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留低保户补偿款用于炒股投资、伪造贫困户名单套取补贴……这些直接侵害老百姓利益的贪腐案例被形象地称为“蝇贪”“微腐”。

  近年来,随着中国推进美丽乡村建设和精准扶贫,越来越多项目和资金向基层倾斜,涉及扶贫领域的村级“雁过拔毛式”微腐败随之增多。这一问题多发于基层干部,特别是村一级干部,直接侵害群众的切身利益。

  “6月份去县里开会,听说所有扶贫资金发放情况要全部上网公示,我就慌了,赶紧叫人把这两年截留的钱都取出来准备还给群众。没想到钱还没取出来,纪委干部就上门找我了。”日前,福建省永泰县白云乡原财政所负责人连某钊对本刊记者说。

  连某钊的违纪违法问题线索,正是在永泰县“惠民资金网”上线第三天被发现的。借助这一平台,群众可以方便地查询到全县12类惠民资金近年来的发放详情。

  在永泰县纪委,案件监督管理室干部林贤浩用手机打开“福州惠民资金网”,点击“白云乡东溪村”,全村农业支持保护补贴发放情况马上显示出来。按照发放金额大小排序,排在最前面的黄凑、黄修照两人光2016年就领取了将近6万元,而其他村民大多领取金额在1000元以下。

  “这个平台上线后,群众反映黄凑、黄修照两人领取资金存在异常。经核实,县纪委‘顺藤摸瓜’掌握了乡财政所连某钊伙同两名村民截留私分农资补贴款的违纪违法问题线索。”永泰县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干部胡朝峰说。

  “微腐败”看似轻微,但如果不加遏制,很容易蔓延滋生为“巨腐”。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纪委日前就通报了一批典型案例,其中南岗区红旗满族乡曙光村原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于福祥贪占公款涉案金额达2亿多元。被审查期间,他还对抗组织审查,并恐吓威胁执纪审查人员。

  目前,距离到2020年中国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目标只有千余天,然而,至今仍有4335万贫困人口徘徊在绝对贫困线下。

  日前举行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和全国政协常委会议,就同步聚焦脱贫攻坚,凝心聚力向贫困发起最后总攻。在此背景下,中国正以“零容忍”态度加大惩处力度,保证脱贫攻坚“最后一公里”风清气正。

  事实上,中国多地已经进行了一些严查基层微腐败的有益探索,如四川吸纳群众参与、运用移动终端、微信二维码等现代技术,江苏常州派驻村纪检员等。

  四川省广元市纪委通报的一个案例显示,该市苍溪县一家猕猴桃专业合作社为套取扶贫资金,其出资人任某一手编造100多名贫困户社员的虚假信息。纪检监察部门充分吸纳群众加入到监督核查过程中,广元市在特邀监察员、村民理财小组成员以及农村党员中邀请政治素质较高、熟悉财务知识的代表,参与调查取证工作。

  “派驻村纪检员”是一项创新举措,江苏常州以金坛区指前镇为试点,经严格选拔,12名在职党员兼职担任派驻村纪检员,每月驻村工作2天。除协助驻在村党组织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工作,还监督村“两委”班子履职、集体“三资”管理、调解处理涉纪信访等。

  不少专家认为,除了创新查处“微腐败”工作机制外,利用好巡察这把“利剑”也必不可少。中共中央办公厅不久前下发《关于市县党委建立巡察制度的意见》,明确要求,市县党委在一届任期内实现巡察全覆盖。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表示,百姓更关注身边的“苍蝇”,“微腐败”也可能成为“大祸害”。“简单说,巡察就是百姓身边的巡视,更注重解决百姓身边的腐败。”

  目前,中国正在集中开展“微腐败”专项治理,主要目标任务就是严肃查纠“小官巨贪”、侵吞挪用、克扣强占、吃拿卡要、与民争利等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等民生重点。

  “基层党政单位直面百姓诉求、提供公共服务,一举一动都关系到党在人民心中的威信与形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表示,打通反腐败的“最后一米”有助于将党的政策主张在基层真正落地。

  据北京一些纪检监察干部介绍,随着巡察工作的开展,已经对干部产生了震慑警醒。仅2017年上半年,北京就查处“小官贪腐”194人。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