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黄征宇(美国)2017-09-21

  不久前,我作为斯坦福大学校友,参加了学校主办的一场以“未来工作与教育”为题的研讨会。参与者主要是创业家、思想领袖和专业人士,横跨金融投资、人文社科、新媒体、教育和医疗等各个行业。

  首先,未来的工作是什么样的?

  硅谷近年最热门的话题,已经不是人工智能,而是它的升级版——“智能增强”(IA,Intelligence Augmentation)。与此同时,数据科学(Data Science)的广泛应用,将使我们的工作更加高效,也会导致大批工作的消失和调整。

  据相关数据统计,到2020年,现在40%的工作都会变成临时性工作,在可预计的将来,更有30%~60%的工作机会将要消失。

  那么,大学应该怎样调整教育方式,适应这样的未来呢?

  大家集思广益,认为未来的高等教育可能会有以下几点改变:

  第一,教育的“边界”将被打破。

  未来,人们可以不受时间、地域、年龄等任何条件约束,学到一切你想学到的知识。随着各类线上公开课程的出现,这一点其实已经成为现实。未来“订阅式在线教育”将会更加普及化——只要你想,就可以在职业训练营里同时学到人文科学和计算机知识。

  第二,“专业”选择将变得越发不重要,程式化的技能会被淘汰。

  随着高科技的发展,任何专业技能都有着被淘汰的风险。所以,以后人们会尽可能汲取不同专业的知识,从而在社会上长期立足。各种非“正式”学历的“微学历证书”(Micro Credentials)会在未来更受欢迎。

  第三,实习越来越重要。

  未来社会对创新能力有更高的要求,相比坐在课堂听课记笔记,实战练习的经历对学生会更有吸引力。

  这样的变化带来的一个直接后果是,未来的人们会有机会尝试更多份工作。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美国人现在每份工作持续的平均周期是4.2年。而未来的职业转换率,应该会显著增加——一个2020届的大学毕业生,在一生中很可能会从事不少于15份工作。

  与此同时,为了弥补高度智能化的“缺陷”,未来的教育,反而会更加侧重于人文学科和批判性思维。

  确实,机器虽然越来越聪明,但是人生有太多的问题,并没有唯一性的答案。越是高度智能的时代,我们越要学会思考。




  黄征宇

  宇沃资本创始人,英特尔前董事总经理,著有《征途美国》一书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