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徐颖 徐力宇2017-09-21

  从埃塞俄比亚(以下简称:埃塞)首都亚的斯亚贝巴驱车大概50公里,道路旁现代风格的钢铁大门和“东方工业园”红色大字便映入眼帘。工业园内,宽阔的柏油马路通向园内各个厂房,中文标识随处可见,如果不是一张张非洲面孔,容易让人产生身处中国的错觉。

  过去几年间,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副总理刘延东、汪洋等都曾到东方工业园考察。

  埃塞政府对这座工业园也很重视。2016年10月,埃塞局势动荡打砸抢蔓延之时,政府还派了军队来保卫园区,园区内企业的正常生产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安全能得到保障、用电稳定、基础设施好是我们选择入驻这里的主要原因。”园区内的纺织企业悦晨实业的负责人魏钦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目前,东方工业园已经有约80家企业入驻,园区的发展还推动了埃塞《工业园法》的诞生,并使工业园被写入了这个非洲内陆国家的国家计划中,也使得数十家“走出去”的中国企业有了一个安定的大本营。


  为解决土地证出台了一部法律

  2006年,江苏永元投资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卢其元在埃塞考察时,发现了建水泥厂的商机。当时,恰逢商务部进行境外经贸合作区招标,符合条件的境外园区将获资金支持。于是,他决定在埃塞建设东方工业园,把水泥厂建在工业园内。

  东方工业园管委会副主任焦永顺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因为工业园建设需要大量资金,所以两个水泥厂的收入都用来反哺园区建设,“水泥在当地利润很好,收益也全部投入到了工业园的建设。”

  最初,埃塞政府及相关部门对工业园都不了解,于是园方就邀请从联邦政府到州政府层面包括海关、财税、投资局等30位官员到中国,参观了苏州工业园、昆山、张家港保税区。

  “这些官员回来以后,对工业园仅有模糊印象。埃塞政府提出,你们先干,干成后具体给什么优惠政策再谈。”焦永顺说。

  现在东方工业园所处的杜卡姆市在2008年时还只是一个小镇,土地价格非常便宜,东方工业园拿地每年每平方米仅需1比尔(约合0.29元人民币),享有99年租期。

  后来,在园区的拉动效应下周围土地价格开始迅速上涨。工业园分三期建设,在拿第二期土地时,价格已涨到了每年每平方米68比尔。

  2009年,东方工业园开始大规模建设基础设施和出租厂房,但国内投资者们来考察后却发现没有土地证,不敢入驻。

  “每亩地3万元人民币的价格都招不来企业。”焦永顺回忆,“大部分的厂房都空置,平整的土地都长出了杂草,显得特别荒凉。”

  东方工业园董事李培华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埃塞政府不理解:土地证已经给你了,为什么还要再分割给入驻企业?他们建议工业园给投资者出一封信,代替土地证。

  可是仅凭一封信,国内投资者也很难接受。经过多次沟通,埃塞政府逐渐理解了这个问题,但当时该国没有相关法律,政府部门也犯了难。

  时任埃塞驻华大使海勒对中国工业园非常了解。他向时任埃塞尔比亚总理梅莱斯·泽纳维(Meles Zenawi)(已故)汇报了东方工业园项目相关情况。

  “总理梅莱斯·泽纳维对工业园很重视,他认为这是未来埃塞工业发展的‘跑道’,这是海勒大使告诉我们总理的原话。”焦永顺说。

  2012年,梅莱斯通过行政命令给入园企业办理了土地证。2015年4月,埃塞政府出台首部《工业园法》,彻底解决了这一问题。


  从心里没底到厂房不够用

  2011年,中国最大女鞋生产商之一华坚集团到埃塞考察,很快就决定入驻东方工业园,9月中旬双方签订入驻合同,三个月后就投产了。

  “华坚那时候看中埃塞的前景,想在最短的时间里投产,除了工业园,没有别处可以提供现成的厂房和水电。”焦永顺说。

  对此,在非洲做贸易十多年的林东体会颇深。4年前,他曾在工业园外单独投资建设一家棉纱厂,仅拉线路通电就耗了半年。

  “尽管外面土地租金和电费更便宜,但是一天会停电六七次,一旦停电,线头就会断,影响棉纱品质,销售价格上不去。”林东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如今,林东在东方工业园内有两个工厂,一个占地1万平方米,雇佣185个当地人,产品已经出口到南非;另一家工厂即将投入使用。

