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张欣2017-09-14

  9月4日,厦门国际会议中心的凤凰厅内,一条五彩斑斓的铜板“飘扬”在墙上。红、蓝、绿、橙、黄五色辉映之下,金砖五国国家领导人于此擎画下一个“金色十年”的蓝图和愿景。

  在迈入由48樘“几”字形铜梁组成,名为“丹冠飞羽”的迎宾长廊前,巴西总统特梅尔在其推特账号上发布的与中国、中巴关系及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相关的推文超过30条。印度总理莫迪的一条“印度高度重视金砖国家,金砖国家开启‘第二个十年’”的推文,也收获了1.3万“点赞”。

  9月3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再次为《人民日报》撰文。他在文中说,“厦门会晤将增强我们应对21世纪新挑战的积极性,并将金砖国家的协作提升到一个全新水平。”

  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大范围会议上所说,“交得其道,千里同好,固于胶漆,坚于金石”。找准了合作之道的金砖五国携手走过了集中精力谋发展的10年,“知行合一的行动派”击碎“金砖褪色论”,并肩走向第二个“金色十年”。


  畅销书

  从2014年“数树深红出浅黄”的北京,到2016年“浓妆淡抹总相宜”的杭州;从孟夏之日万物并秀的雁栖之湖,到夏秋之交凤凰花开的鹭飞之岛,一次次中国主场外交活动持续向世界释放强烈信号:立己达人,中国正努力对全人类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在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新闻中心,来自集美大学的“小白鹭”(对志愿者的昵称)林俊坤和其他伙伴们自9月3日起便不断接到“投诉”。

  “投诉”的原因是,外宣品展示区提供的中、英、西、俄四语种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一书难求。9月2日,新闻中心开放首日,200本中文版本和100本英文版本的赠阅便已告罄。“何时补货?”是志愿者们回答中外记者最多的一个问题。

  自2014年9月出版以来,由中国外文局负责编辑出版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已向世界160多个国家和地区发行21个语种累计642万册。

  来自巴基斯坦《黎明报》的记者Raza Khan“抢”到了一本英文版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他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说,“会后一定仔细阅读。”

  已在北京工作8年的肯尼亚记者NILLAH NYAKOA坦言,尽管自己的国家并非金砖成员国,“我们来到厦门是希望从金砖五国身上学到更多推动经济发展、增加人民福祉的‘秘笈’,尤其是中国。”

  除了《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一书,《中国梦与世界分享》《见证中国:巨人崛起》《2017金砖国家投资环境报告》等书,也颇受欢迎。

  欧洲议会欧中友好小组秘书长盖琳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如果把金砖五国的合作框架与一带一路倡议、亚投行的建立等诸多事实结合起来看,世界新格局正在形成。而在这个新格局里,中国正在担起大国责任,引领世界的发展,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未来贡献着功不可没的力量。”

  此次会议,Raza Khan最关心的是“金砖+”概念的提出。“这意味着金砖合作的辐射和受益范围将进一步扩大,也意味着巴基斯坦将有机会参与到与金砖国家的合作之中,”晚上十点半,还在向国内读者传递有关“金砖”所见所闻所思的Raza告诉本刊记者。

  9月5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有记者提问,中国向金砖国家注资是否要改变西方主导的秩序?

  对此,Raza Khan有自己的观察和理解。他说,习近平演讲的内容非常丰富,既谈到“勇担金砖责任,维护世界和平安宁”;也论及“深化金砖合作,助推五国经济增加动力”;还强调“结伴而不结盟”,打造开放多元的发展伙伴网络,“这些内容让人了解到,中国无意在金砖框架下谋求主导,而是希望共赢。”


  千足金

  在北京的庆丰包子铺里,由俄罗斯总统普京“代言”的“网红”冰淇淋销路颇好。打开蓝白底色的包装,品尝着“古斯托夫”牌鲜奶冰淇淋的一位顾客对本刊记者说,“唤醒了大白兔奶糖的儿时味蕾。”

