挥联通俄蒙的区位优势。

  而这一文件发布半年前,习近平主席在中俄蒙三国元首会晤时提议,把丝绸之路经济带同俄罗斯跨欧亚大铁路、蒙古国草原之路倡议对接,打造中俄蒙经济走廊。

  “中俄蒙经济走廊是‘一带一路’的四条线路之一,地位颇为重要,而内蒙古作为唯一联通俄蒙两国的自治区,自然成为了中俄蒙经济走廊的前沿阵地。”付东梅说,这也成为内蒙古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抓手。

  这一点在地处中俄蒙三国交界处的内蒙古满洲里口岸表现得尤为明显。

  “满洲里口岸是第一欧亚大陆桥的交通要冲,是中国通往俄罗斯等国家和欧洲各国最便捷、最经济、最重要的陆海联运大通道,也是中国最大的边境陆路口岸。”满洲里口岸办主任张可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经满洲里口岸出境到俄罗斯和欧洲的货物,在出境后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可途径俄罗斯10多个主要城市,并直达欧洲20多个国家和地区,覆盖欧亚大陆的东西两端。

  “满洲里口岸辐射的俄罗斯、欧洲多国都是‘一带一路’沿线的重要国家和地区。”张可说,由此可见,位置特殊的内蒙古在整个“一带一路”中占据重要地位。


  蒙内铁路上的内蒙古钢轨

  “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进一步促进了中国与亚洲、欧洲等国的经济融合,密切了国与国、区域之间的经济联系,让双边、多边贸易更加便利、畅通。”付东梅说。

  这给内蒙古带来的直接好处是,让本地企业“走出去”的步伐更快、更稳,尤其是域内的一些大企业在代表内蒙古的本身,也成为中国企业踏足海外的标杆。

  “随着‘一带一路’的推进,伊利准确把握时代契机,提出了‘全球织网’战略,积极融入国际乳业产业链,希望在全球乳业版图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伊利集团(以下简称伊利)执行总裁张剑秋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伊利是目前唯一跻身全球乳业八强的中国企业,同时也是内蒙古乃至中国历史最悠久的乳企。

  伊利在欧洲成立了中国乳业目前为止规格最高的海外研发中心——欧洲研发中心。依托该研发中心,伊利与荷兰瓦赫宁根大学在食品安全早期预警系统以及母乳方面展开了深度研究。

  此外,伊利也在近几年加强了与美国相关企业和科研机构在乳品工艺、食品营养、原料供应链等多个领域的全方位合作。

  在大洋洲,伊利在新西兰建设了覆盖科研、生产、深加工、包装等多个领域的全球最大一体化乳业基地,总投资达30亿元人民币,创造了中新两国投资规模的新纪录。

  2017年3月,伊利在新西兰生产基地的二期项目也顺利揭牌。该项目因创造了“输出管理、输出标准、输出智慧”的“走出去”新模式,更是成为“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典范工程。

  而内蒙古另一颇具知名度的企业包头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包钢),也同样在“一带一路”的大潮下将钢铁产品卖到了全球各地,尤其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

  比如2017年5月31日建成通车的肯尼亚蒙内(蒙巴萨~内罗毕)铁路就使用了超过2万吨包钢供应的钢轨,2016年包钢共出口9.8万吨钢轨,全部销往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2017年上半年,包钢共出口钢材82.02万吨,同比增长了15.93%,其中出口到伊朗、越南、菲律宾、巴基斯坦等18个‘一带一路’国家的钢材达到45.19万吨,占到出口钢材总量的55%。”包钢董事李德刚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前所未有的开放格局

  在李德刚看来,“一带一路”不仅给内蒙古的企业“走出去”提供了更多市场机遇,还让这些以往鲜少涉足国际市场的企业学会了如何利用自身优势打造国际影响力。

  以包钢为例,产品服务网络的深入为未来与“一带一路”国家合作投资建厂创造了条件,同时促进了企业整体水平的提高。

  而伊利更是在“一带一路”的助推下,借由国际化战略,把国际一流的生产技术、经营模式、新型产品、优势品牌甚至优秀人才引进来,实现了从国产知名品牌到国际有一定影响力品牌的华丽转身。

  不仅如此,伊利在海外的项目还给当地带来了就业和税收,促进当地经济发展。比如其在新西兰生产基地的一期工程几乎全部雇佣的是当地工人,解决了上百人就业。

  “‘一带一路’加速了沿线乳业资源在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之间的流动,为政策协调、市场共享、标准搭建等创造了有利条件,实现了全球乳业的互联互通。”张剑秋告诉本刊记者。

  当然,在不断扩大对外贸易的同时,内蒙古也成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的新热点。

  公开资料显示,2012~2016年,内蒙古利用外资规模每年均保持在30亿美元以上,投资由原来的能源、化工等传统产业,逐渐拓展到物流、计算机服务等领域。

  十八大以来,内蒙古外贸进出口额更是达到历史最高水平,2012~2016年累计进出口额为622.9亿美元,占到了自治区成立70年来进出口总额的四成。

  根据满洲里海关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2017年1~7月,内蒙古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进出口总额已达到372.6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增长了41%。

  “70年来,内蒙古对外开放水平不断提升,尤其是‘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以来,内蒙古全方位扩大对外开放,形成了前所未有的开放新格局。”张可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