  东方工业园主要通过厂房出租、管理费、电价差价(埃塞政府向东方工业园收每度3美分,园区向企业收每度5美分)等形式获取收益。

  李培华介绍,东方工业园总投入约2亿美元。目前,投资尚未收回,但每年已可以收入大概1亿元人民币。

  2015年4月,东方工业园成为中国财政部和商务部确认的境外经贸合作区,目前已获得了1.1亿元的基础设施补助,同时已获得江苏省政府约3000万元的补助款。

  魏钦的企业已经入驻东方工业园3年多了。她对本刊记者回忆说,最初入驻园区时心里没有一点底,不敢多投资,只投入了约500万元,因为园区厂房起租面积是5000平方米,就只租了5000平方米。2014年3月,设备到达,两个月后开工,半年后产品已经外销了,原来空荡荡的厂房现在很拥挤。

  “现在生产规模已经比预想的扩大5倍左右,单算设备投资就大概2000万元,雇佣当地员工200人,我们正在向园方申请一个新的厂房,不久就可以搬过去了,继续扩大规模。”魏钦说。


  海关进驻,军警 “护航”

  林东认为,入驻东方工业园比单独建厂的优势还在于园区内有海关人员入驻,这大大节约了清关的时间成本。

  焦永顺介绍,埃塞是内陆国家,国内的5个陆地港分布在不同地区,货物海运到吉布提后,通过陆路运到陆地港,企业需要去陆地港清关取货,十分耗时。

  而现在,东方工业园已经成为陆地港之一,有海关人员现场办公,可以直接清关,企业收发货方便。

  不过,把海关请进工业园并不容易,焦永顺为此“跑”了两年。

  找海关,海关说这涉及船运公司;找到船运公司,又说需要银行开具信用证;找到埃塞国家银行,需要负责船运公司的国家部委发函;找到交通部,得知涉及工业园需要工业部发函;到了工业部,要求出具给东方工业园颁发执照的投资委的函件。

  兜了一大圈,每个部门耗时个把月,最终花了两年时间解决了事情。

  “这个靠企业自己单打独斗实现就太难了。”焦永顺说。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走出去”,入驻东方工业园的企业也多了起来。

  “大概是在2015年的时候,感到火起来了。”焦永顺说。

  现在,除了中国企业,园区内还有8家外企,如联合利华等。

  “联合利华想要入驻园区之时,东方工业园一期已经没有空余厂房了。他们通过埃塞外交部找到了工业部国务部长,请我们帮忙协调厂房。” 焦永顺说。

  在魏钦和林东看来,在非洲投资,最重要的是安全如何得到保障。

  2016年10月2日,埃塞发生踩踏事件,至少50人丧生,几日内分别在不同的地区又出现反政府分子打砸抢烧现象。不同的地区砸毁车辆、焚烧企业、践踏捣毁外资企业。一周后,该国政府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为期6个月。

  林东在工业园外投资的棉纱厂在暴乱中被一把火烧掉了,不过他在东方工业园内的工厂并没有受到影响。

  “在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前一周,埃塞政府派驻120名部队战士宿营在东方工业园内武装待命,随后,联邦政府又派驻52名防暴警察进驻在工业园内随时待命。工业园周围异常平静,园区内投产的企业正常生产,职工也正常上下班。”焦永顺说。

  这与中国使馆的努力分不开。焦永顺后来得知,中国驻埃塞俄比亚大使腊翊凡多次和埃塞政府讲,要确保中资企业的资产和人身的安全,特别要保证像东方工业园这样的中资企业集中区域的安全。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