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陈振华 亢志霞2017-09-21

  托克托县已启动建设了黄河旅游小镇、胡服骑射主题公园、文化创意产业园等一批历史文化旅游项目,并设计了历史文化旅游精品线路,统筹发展休闲度假、观光体验等新型旅游项目,通过“点线面”结合推进全域旅游。

  在基础设施配套方面,托克托县也下足了功夫:不但扩建了42公里沿黄旅游公路,还配套建设了连接沿黄线的格图营大桥,建成了呼准鄂铁路托克托东站等,为推进全域旅游奠定了基础。

  张国平向本刊记者透露,近年来,通过大力发展全域旅游,托克托县年接待旅游人数由过去的4万人次,发展到60.3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由200万元,增加到8300万元,初步实现了由“景点旅游”向“全域旅游”的转变。

  “旅游业已成为托克托服务业发展的重要支撑。下一步,随着全域旅游的深入推进,旅游产业将成为托克托县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引擎。”张国平说。

  在发展全域旅游的同时,托克托县还坚持转变发展方式,推动绿色发展。“我们坚持把生态环境保护作为重中之重,累计投入35亿元,加强‘三废’治理,推动各行各业绿色发展。”张国平说。

  近几年来,托克托县生态建设累计投资7.7亿元,实施了沿黄公路、呼大高速等重点道路绿化和天然林保护等生态工程,全县绿化总面积达600多万平方米,托克托县也从昔日的国家级贫困县,蜕变成为呼和浩特市首个自治区级园林县城。


  沙漠里的大生意

  托克托县的经济转型经验值得借鉴推广,却不能完全复制。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内蒙古自治区集聚着四大沙漠和四大沙地,是中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最集中、危害最严重的省区之一。

  也正因此,内蒙古投入治沙资金不少,历时已逾几十年。

  从2005年兴建风水梁开始,赵永亮就想出了一条依靠治沙致富的路子:一方面种植沙柳稳固沙地,并利用沙柳制作刨花板,另一方面养殖獭兔,围绕生态链作上下游的多种尝试。

  “治沙不用沙,那是大傻瓜!只有利用好沙漠特殊的生态条件,开发出更多的商业价值,才能形成可持续发展的模式。”赵永亮告诉本刊记者。

  如今的风水梁,还吸引了不少生态移民,其中的3600余家獭兔养殖户,每年能有6万~8万元收入,有的可以超出10万元,走上了脱贫致富之路。而达拉特旗獭兔的存栏量已经达到了450万只,獭兔产业实现产值达5.6亿元。

  赵永亮介绍说,风水梁的氮气库、服装厂、一期屠宰厂、饲料厂、新型保温材料厂、菌棒厂、食用菌研发中心、獭兔研究院等已投入运营,饲料厂、肥料厂、食品加工厂等各种产业仍在建设中。

  亿利资源集团(以下简称亿利)库布齐生态事业部首席科学家韩美飞也观察到,治沙必须依靠产业带动,才有可能走得长远。

  “亿利前20年治沙走的是种草、种树的老路子,其实80%的治沙企业,都是公益性地在做这件事,利润很少。但近10年,靠工业、产业带动,反哺治沙,才形成良性循环。”韩美飞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亿利的做法是,结合沙漠里尤为丰富的太阳能资源,从清洁能源开始,形成一套生态开发能源的新模式。

  “板上发电,板下种草,板间放羊,一举多得。我们已建成并稳定运营310兆瓦光伏治沙发电站。” 内蒙古亿利库布齐生态能源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田俊廷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亿利在库布齐沙漠近8万亩荒沙地上,拟建设1000兆瓦太阳能光伏光热治沙发电综合示范项目。

  韩美飞介绍说,光伏板可以挡风遮光,收集的雨水还能再利用起来,节约用水90%以上,还能提高植物成活率30%以上,每年可降低蒸发量800毫米,降低风速每秒1.5米。

  该项目用地是租用农牧民未利用的荒沙地,亿利集团还吸收当地农牧民进行放羊、种草、清洗光伏板等工作,增加了农牧民收入,实现了“治沙+种草+养殖+发电+扶贫”等多重目标。

  “我们的这种模式,也陆续推广开来,包括河北、新疆、甘肃等地,都有在建或合作的光伏项目,前景很好。”说这话的时候,田俊廷望向远处。在那里,65万块蓝色光伏板正闪着亮光,山羊在下乘凉,黄沙之中已露出茵茵甘草,风吹过来,自成一道不一样的亮丽风景线。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5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