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部分地区冲突和热点问题此起彼伏,一些主要国家的政策内顾倾向和排他性加重,保护主义盛行,全球化的根基受到严重侵蚀,逆全球化挑战不断加大。

  在此背景下,金砖国家坚定作全球化的积极推动者和引领者,全球治理的建设者和贡献者,推动各领域合作不断深入发展,取得了一系列令人瞩目的合作成果和进展。

  更令人关注的是,金砖国家不断创新合作模式,并创造性地探索了“金砖+”合作模式。

  在2017年9月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上,“金砖+”合作模式得到进一步拓展,并成为中国携手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推动全球化进程、使全球化更加包容的有益探索。


  “金砖+”的历史印迹

  自2006年金砖四国外长会晤机制建立以来,金砖国家逐步探索出“金砖+”的拓展模式。

  2010年,经四国一致同意,吸纳南非加入金砖合作机制。2011年3月,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在三亚举行,南非总统出席并正式参与金砖合作。南非加入金砖合作机制开启了“金砖+”的第一次实践。金砖合作机制的代表性由此得到提升,并成为涵盖亚洲、非洲、拉美和欧亚地区的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合作机制。

  2013年3月,以“金砖国家与非洲:致力于发展、一体化和工业化的伙伴关系”为主题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五次会晤在南非德班举行,推动了金砖国家与非洲的伙伴关系建设。此次会晤后,金砖国家领导人同15个非洲国家领导人举行以“释放非洲潜力:金砖国家和非洲在基础设施领域合作”为主题的对话会,并由此开启了“金砖+”的对话合作模式。

  随着“金砖+”的对话合作模式的进一步拓展,金砖国家的“朋友圈”不断扩大,金砖合作机制逐步发展成为金砖国家与所在地区主要国家对话与合作的平台。

  在巴西福塔莱萨和巴西利亚、俄罗斯乌法和印度果阿举行的领导人会晤期间,金砖国家分别同美国国家领导人,同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和观察员国、欧亚经济联盟及受邀国领导人和国际组织负责人,以及同环孟加拉湾多领域经济技术合作倡议成员国领导人举行了对话会,共同探讨市场对接、创造发展机遇和挖掘合作潜力。

  2017年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期间,金砖国家突破“金砖+”的地域限制,首次举办“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话会”。相比此前的对话合作机制,“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话会”面向的是所有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这意味着,“金砖+”的对话合作模式的参与国不会因为东道国的改变而发生改变,这就从制度上保障了对话会的延续性和长期性。“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话会”有望成为金砖国家践行“金砖+”合作模式的主渠道,并成为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的固定配套安排。

  更重要的是,厦门会晤展现了“金砖+”合作模式的务实性。在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话会上,金砖国家同五个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代表就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与合作问题以及重点国际和地区热点问题达成广泛共识,并取得一系列推动南南合作的务实成果。这一平台不再是金砖国家主导的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清谈馆”,而是探讨行动方案、推动务实合作的有效平台。


  “金砖+”的时代特色

  十余年来,中国与其他金砖国家一道,紧扣时代发展潮流,推动金砖合作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金砖+”合作模式也因此展现出新的时代魅力,并成为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应对全球化挑战的新路径。从世界发展和国际格局演变、五国各自和共同发展的维度来看,“金砖+”的时代特色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维护世界和平的“金砖+”。当今时代正处在一个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的时代。在变革和调整中,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一大批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异军突起,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并为世界和平事业作出了卓越贡献。在地区冲突和热点问题此起彼伏、恐怖主义和网络安全相互交织等挑战和威胁面前,金砖国家坚定做世界和平的维护者、国际安全秩序的建设者。2017年,金砖国家举行了安全事务高级别代表会议和外长正式会晤,建立常驻多边机构代表定期磋商机制,召开外交政策磋商、反恐工作组、网络安全工作组、维和事务磋商等会议。与此同时,金砖国家还加强同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的沟通和协调,形成了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的合力。

  坚持发展导向的“金砖+”。发展赤字、发展不平衡、发展不可持续是世界各国共同面临的全球性问题,很多发展问题还需要通过进一步的发展来加以解决。尽管金砖国家合作的领域十分广泛,但作为全球主要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金砖国家一直将发展放在合作的核心位置,贯穿于金砖合作的始终。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不仅契合了金砖国家发展阶段的身份特征,还顺应了世界各国人民谋求共同发展的呼声。在一个联动的世界中,任何一国都不可能独善其身,难以仅仅通过一己之力解决发展问题和构建全球发展治理新格局。在合作的领域上,“金砖+”体现的是由发展这个核心向越来越多的领域不断拓展;在合作的对象上,“金砖+”首先考虑的是拥有强烈发展诉求的广大发展中国家。

  打造伙伴关系的“金砖+”。在2014年巴西福塔莱萨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六次会晤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倡导的“开放、包容、合作、共赢”的金砖国家合作伙伴精神,得到了其他四国的积极响应。2015年,在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七次会晤上,习近平主席将金砖国家伙伴关系定位为维护世界和平的伙伴关系、促进共同发展的伙伴关系、弘扬多元文明的伙伴关系和加强全球经济治理的伙伴关系。这不仅为金砖国家伙伴关系的发展指明了方向,也为“金砖+”合作模式进行了定位。正是因此,作为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力量,金砖国家合作并不局限于五国自身,而是不断向其他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拓展。在此过程中,金砖国家扩大了“朋友圈”,金砖合作机制也由此逐步成为南南合作的新平台。


  “金砖+”的中国元素

  作为金砖合作的重要参与者和推动者,中国为金砖合作机制的发展与完善贡献了力量和智慧,并不断推动“金砖+”成为联系广大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纽带,为全球化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注入了动力。在此过程中,“金砖+”合作模式逐步融入了中国外交元素。具体来说,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目标。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总路径和总布局,立足建设持久和平的世界、普遍安全的世界、共同繁荣的世界、开放包容的世界以及清洁美丽的世界,为人类社会实现共同发展、长治久安绘制了蓝图,更为金砖国家加强与世界的联系、推进全球化深入发展提供了依据。在长期的合作进程,金砖国家利益交融、命运休戚,逐步形成了利益和命运的共同体。但是,金砖国家不是孤立的命运共同体,而只是人类命运共同的一个有机部分。只有通过“金砖+”不断拓展金砖国家的外部联系,才能赋予金砖国家命运共同体更广泛的意义。

  以正确义利观为价值取向。过去数十年,金砖国家取得了巨大的发展成就。这些成就的取得离不开其他国家的支持。金砖国家合作机制成立后,金砖合作承载着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乃至整个国际社会的期望。尤其是在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国际和区域合作进展缓慢、各国发展面临严峻挑战的情况下,金砖国家肩负引领国际合作和全球治理的历史使命感和责任感。这就要求金砖国家坚持正确义利观,不断扩大金砖国家合作的辐射和受益范围,以“金砖+”合作模式让更多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参与到推动全球化的阵营中来。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