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李冰洁 杨卓琦2017-09-21

  6月11日,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中国社科院语言所修订的《新华字典》App正式上线,iOS及Android版本均可下载。这是目前市场上唯一正版的《新华字典》App。

  在App的下载界面中,除了强调“国典级权威内容”,它的另外一个卖点是《新闻联播》原主播李瑞英汉字播读。

  《新华字典》App界面简洁,没有广告,除纸质版支持的拼音检索及笔画检索外还增加了拆字检索、手写输入、语音输入、拍照识别等检索方式,此外,笔顺查看、机器人互动也是新媒介承载的新功能。

  引起舆论纷争的是电子版《新华字典》的定价,这样一款陪伴几代中国人成长的国民字典,在应用市场中标价40元,而一本纸质的《新华字典》,售价也不过24.5元。

  新华字典App开发商、上海海笛数字出版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笛科技”)COO张逸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表示,数字辞书在内容和服务上都突破了纸质工具书的局限性,提供了更丰富的多媒体内容与个性化服务,为读者提供了更多的价值,因此40元的定价并非不合理。

  近几年,外研社、商务印书馆等老牌出版社都加入了工具书数字化的大潮。然而,在纸质印刷逐渐暗淡的年代,老牌工具书如何实现线上突围,焕发新的生机,仍然是一个艰难的命题。


  老牌工具书纷纷上线

  《新华字典》App上线后不久,上海译文出版社于7月28日宣布,即日起开放《英汉大词典》数字版手机应用公测。公测期内,英汉大词典编撰处将从使用纸质版、微信公众号、手机应用的读者中,征集志愿者采编文献例证及新词新义,并将在手机应用及配套网页版的更新中,在相关条目内显著标注新增语料的来源和编者。

  与此同时,正版《现代汉语词典》App也进入筹备阶段;2018年起,《中国大百科全书》第3版也将采用在线百科的形式,初期收录超过10万条内容,逐步达到首期目标30万条,其规模将是《大英百科全书》的两倍;《辞海》网络版将于2019年面世,也支持开放式在线编撰,利用大众智慧完善修编。

  外研社的辞书数字化之路开始得更早。外研社综合出版事业部业务拓展部主任罗来鸥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早在2008年,外研社就已经开始尝试词典的数字化。当时,外研社将词典进行数字结构化处理,以TF卡作为搭载平台,生产出包含8个语种的在线词典,后由于手机更新换代淘汰出市场。如今,外研社在国内App市场上线近20款电子工具书。


  艰难的探索

  张逸所在团队曾把主要精力放在海词词典上。海词词典是中国首个线上词典,始于2003年。张逸介绍说,“它的模式是最开始要有很多热心用户贡献自己的词条,像维基百科那样”,为留学生的学习生活服务。

  然而,无论是“众筹”式地收集词条,还是由一个民营企业组建编撰团队,就词典的权威性及专业性而言,都比不上正规出版社以高校教授和语言专家为主力编撰的词典。

  “出于对权威内容的渴望”和“出品辞书领域最高质量字典”的野心,张逸所在的公司着手转型,开始寻求与出版社合作。

  2013年的出版行业还相对封闭谨慎,出版社在辞书数字化方面顾虑重重。张逸回顾了和出版社的艰难谈判:“谈一家出版社可能要花半年一年的时间。”而出版社的疑虑也不无道理,张逸说:“第一,你的数字词典出来以后,无论是高价、低价还是免费,都会分走一部分纸质市场;第二,数据是出版社最核心的资产,就算对方信任我们不会做违背商业道德的事,但是一旦数字化就会有被盗版的风险。”

  为取得出版社的信任,海笛科技“在防盗版上下了很大功夫,从最底层的数据库开始一层一层加密,到最后一层用户权限,每一层都有加密技术在里面,(努力)抬高盗版的门槛”。

  除了防盗版技术,纸质辞书电子化也面临其他困难。传统单一的辞书编撰向多媒体互动转型,给制作团队带来了更大的考验。罗来鸥向本刊记者介绍了数字化的过程:“首先对纸质图书进行结构化处理,转化成通用的XML格式;其次要根据产品的功能需求进行用户界面设计(UI);最后基于UI进行数据加工处理。”


