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王元元 靳雪利2017-09-28

  2017年3月底,清华大学循环经济产业研究中心主任温宗国专门去了趟河北南部的武安市,了解由其团队和新峰水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新峰水泥)、武安市政府三方共同打造的农村垃圾城乡一体化处理项目的试运行情况。

  “技术完全没问题,就是垃圾处理量还有点少。”温宗国对《瞭望东方周刊》说,该项目最初设计的单条处理线日处理能力是400吨,但实际处理量与之相差甚远,“主要是垃圾来源不足”。

  不过,这一问题在4个月后便得以解决。

  7月6日,武安市正式启动农村生活垃圾城乡一体化收运处置项目,将前期运作成熟的垃圾处理技术拓展至全市22个乡镇下辖的502个行政村,并且打通了农村垃圾从回收到处理的全链条。

  这一被概括为“农户分类-乡村收集-统一转运-集中处理-循环利用”的农村垃圾城乡一体化处理新模式,不仅确保了武安乡村垃圾的全区域回收,而且实现了垃圾的无害化处理和循环利用。

  武安这座华北平原上的工业重镇,凭借新的农村垃圾城乡一体化处理模式,为中国广大农村的环境治理提供了一个范例。


  “里子和面子都要干净”

  武安是河北邯郸下辖的县级市,面积1806平方公里,拥有83万人口,素有“太行明珠”的美誉,不单有闻名海内外的磁山文化,更因钢铁、煤炭、水泥等重工业发达多年来一直位居全国百强县市行列。

  过去多年,随着县域经济的高速发展,武安城乡居民的收入水平节节攀升,尤其是农民的可支配收入屡创新高。以前相对落后的农村面貌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农民们纷纷进了小区,住上了楼。

  但和中国广袤大地上的很多农村一样,武安乡村的村容村貌也陷入了两极化:一方面农村建设日新月异,土屋变成了楼房;另一方面村里的环境却不见改善,“垃圾到处扔、污水随地流”顽疾依旧。

  常常在乡下跑的武安市委常委、市委统战部部长、市农工委书记李树明对此体会最深,“村民们确实都住上了跟城里人一样的楼房,但居住环境还远比不上城里。”

  公开资料显示,武安市2015年的城乡垃圾总量是36万吨,其中农村生活垃圾量占到了全市生活垃圾总量的65.7%,且增长迅速。  “让农民们也享受到更优美整洁的居住环境既是中央对农村工作的要求,也是武安市委市政府近几年一直在思考解决的问题。”李树明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在他看来,中央力倡的“美丽乡村”建设不仅仅是让农村的建筑旧貌换新颜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农村环境治理由外及内的改头换面,“不能只是房子看起来光鲜亮丽,居住环境却一团糟。要表里如一,里子和面子都要干净。”

  为此,武安市早在2009年便开始探索农村垃圾的处理之道,2013年更是将农村生活垃圾城乡一体化收运处置工作放到市政府常务会议上讨论。也是在此时,一项新的垃圾处理技术进入武安的视野,被其视为解决农村垃圾问题的良方。

  这项名为“跨行业废弃物水泥窑协同利用的垃圾处理技术”(以下简称水泥窑生活垃圾处理技术)是温宗国团队与新峰水泥以及成都建材设计院在2011年申报的国家科技支撑项目。

  2015年10月,在经过4年的技术攻关后,该项目在武安市政府的支持下进入应用示范阶段。新峰水泥在武安城市生活垃圾填埋场的一墙之外建设了设计日处理能力1000吨的车间,开始处理已填埋垃圾和城市垃圾。


  垃圾循环利用,避免二次污染

  据新峰水泥副总经理李俊伟介绍,水泥窑生活垃圾处理技术大致分为两大步——筛选和封闭化高温焚烧。

  所有运至车间的生活垃圾首先会经过一次初级破碎,以均匀大小;之后会通过特殊的磁选装置,分离出垃圾中含有的少量金属物质;其后再进入滚筒筛进行初次筛分,体积较小的石子、沙子会被自动过滤掉,成为筛下物,其余的成为筛上物。

