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刘砚青2017-09-21

  疼痛感是一种因人而异的主观感受,但几乎每一位经历过顺产的妈妈都会将分娩时的疼痛形容为“撕心裂肺”“昏天黑地”。

  人们一直在探索各种可以缓解产痛的方法,直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种学名为硬膜外镇痛的分娩镇痛技术开始逐渐流行。据北京亚运村美中宜和妇儿医院麻醉科主任南兴东介绍,早在20年前,美国就有超过六成产妇可以享受无痛分娩,但中国这一数字至今也不会超过10%。


  麻醉医生人才短缺

  “无痛分娩指的是在产程中通过使用一些药物和方法,减轻产妇的疼痛程度,通过增强产妇的信心和勇气,最终实现自娩成功的技术。”南兴东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无痛分娩的原理是在产妇腰椎的脊髓和神经根周围给予最低有效浓度和剂量的麻醉药,抑制子宫收缩产生的疼痛信号向大脑传导,在确保子宫收缩持续存在的状态下,令产妇感觉不到疼痛或疼痛程度明显减轻。

  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李奎看来,无痛分娩的原理类似于半身麻醉,具体操作过程跟手术麻醉处理完全一样,但药量会比正常手术少。

  为什么无痛分娩在中国难以推进?

  虽然这并不是一项技术难度很高的操作,却需要麻醉医生全程保驾护航。

  让人才紧缺的麻醉医生专职守在产房24小时待命,这在中国绝大多数医院里都没办法实现。

  南兴东说,公立医院麻醉医生的编制是参照手术间数量来确定的,但现在很多医院都在推进无痛医院或舒适医院建设,门诊手术、慢性疼痛诊疗、胃肠镜检查、小儿拔牙、小儿核磁检查、产房分娩等很多工作都需要麻醉医生来参与,专业医生的递增数量明显追不上患者需求量的递增。

  “中国目前只有不到10万名麻醉医生,按照欧美国家每万人需要配2.4个麻醉医生的标准,中国麻醉医生的缺口在20万~25万人。”南兴东说。


  “性价比”太低

  2004年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只有1%的产妇有条件享受无痛分娩。南兴东告诉本刊记者,随着妇产专科医院和私立医院的建立,这一情况略有好转,2015年中国产妇无痛分娩率接近10%;而欧美国家无痛分娩率普遍超过85%。

  “无痛分娩虽然在中国绝大部分地区都是纯自费项目,但收费也不算高。”李奎向《瞭望东方周刊》介绍,无痛分娩的费用会根据产程长短有所差异,但通常都在一千元左右,除去一次性耗材费和药费等支出后,医院基本无利可图,所以也没有动力推动项目运转。

  尽管无痛分娩已经是一项非常成熟的技术,但任何医疗操作都存在风险。有些产妇可能会在麻醉后出现一过性血压下降,个别产妇还有可能出现慢性腰痛、头痛头晕;另外还有发生几率在万分之一的神经损伤。

  “对于任何一家医院,这种既无经济回报还会增加医疗风险的事情自然是能免则免的。”李奎说。

  除性价比太低外,产科医生和助产士对无痛分娩也不积极。

  南兴东说,无痛分娩会增加助产士的工作量,比如辅助麻醉、开放点滴、插尿管、心电监护、持续胎心宫缩监护等;而且有些产妇在打过麻醉剂后下地走路排便都要人搀扶照顾,这些都在无形之中进一步增加了产科的繁重工作。

  另外,有些医务工作者认为无痛分娩会延长产程,从而影响产房和病房的周转率。“其实循证医学已经证明,无痛分娩不仅不会延长产程,有时甚至还会促进产程进展。”南兴东说。

  本刊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中国很多大型三甲医院的产科都没有开设无痛分娩项目,这一技术在妇产类专科医院和私立医院的应用情况明显好于综合性医院。


  并非人人适用

  虽然无痛分娩会让医务工作者更加辛苦,但李奎和南兴东依然十分希望这项技术可以在全国推广,让更多产妇有机会减轻疼痛。

  “无痛分娩的广泛应用也是对女性尊重和保护的重要体现。我希望可以帮助更多产妇轻松度过产程,让妈妈们储备充足体力去迎接与宝宝的第一次见面。”南兴东说,有不少家庭都担心麻醉药会影响胎儿,实际上药物很难有机会通过胎盘循环进入胎儿体内,所以无痛分娩对婴儿不会产生不良影响。

  他告诉本刊记者,临床甚至发现无痛分娩还可以提高新生儿评分、降低胎儿的住院死亡率。

  医生们都十分推荐无痛分娩,但医学操作通常都有禁忌,这项技术也不例外,它并不是对每位顺产产妇全都适用。

  因为要在腰椎部位注入麻醉剂,所以有过严重腰椎神经系统疾病或受伤史,如严重腰间盘突出、严重脊柱侧弯、近期做过腰椎手术的产妇就不宜选择无痛分娩。

  此外,凝血功能异常、过度肥胖、血压过高的产妇也不适用。

  “还有一些经产妇虽然身体条件符合,但因为产程进展太快,也有可能错过镇痛时机。”李奎说。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