  服务才刚刚开始

  与纸质词典相比,电子词典具有携带方便、检索迅速、多媒体技术应用广泛、更新速度快等特点。

  不过,早期的纸质词典在转化为手机App时,由于技术水平的限制和创新意识的淡薄,基本只具备词汇搜索的单一功能。例如,2013年,在外研社和技术方共同推出的一款词典App中,除了将纸质版完全电子化之外没有任何附加功能。

  近些年,随着智能手机的发展和新媒体传播的不断进步,一方面,出版社开始寻求技术合作,将越来越多的纸质词典制作成电子版本;另一方面,技术方在词典功能上不断探索,整合数据资源,满足用户期待。

  罗来鸥认为,词典App有几个特点,一是功能多元化,二是形式富媒体(承载更多音视频资源),三是数字服务个性化。

  在张逸看来,从纸质词典到手机应用软件,其中最大的变化是将一个短暂的商业行为延续为长期的、不间断的服务,“纸质版严格来说是一件商品,将商品卖给用户后,交易就结束了。但数字版提供的是一项服务,用户下载、购买以后,服务才刚刚开始。这些服务包括丰富的多媒体内容,比如声音、动画等,也包括互动的练习、定期更新的知识栏目等。将来,我们要充分利用数据驱动的服务理念,向有不同需求的用户推送精准的服务。”

  “你要不断地去开发跟这个词典相关的内容和功能。”张逸表示,与纸质词典载体固定不同,新媒体为词典功能的拓展提供了技术支撑,色彩、声音、动画增添了字典的丰富性,用户体验由原来的单纯读写变成视听结合。例如在《新华字典》App中,创新了读字打分、笔画书写小动画等功能。

  此外,对于电子词典来说,后台大数据分析可以让应用软件分辨不同用户的需求,使定制化服务成为可能,互动性和针对性更强。词典可以根据用户年龄、使用习惯、文化层次推送符合用户认知的内容。张逸以即将推出的《新华字典》App中的小程序“每日一学”为例:“比如说一个幼儿使用新华字典只是学学发音,你对他推送‘章黄国学’这类自媒体的内容,他肯定听不懂也看不懂,推送要有目的性。”

  比起纸质版工具书数年一次的更新换代,电子辞典的更新会更加实时与快速。App提供用户反馈途径,能够及时增补词条,修订错误,并根据用户需求完善应用功能。张逸告诉本刊记者:“在商量《新牛津英汉双解大词典》第3版时,出版方和我们都主张先阶段性地在数字版上更新修订的内容,等所有内容修订完成,再推出纸质版。很多有误之处,也是先在数字版上进行改正。”

  罗来鸥认为,纸质版工具书的数字化将词汇学习和语言学习结合起来,字典自此不仅仅是一个词语检索的工具,而是逐渐发展成语言学习平台。


  付费值不值

  虽然付费词典自2013年就开始试水,但直到售价40元的《新华字典》App上线,才真正引发了大范围讨论,因为《新华字典》具有极高的国民认知度。

  张逸告诉本刊记者,从最开始的《现代英汉汉英词典》,到现在的《新牛津英汉双解大词典》,他们一直专注于和出版社合作出品付费辞书App,所有的正版词典都需付费才能使用,《新华字典》也遵循了这样的惯例。

  作为《新华字典》App的开发商,张逸向本刊记者解释了字典的价格为何高昂:“仅仅扫描纸质书,成本当然很低,但一本好的数字词典涉及到内容的创新和功能服务的创新:跳出传统纸质辞书编撰的思路,把内容创作升级到声音、动画、互动练习、知识服务栏目等多媒体形式,将单一的词典查询功能升级为大数据驱动的语言文字服务平台。《新华字典》也正在往这个方向努力。”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5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