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停在沪新增投放,否则纳入企业信用档案;及时清运违停车辆,第三方费用由单车企业承担……上海交通部门日前发布了史上“最严”单车限令。

  本刊记者近日探访违停单车临时停放点发现,杂草丛生的“僵尸车山”仍未彻底终结。专家认为,“限令”对单车总量进行了严格控制,而要解开违规停放的“结”,还需要尽快明确责任分担。 


  线下运维成企业“软肋”

  由于违规停放清运工作一直在进行,增加的管理成本并不少。本刊记者来到位于上海市中兴路鸿兴路附近的两个违停单车临时停放点,这里已经集中了超过3万辆、各种颜色的共享单车。航拍画面显示,杂草与单车相互交错,有不少车被杂乱生长的绿色植被完全覆盖。

  “主要都是从今年年初开始,由于违停违放,陆续从各个路面运送过来的单车。到目前,一个停车场已经停放了19000多辆,摆放比较齐整;另一个停车场车辆是乱堆放的,还没有统计,但也有1万多辆。”停车场一位尤姓工作人员说,其中有不少是因居民举报而被统一收缴的,“上海像这样的停放点几乎每个区都有。”

  据工作人员介绍,近期也有单车公司来领走部分车辆,但领的速度远远低于违停运送过来的速度。最多的一天,停车场接纳了近1200辆违停单车。“这块地很快就要开始施工了,这么多车,如果企业还不来取,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新的地方放。”

  8月22日,摩拜与ofo的相关负责人先后来到上海市静安区这处违停单车临时停放点,与静安区相关监管部门商谈取车方案。企业表示,将与监管部门积极沟通,尽快取车;增加重要点位运维人员,并通过扣除信用积分等方式增强对用户的约束。

  上海市静安区建设和管理委员会表示,从2017年1月将区内的违停单车清运到这个区域以来,区里就多次约谈相关企业,提出加强线下运维的要求,希望企业尽快取回被清运至此的车。只要企业的线下管理到位了,这些车无偿还回去也没问题。

  该部门副主任张拓说,要求主要有三点:一是严格执行总量控制,在区内暂停投放新车;二是每天把调度和更新计划报给交通部门,尤其是投放区域,提前告知街道;三是加强用户管理,要有明确和严厉的处罚措施,规范违停行为。“但遗憾的是,几个月来,这三点没有共享单车企业完全做到,车辆反而越堆越多。”


  最严“限令”剑指总量控制

  过去在上海,非机动车停放都是由相关政府部门划设停车位,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形式,聘请社会力量管理。共享单车大量出现后,平衡被打破,南京、北京等地,这种集中收缴的“僵尸车山”持续曝光。

  鉴于当前共享自行车企业为抢占份额,急于投放,疏于线下运营管理,已严重影响城市交通秩序和形象,近日,上海市交通委员会已对各大共享单车企业出具告知书,要求企业暂停在上海新增投放车辆,一旦发现,将作为严重失信行为纳入企业征信档案。

  根据上海交通部门的要求,企业要加强对违规停放车辆的清理,特别是对交通枢纽、轨交与公交站点、小区、医院等重点区域,及时清运违停和积压车辆。如不及时清运,相关部门将委托第三方代为清运,所需费用由共享单车企业承担。

  监管部门要求各企业按照已发布的团体标准配备运维人员,及时组织现场运营调度,加强停放秩序管理,调运车辆一律不允许投放到规定停放点外,确保停放秩序。企业要及时召回不能提供服务的车辆。对于组织实施上述措施不及时、不到位的企业,交通部门表示将向社会通报,并限制其在上海投放车辆。

  这一告知书被称为“最严”单车限令,旨在解决共享自行车挤占公共出入口、人行道、盲道、非机动车道以及破损故障车辆多等问题。

  据上海市自行车行业协会秘书长郭建荣估算,上海共享单车数量已达150万辆,远远超过需求;仅各区管理部门因违停而收缴后集中堆放的共享单车,估计就超过15万辆。“根据我们的团体标准,每1000辆车要有5个人来进行维护管理,比例是千分之五,据估算,现在企业配备的不到千分之三。” 


  厘清违停的责任

  要解开违停的“结”,关键要厘清企业、政府和用户三方,究竟谁是违停的主体责任承担者?企业认为,一方面,违停者是用户;另一方面,确实也出现过第三方车辆管理公司,将停放于合法位置的单车直接装到卡车上运走的情况。“如果一次次被收缴,再付费取回,谁来监管由政府部门委托的第三方呢?”

  用户则吐槽:“经常看到小区或商场保安把停好的共享单车挪开,如果处罚最后一个使用人,难道以后每次停车后都要拍照自证吗?”

  执法人员说,因为使用权和所有权分离,对违停者的处罚,目前缺乏制度性安排。

  专家认为,共享单车不能因为“解决了最后一公里”的公共需求,就“零成本”享受政府给予公益事业般的资源支持;企业的投放数量饱和、运维力量不足,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

  “不仅应该停止投放单车,还要减量,否则乱象不可逆转。”郭建荣认为,总量控制是电子围栏、精细化、智能化运营的前提。同时,在违停上产生的开支,政府部门和单车企业可以分摊。“先定性单车的公益性,再判断开支共摊的比例,形成相应的法规。”

  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认为,企业加大投放速度却缺乏维护能力,侵占城市资源并影响城市形象。政府开展联合整治,或者一些城市管理人员主动帮助,这些办法比较程式化、个体化,治标不治本,并不长久。“共享单车企业应该认识到,这是个运维至上的行业。”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5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