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杨天2017-09-14

  焦虑、悲观、愤怒……这些人们生活中常常遇到的情绪问题,过去往往只能靠自己纾解,而如今,还可以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一个名为“情绪疗愈师”的新职业群体正悄然兴起。

  2017年的上海,一批专业认证的情绪疗愈师“出炉”,这一职业也被上海市人才中心纳入了“21世纪紧缺人才”名录。

  “情绪疗愈师更多地是帮助人们正确面对那些还不至于被称为疾病的情绪起伏,从而减少这些情绪不断积压所带来的不良后果。”作为情绪疗愈师项目的倡导者,一竖·生活的掌门人张译今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解释说。


  “预检台”和“创可贴”

  早在上世纪50年代,美国的心理学家就开始了情绪心理学的研究,美国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丹尼尔·戈尔曼给情绪下了这样的定义:“情绪意指情感及其独特的思想、心理和生理状态,以及一系列行动的倾向。”

  人类的情绪有几百种,最普遍、通俗的情绪有喜、怒、哀、惊、恐、爱等,也有一些细腻微妙的情绪如嫉妒、惭愧、羞耻、自豪等。

  在科学家们看来,情绪常和心情、性格、脾气、目的等因素互相作用,也受到荷尔蒙和神经递质影响。情绪不可能被完全消灭,但可以进行有效疏导、有效管理和适度控制。

  “当今快节奏的生活,往往让人们在不知不觉中积累了很多压力。工作、家庭、生活等方方面面的不如意都会让人产生情绪问题。”情绪疗愈师叶高呈告诉本刊记者。

  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曾经通过民意中国网和手机腾讯网对84740人进行的一项在线调查显示,93.4%的受访者认为如今的人情绪化问题严重,其中85.1%的人认为“非常严重”;87.5%的受访者坦言,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就有情绪化的表现。

  在张译今看来,情绪疗愈就像是“预检台”,及时发现情绪问题;又像“创可贴”,在第一时间阻止不良情绪进一步加重或恶化。

  张译今介绍,在美国,每1000人当中,就配备有1名心理咨询师;而在中国,心理咨询行业起步较晚,每100万人中,心理咨询师的数量大约只有4.6个。

  据近日召开的第十次全国心理卫生学术大会上公布的数据,目前我国心理咨询师的人员缺口数量达43万左右。

  从某种意义上说,情绪疗愈师可视作心理咨询的前端,也是心理咨询师的一种有益补充。

  情绪疗愈师在同对方对话的过程中,能够帮助其找到情绪问题的根结,引导他如何应对。但如果发现对方已经存在严重的心理问题,情绪疗愈师就会将其转交给心理咨询师或是精神卫生中心等,进行更深层次的治疗。


  如何解决情绪问题

  张译今习惯于随身携带一张压力测试卡。把大拇指放在卡片中间的液晶片上10秒钟左右,液晶片就会提示你现在的情绪状态:蓝色代表平静,绿色代表轻松,红色代表紧张,黑色则代表压力较大。

  “一旦你感觉到自己压力较大,情绪面临崩溃时,就需先进行深呼吸,尽可能地把情绪排出。”张译今说。

  张译今建议,在遇到一些生活的小情绪时,可以通过手机录音和写日记的方式来帮助自己梳理情绪。例如,某一天领导批评你了,你的心情很差,你可以在纸上写清楚遇到这件事情时,你的第一感受是什么,在某个节点上应该如何思考,下一次遇到同类事情时你会怎么做等,这一系列行为就相当于在你心里放了一个情绪疗愈师,帮助你剖析了不同角色之间的关系、感受等。

  把不良情绪发泄出来也是很有必要的,发泄情绪的方法有很多种,有的人大哭一顿就好了,有的人找人倾诉一下也可以,在身边准备一些发泄情绪的物品,比如缓解情绪的发泄球,也有助于在第一时间将自己的负面情绪发泄出来。

  如果这些方法还不能解决你的情绪问题,那就需要寻求专业的情绪疗愈师的帮助。

  据张译今介绍,近几年,在国际上除了传统的心理学治疗手段之外,绘画、音乐、卡牌等新型治疗手段也在情绪疗愈治疗时被广泛应用。

  张译今曾经尝试用情绪剧的方式进行疗愈。这出名为《让爱回家》的情绪剧,大纲来源于一个真实的案例——儿子常年在外地工作,66岁的母亲瘫痪在床,全靠76岁的老父亲一人照顾。老父亲意外触电身亡后,母亲也因无人照顾而饿死在家。

