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每当知道我是犹太人,人们的第一反应基本都是:“你是犹太人啊,那你一定很聪明!”而我总是回答:“你们更聪明!”

  这当然有出于礼貌互相恭维的成分,但其实也是实话——中国人和犹太人之间最大的共同点之一,就是都特别重视教育,因此才会总是被人和“聪明”联系在一起。

  但根据我在中国生活和从商的经验,中国人和犹太人的教育观,又存在着不少区别。

  比如,犹太人毫无保留地把犹太传统价值观视为“核心价值观”,父母从小就会根据这些观念对子女进行教导,并告诉他们要引以为傲。

  中国人对于传统价值观的态度,则更加开放一些。城市里的父母,一方面会教导孩子尊老爱幼、孝敬父母;另一方面,他们也接受更西式的宽容、平等、多元化的价值观。 

  这可能与犹太人两次被从自己的领地中驱逐、流离在世界各个角落的经历有关——对他们来说,犹太传统价值观是安身立命之本,是无论走到天涯海角都不能丢弃的。

  说到安身立命,中国人更希望子女平稳安顺,避免冒险动荡。而犹太人却恰好相反——我们相信,要安身立命,就必须敢于冒险。

  这也是基于历史教训:要想不被消灭、存活下来,唯一的办法只有积极探索、不断尝试。这也是小国以色列在创新方面取得较高成就的原因。

  因此,在教育子女时,中国父母常常会不鼓励他们做“出头鸟”;而犹太教育就特别推崇独特性,父母会鼓励孩子独立思考、踊跃尝试新事物——包括尝试失败,并从中吸取教训。

  还有一点不同,是犹太人在对下一代的教育中,会特别强调阅读与写作的能力。在犹太人看来,阅读和写作是一种“生存资本”——既是在很多职业中取得成功的“刚需”,比如律师、会计、医生,也可以与经商和贸易技巧相结合,提升商业竞争力。良好的读写能力,其实是犹太人善于经商的一个重要原因。

  更重要的是,从小养成勤于读写的习惯,让一个民族即使在流离失所中,也可以保存文化根基、随时从头开始。

  据我的观察,中国父母也越来越重视子女的读写能力——甚至是用英语读写的能力——但很多还是出于应试的需要,没有把它提高到“生存资本”的高度。

  在中国生活的这些年里,我也意识到,中国传统的教育智慧,有很多值得犹太人学习。特别是培养耐心,不怕“慢”——或者说,潜心练习、耐心观察、以慢制动。

  中国人和犹太人,在未来应该加强交流和沟通。这两个古老的民族如果把智慧加在一起,必定会有改变世界的力量。




  蓝龙

  从事教育创业,现居深圳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6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