  筛上物需要进入第二轮更为精细的筛分,流程与第一轮筛分大致一样,先破碎后磁选,最后过滤。但和第一轮有所不同的是,此次过滤采用了风选方式,借助定量的风速将较轻的垃圾筛出,变成筛上物,较重的垃圾则归为筛下物。

  “筛上物主要是日常生活中的塑料、纸片、布料等,筛下物主要是石子、沙粒等,两者在农村垃圾中的比例为1:2,筛下物更多一些。”李俊伟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经过以上两轮筛选而出的垃圾筛上物还要经过两次破碎程序,以将其体积控制在25毫米以下,便于下一轮的封闭化高温焚烧。至此,针对农村垃圾的前期筛选环节才算告一段落。

  之后,这些压缩后的垃圾筛下物和筛上物会被转运到6公里外的新峰水泥厂区作深度处理,其中筛上物将会成为制作水泥的燃料,而筛下物则直接作为制作水泥的原料。

  这就将生活垃圾融入了工业生产环节,既为企业提供了廉价的原料,降低了企业生产成本,也在最大程度上发挥了农村垃圾的价值,真正实现了循环利用。

  但在此之前,这些垃圾还会被放入新峰水泥厂内的旋转窑中进行最后一道工序——封闭化高温焚烧。

  温宗国说,旋转窑内1400~1800摄氏度的高温会焚毁垃圾中的有机有害物质,使绝大部分重金属元素固化在水泥熟料中,让易挥发的重金属化合物在窑内循环条件下达到饱和,从而抑制这些重金属继续挥发。

  而窑中的碱性环境也可吸收焚烧气体中释放的大量酸性气体,避免垃圾焚烧过程中产生的二噁英等有毒有害气体排入室外大气中,真正实现垃圾处理的无害化,有效解决了生活垃圾处理中的二次污染问题。

  这正是水泥窑生活垃圾处理技术的最大亮点,也是武安市下定决心将该技术应用到全市城乡垃圾一体化处理中的关键原因。

  “相比传统的焚烧、填埋式处理,该技术不仅实现了农村垃圾的环保化处理,还将垃圾转化为水泥生产的原料和燃料,使垃圾处理由减量化、无害化转变为资源化、产业化、无污染、零废弃,真正实现了环境效益和经济效益的统一。”李树明说。


  全链条市场化收运体系

  包括筛选和封闭化高温焚烧在内的水泥窑生活垃圾处理技术只是整个武安农村垃圾处理的最后一环,这些垃圾要进入到新峰水泥的分拣车间,还少不了前期的收运环节。

  “垃圾只有先收上来了才能处理,但武安市下辖22个乡镇、502个行政村,要将所有村子的垃圾都收集起来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武安市农工委农村垃圾处理项目的具体负责人高献民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后,武安最终找到了如今颇为外界称赞的农村垃圾收运新模式。这一模式概括起来就是:农户分类-乡村收集-统一转运-集中处理,由此构建了一条从村民到车间的全链条收运体系——

  村民先将各自家中的垃圾分类后倒入村里的垃圾池(箱/筒)中,之后垃圾会被运到村中的垃圾收集站,然后再送至所属乡镇的垃圾转运站,最后统一运送到城区的垃圾分拣车间。

  “这个收运体系看起来简单,实际上需要各环节高度协调。”李树明说,城市因区域范围集中,垃圾清运多由市属环卫公司负责,但农村地域范围大,且村落分散,并不适合这种方式。

  为保证收运效率,武安最终决定使用PPP(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模式。2016年11月,武安市政府与新峰水泥旗下的新清成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清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由后者负责农村垃圾的收集,政府则进行服务购买。

  “不过,新清成公司只负责从村垃圾收集站到乡镇垃圾转运站,再到城区处理分拣车间的收集转运工作,村里的垃圾收集转运则由专门的保洁公司负责。”李俊伟说。

  武安市上团城乡主管环保工作的主任科员朱海峰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村里的保洁公司均由乡镇政府自行选择,一般采用公开招标的方式确定1~2家保洁公司负责本乡镇下属所有村的垃圾清运工作。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07 期