  这出情绪剧只有故事大纲,没有台词,全靠业余演员们的自我发挥。

  通过扮演与生活中完全不同的角色,一些受情绪问题困扰的人学会了换位思考。扮演老头的是名43岁的中年人,因为常常把工作中的烦躁情绪带回家中,而与妻子关系紧张。演出结束后,他回家主动给妻子切了一盘水果,这是结婚20年来的头一遭。扮演瘫痪婆婆的演员原本与自己的婆婆关系紧张,演出后,她也开始学习如何与婆婆沟通交流。

  “在情绪剧演出时,人们往往会将自己的情绪融入剧中。情绪疗愈师在此时扮演的就是一个导演的角色,观察每个演员的情绪表现,把控情绪剧的走向,以便于后续给出相应的疗愈意见。”张译今说。


  家庭问题与危机干预

  处理来自于家庭、亲子教育、夫妻关系、原生家庭等的情绪困扰是情绪疗愈的重点之一。

  一位十岁的小女孩曾主动找到张译今求助。她的外婆认为女孩子一定要学钢琴,变淑女,因此一味强迫她每天练习她并不感兴趣的钢琴,妈妈则认为一切要听外婆的,和外婆一起给孩子施压,这导致孩子产生了逆反情绪,与外婆和母亲的关系十分紧张。

  经过一系列的情绪疗愈,外婆想通了不能把自己的梦想强加给孩子的道理,孩子也学会了如何有礼貌地拒绝自己不想要的人生。疗愈结束后,她送给外婆一张卡片,上面写着:“我希望能用自己的方式成为你的淑女。”孩子的妈妈也感叹,终于不用再做夹心饼干了。

  危机干预是情绪疗愈师的另一个工作方向。主要包括觉察情绪威胁和提前感知;觉察什么是危机以及危机发生的原因;预测问题并准备好危机应急方案;紧急创伤后的应激反应处理;大型创伤如死亡的恐惧焦虑的辅导;长期应激反应的辅导等。

  来自台湾地区的情绪疗愈师陈盈君自“9·21”大地震后开始从事心理咨询工作。她告诉本刊记者,一些经历过大地震等灾难性事件的人,往往容易引发创伤后应激障碍。如果第一时间对其进行了情绪疗愈,把其当时的恐惧、自责、愤怒等情绪都说出来,由专业人士帮助其分析,引导其走出来,就不容易导致心理疾病。


  什么人能当情绪疗愈师

  情绪疗愈师相关培训的报名条件包含了以下几条:具备心理学理论基础知识,本科以上学历,有社会管理经验等。

  “因为情绪疗愈师要服务于社会大众,与不同阅历的人作沟通,这就需要其具备一定的心理学知识基础,有一定的知识储备和学习能力,或者有比较丰富的社会经验和阅历。”张译今说。

  在陈盈君看来,具备同理心和耐心是情绪疗愈师的必备素质。

  “面对咨询对象展现出的负面情绪,疗愈师首先要学会耐心倾听,从而更好地了解其感受和情绪,这是疗愈成功的第一步。”陈盈君说。

  在大学教授心理学相关课程的胡寒春,暑假期间专程从广东赶到上海参加了情绪疗愈师的培训。他认为,近几年,很多大学生也深受情绪问题困扰,作为高校教师,学习相关的情绪疗愈方法,可以更好地帮助学生处理情绪问题。

  叶高呈认为,情绪课程也应进入学校的基础教育,让孩子从小就学会了解和清理自己的情绪,实现自我疗愈。

  早在几年前,情绪管理课就已进入美国小学生的课堂。课堂上,老师会让学生在纸上剪出小圆脸,画上高兴、悲伤、生气等不同表情,然后让学生讲出不同表情出现在什么情况中;学生要发怒时,老师会让他到一个熟悉、安静的地方,独自呆一会。通过角色扮演、模仿等技巧,老师会教学生正确处理情绪的方式,学会应对愤怒、嘲笑或批评。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5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