  2016年9月,普京赴杭州参加G20峰会时,带了一箱俄罗斯冰淇淋作为礼物。据俄罗斯出口中心2017年2月发布的数据显示,俄罗斯冰淇淋对华出口,仅2016年一年增幅就达到320.5%。

  在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所长吴白乙看来,“金砖五国前十年合作的一大焦点在于金融,形成了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和五国应急储备机制两大实质性成果。”

  但如果把从12%上升到23%的金砖国家经济总量占全球经济比例、从11%上升到16%的贸易总额比例、从7%上升到12%的对外投资比例以及达到50%的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等一连串的数字,“物化”为“接地气”的衣食住行,金砖合作不断走深走实的丰硕成果便可见一斑:

  中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中国自金砖国家进口金额超过701.6亿美元,增速达33.6%,占中国外贸进口总额的8.1%。据俄罗斯电子商务协会统计,2016年俄跨境网购的海外订单量增至约2.45亿个,90%来自中国。

  天猫国际的数据显示,俄罗斯商品2016年的总成交额是2015年的34倍。截至2017年,共有超过一百万双巴西品牌的“人字拖”和18万瓶南非“百洛油”销往中国。

  2016年,南非对中国的红酒出口额接近3500万美元,出口量达到960万升,可以足足注满5个标准的游泳池;巴西的果仁类产品在中国的进口额高达155亿美元,相当于每个中国人都花了72块钱来买巴西果仁。

  此外,截至2017年4月,由中国企业参与投资并提供技术支持的印度版“支付宝”用户数升至2.2亿,一跃成为全球第三大电子钱包,仅次于中国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

  未来,俄罗斯将每年输送380亿立方米天然气到中国的千家万户,按照每月人均消费10立方米来计算,将可以点燃1亿户中国家庭的灶台。

  我们也要看到,“现在,金砖合作潜力还没有充分释放出来,”吴白乙告诉本刊记者。9月4日,习近平主席在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大范围会议上一针见血地指出,“据统计,2016年金砖国家对外投资1970亿美元,只有5.7%发生在我们五国之间。这说明,金砖五国还有广阔合作空间。”

  会后,巴西总统特梅尔推特发文说,“为简化进出口手续,推动贸易便利化,我们将签署一系列协议。”


  风铃和琴

  来自尼泊尔媒体The Rising Nepal的记者Nanda Lal Tiwari有些“不务正业”。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期间,他听到了一首关于尼泊尔的中文歌曲《加德满都的风铃》,便产生了采访演唱者汪峰的想法,并对《瞭望东方周刊》提出了帮助“联络经纪人”的“请求”。

  在回答中国记者有关“提到中国,你首先想到什么?”的提问时,一位墨西哥记者说自己“着迷”于中国的传统乐器二胡,并随口哼起《赛马》的旋律;来自埃及的记者说“周杰伦的歌儿都会唱”;来自巴西的女记者提到了金砖五国首次联合拍摄的电影《时间去哪儿了》的监制及中方导演贾樟柯。

  在有“万国建筑博览会”之称的鼓浪屿,中国唱片馆博物馆举办了“金砖之声在中国”主题唱片展,展示了由上世纪50年代印度乌黛·香卡舞蹈团民族乐队表演的《求姆尔民歌》、张晓辉笛子独奏的埃及乐曲《曼苏尔之夜》以及由上海民族乐团演奏的《几内亚舞曲》等珍贵录音版本。

  中国唱片博物馆负责人王瑞津对《瞭望东方周刊》说,“民相亲在于心相知,希望以唱片文化为纽带,开展人文交流,夯实民意基础,进而帮助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各国人民增进对彼此的了解和认同。”

  2017年,借金砖“中国年”的“东风”,五国之间人文交流的“印记”更趋加深。首次举行金砖国家运动会、首次联合拍摄电影、首次举办金砖国家文化节……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